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新论摘编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要求·新语境·新生态

作者:李鹏飞

新要求·新语境·新生态

邓崴在2015年第3期《传媒评论》上撰文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就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要求提高党的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提高国家机构履职能力,提高人民群众依法管理国家事务、经济社会文化事务、自身事务的能力。步入网络时代,提高党报等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能力和水平,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

公共管理学认为,治理是个人和机构经营管理相同事务的诸多方式的总和,是“使不同利益得以调和并且采取联合行动的持续的过程”。和传统意义的“统治”范畴不同,治理更强调行动主体的多元及其共同目标下的利益协调和各自积极性的发挥。作为党的重要执政资源,党报要适应这些新趋势,不但要当好治理现代化理念的传播者,也要当好治理现代化实践的行动者。

随着互联网的日益兴起,面对利益主体多元、社会思潮多样、舆论环境多变的新情况,党报要创新话语主体,拓展现代治理的话语空间。正如人民日报的一条微博所说:“互联网缔造了一个需要表达而且能够表达的时代。表达是一种参与,也是一种影响。顺应网络时代的舆论生态,政府也应更加开放透明,政声与民声同频共振。”

宣传的关键在变灌输为说服

曹林在2015年第1期《岭南传媒探索》上撰文说:新闻与宣传常被人连在一起说,虽然两者都是“发布和传播信息”。但新闻是以受众为中心的,公众想知道什么,媒体就报道什么,报道“公众想知道的信息”,这叫新闻。而宣传则不一样,宣传是以传者为中心的,发布“我想让公众知道的信息”,这叫宣传。这也是人们爱看新闻而抵触宣传的关键所在。

公众爱新闻而排斥宣传,这就启示宣传者,应提升自己的媒介素养和新闻意识,突破传统“以官方为中心”的宣传模式,而用以“读者为中心”的新闻思维去做宣传,以公众感兴趣的方式向公众传递官方想让公众知道的信息和接受的观念。比如在银行收费问题上,舆论和公众都有诸多抱怨,相关部门为了纾解民怨和舆论引导,向媒体发布了一个报告,称银行为了承担社会责任,20%的服务都没有收费。而媒体在报道这条新闻时,没有一家使用了“20%”这个有利银行的数字,而是选择了对应20%的另一个数字。报道称:银行唯利是图,竟然80%的服务都在收费。很显然,这就是缺乏新闻思维而导致的宣传失败,其实银行是企业,服务本应该收费,而为了承担社会责任,竟有20%的没收;而公众认知的前提是“银行不该收费”,所以惊呼竟然有80%都在收。如果有新闻思维的话,应该主动提及80%的收费项目并作解释,积极主动回应公众关注,不仅能树立坦诚形象,而且避免了负面影响。

提升新闻报道中的“人文关怀”

王雄在2015年第3期《新闻知识》上撰文说:如何提升新闻报道中的“人文关怀”?

著名新闻学者喻国明有一段精彩论述,被广泛引用:“新闻工作者不光要把新闻当事业,更应该把它当成人生的事业。写就一篇好新闻的,绝不仅仅是漂亮的文字、敏锐的嗅觉和技巧的处理,最重要的是一种俯仰天地的境界、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一种大彻大悟的智慧。当这种境界、情怀和智慧面对社会发展进程的现实‘问题单’时,一篇好新闻也就应运而生了。”所以说,新闻媒体工作人员首先要不断提升自身的人文关怀素质,才能使得新闻报道作品更加具有人文精神,媒体要尊重每一个人,缺失人文关怀的新闻报道难以体现正常的人性和人的正常心态,也得不到受众的认可。记者只有具备了人文关怀精神,具备了以人为本的平民意识,才可能获得受众发自内心的尊重、认可和信赖。

人文关怀缺失,这是媒体伦理失范的一个突出问题,应该说,媒体除了必须有赖于内部建设外,构建组织化的新闻伦理长效机制也同样重要。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新闻传播所所长陈力丹认为,应该以媒体或媒体集团为单位,设立具体的监督和执行部门。而破解媒体伦理失范问题,由官方推动的“新闻道德委员会”也已在国内部分地区铺开。可以期待这在很大程度上将促进新闻伦理道德的建设和发展,如此,新闻媒体才能肩负起社会的历史责任,不断推进人类文明进程。

(李鹏飞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