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7期本刊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从长江翻船报道看纸媒突围路径

作者:高吉全 陈婕

在“东方之星”翻船事件报道中,网络媒体再次当仁不让地占据了向受众发布信息的第一阵地。从事件发生、救援展开、轮船扶正,到责任调查等等,各类信息不断抢夺人们的眼球,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在网络媒体的全面冲击下,纸媒的影响范围和传播效果似乎在不断缩水。如何在突发事件报道中尽量保有一席之地,甚至重新发掘自身优势,发起一场针对新媒体围剿的突围,是纸媒从业者实现自我救赎的一项值得研讨的课题。

第一,少做综合,多做融合。因为出版周期的原因,纸媒不可能滚动发布,即便是有记者在前方,纸媒最快通常也只能以天为周期发稿。过去纸媒习惯每天综合前方各路记者的报料,来给读者一个昨日救援情况的总汇。现在看,这种总汇一是对读者吸引力不大,因为网络媒体早已零打碎敲地把这些信息透露出来;二是这种总汇仍然难以保证是最新的,因为报纸投送到读者手中,仍然需要一个时间段,信息还是要过时。所以,今天的综合已经成为一种过时的生产模式。相对而言,一些新媒体创造的稿件模式似乎可以被纸媒采用,这就是变综合为融合。综合只是简单剪裁后的归类叠加,融合则是经认真梳理后的重新编织。微信公众号“媒体札记”正是这种融合形式的代表,其做法是采撷某时间段内散布在各种新兴与传统媒体上的观点并加以整合,因为替读者在海量信息中做了采集、洗择、烹制的工作,大大方便了读者,深受读者欢迎。纸媒如果采用这种形式,大可变原来的口感单一为口感丰富,将抢不了时效的短板摇身一变,呈现给读者新闻充分发酵后的丰厚味道。

第二,少发现场,多挖背后。首先必须说明的是,这里的少发现场,仅指在纯粹的纸媒上少刊发现场,不代表前方记者不抢现场,因为现在国内大多纸媒已经在进行全媒体转型,从网站、微博、微信应有尽有,前方记者在给纸媒供稿的同时还需给自家的新媒体供稿,所以现场是必须抢的,不但要抢,抢到手后还要抓紧发,憋着不发等于白抢。但是,对于纸媒而言,在今天的移动互联时代,现场对于读者已经近乎同步,所以记者必须心中时刻牢记纸媒特点,狠挖现场看不到的东西,有时是现场背后的东西,有时是第二现场的新闻。在长江翻船报道中,关于这条船的来龙去脉、关于事故发生前的种种迹象、关于遇难者的家庭故事、关于救援者的奉献付出,众多不是现场的新闻,还是吸引了大量读者的关注。而这些,都不是现场就能抢来的。因为挖掘背后需要时间,因此也给纸媒发稿留下了相对抢发现场更充足的组稿时间。

第三,少做碎片,多做全景。凡事都有两面性,新媒体做突发事件报道的优势是快,然而因为追求快,往往就兼顾不了全。这个全不是杂货铺式的全,而是全画幅式的全,是献给读者一幅细节逼真、情节生动、场面宏大的全景写真。要实现这一目标,前方记者为深陷局部所困,通揽全局的后方团队必须扛起整合重任。要做好横向和纵向两个纬度上的排兵布阵,不仅前方第一现场、第二现场等需要力量维持,后方专家支持、编辑配备上也需要精心搭配。特别是后方的二次整合,不能是简单对前方来料的剪裁、合并,更应从新闻事件的故事性、完整性包括读者服务等角度着眼,去指挥调度前方记者进行现场的采访、线索的发掘和素材的拼接。某种程度上,这更考验后方团队的功夫,谁能尽快地用最丰富的材料与最全面的视角描绘出最深刻、最全景、最打动读者的那幅图画,报道就成功了。而这种团队力量的强大与功底,恰恰是传统纸媒的长处,是许多新媒体特别是自媒体所不具备的。这种拳头产品不在乎分秒之争,更回避了纸媒时效的短板缺憾。在这次长江翻船事件报道中,新华社曾一度在朋友圈中刷屏的长篇特写《“东方之星”陨落长江》,便是如此产品。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报社时事部副主任、网络传播中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