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7期本刊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回应受众关切体现人文关怀

作者:夏洪平 楚沄浩

“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发生后,解放军报社迅速启动应急响应机制,通过报网互动,及时发出有力量、有特色、有深度的声音。截至6月11日,军报在报纸和网络平台累计发布文字稿件700余篇、图片900余张、视频18个,进一步彰显了军报在重大突发事件报道中的影响力。

一、快速反应,第一时间发声

兵贵神速。重大突发灾难事件救援,子弟兵往往是重要的主力军和突击队。人民群众对部队的救援行动也十分关注,此时最考验媒体的是反应速度。“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发生后,解放军报社第一时间部署救援报道工作,通过电话、互联网等渠道了解前方救援进展,建立救援报道微信群,制订报道方案,并进行科学合理的报道分工。赶往现场的记者,在机动途中不断将了解到的各种信息通过微信群向后方传递。编辑部“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应急小组及时分类编发,再通过报纸、微信、网页等多渠道向外界推送。

由于报社专业报道人员数量和精力有限,不可能渗入到每一个任务点去搜集新闻素材,军报就充分发挥部队内部通信顺畅的优势,通过新闻信息网络发动救援部队新闻报道骨干提供线索,为立体多维呈现救援情况提供了有力支持。

“先发者制人,后发者受制于人。”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竞争已激烈到“读秒论胜负”。谁第一时间发声,谁就能抢得制新闻传播权。6月2日8时27分,军报记者张海华发出第一条武警部队参与救援的消息。当天,军报微信及时播发《习近平对东方之星旅游客船翻沉事件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全力做好人员搜救工作》的消息,同时在副题中标明“李克强就救援工作作出批示并即赴现场指挥救援”,凸显党中央对这次救援的高度重视。6月3日的军报,在一版头条位置刊登了这条消息。军报当天的一版,还以大半个版的篇幅,图文并茂及时刊发了海军、空军、广州军区和武警部队投入专业力量驰援的独家新闻。而仅在6月2日这一天,军报就发布百余篇网稿、微博、微信,第一时间传递部队参与救援的相关信息。

受众对灾难事件救援报道在不同阶段有不同需求,媒体应根据受众的信息需求持续跟踪报道。军报始终围绕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和部队的救援进程、任务转换,分别在陆海空和武警有关部队集结赶赴灾区、海军潜水员官东等成功在沉船中救出两名幸存者、翻船整体扶正及进舱搜寻遇难者等几个救援关键节点,利用互联网高效的特点,进行微博“直播”,高频快速发布文图稿件,力争在每一个重要时间节点发布权威消息,取得较好的传播效果。

在突发事件救援过程中,往往有大量信息从前方传回,如何尽快分拣与编辑前方信息,并以不同的渠道实现最有效传播,显得尤为重要。此次救援报道中,军报根据微博、微信、网站、报纸等媒介信息传播速度的不同,建立了内容发布的优先链条,对内容进行科学复用。文字编辑将微博中发布的零散信息辑录成综合消息稿发布,并向中国军网、解放军报客户端及其他媒体平台推送;专题编辑将网站、微博以及其他网站的内容集纳起来制作成直播专题页面,通过时间轴不断更新各方动态,形成了从“动态碎片”到“整体聚合”全方位立体化报道的格局,大大增强了传播效率。

二、引导舆论,回应受众关切

无论是自然灾难还是社会性灾难,都会从心理上给人们带来巨大的冲击和震撼,激发起受众强烈的信息获知欲望。同时,传播源和传播渠道的多元化,也导致各种负面甚至虚假信息广为传播。“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发生后,面对一些受众的质疑声,军报没有回避,而是主动发声,回应大家的关切。

在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翻船灾难事件发生后,救援工作是否科学高效、遇难者遗体是否得到妥善处置,都是受众关注的焦点。特别是遇难者遗体由于长时间在水中浸泡而变形,救援官兵是否注重保护遗体尊严。军报注重从细节入手,将遗体搜寻、转运、包装等环节一一展现,在一版显著位置刊发了《“她只是睡了,不要惊扰她”》的报道,在副题中写明“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按照6人一组抬担架的方式精心搬运遗体”,并在文中描绘了救援人员发现和转运年龄最小乘客遗体的细节,还用救援战士的一句话作为文章标题,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让逝者有尊严、生者得温暖。

针对部分网民对此次翻船事件的诸多不解,军报微信及时刊发《“东方之星”翻沉事件,七大关键词帮你解读》,从翻沉原因、救援情况等多个角度,分别解答了船长和船员为何最先获救、下一步如何救援等网友极为关心的问题,通过翔实的数据和科学的解析,全面解读此次事件的来龙去脉,澄清了一些网友的模糊认识。

海军潜水员官东在救援现场火线立功的消息传开后,个别网友对此产生了质疑,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救援还在继续,众多失踪人员还未找到,此时给潜水员立功表彰是否合适;二是官东是被“人民养着的”军人,职责就是卫国护民,才救出两个人就立一等功是不是奖励过度?对此,军报率先刊发《救人潜水员将装具让给被救者 返回途中遇险》等稿件,详细描述官东舍己救人的英勇壮举,赢得受众认可。次日,军报又及时跟进编发《网友这么赞官东》《潜水员官东火线荣立一等功 讲述两次生死救援过程》等后续报道,有效拓展了正面信息。同时,军报微信刊发了题为《救援还没结束,官东应不应该立功?》的锐评观察,从法规依据、救援形势等方面进行全面剖析,并以图解的形式清晰直观呈现,及时回应受众关切,澄清网上负面舆论。

三、以人为本,体现人文关怀

在一个高度公开透明的舆论环境中,海量信息扑面而来。主流媒体此时要有效地发挥舆论引导作用,只有靠报道增强吸引力、感染力,以真撼动人,以善感动人,以美打动人。在及时发布救援情况进展的基础上,军报组织采编了《夜潜,搜救生命》《女军人坚守“生命之岛”》《“她只是睡了,不要惊扰她”》等多篇现场特写稿件,分别讲述潜水员水下开展搜救行动、医护人员救治幸存者、官兵进舱搜寻遇难人员等不同阶段的救援情况;刊发《守望相助 选择坚强》《用爱抚慰伤痛》等评论,唤起受众对遇难者及其家属的同情。在遇难者“头七”日,军报在一版显要位置刊发了《漫天烟雨寄哀思》的报道,用饱蘸深情的笔触描绘了救援人员在现场举行哀悼活动的场景,哀悼死者不幸、抚慰生者心灵,体现人文关怀。

媒体对灾难救援的报道理应全方位、多角度地传递事件现场的丰富信息,满足受众的知情权,切不可“表情僵硬“,一味化“悲歌”为“凯歌“,激起受众的反感心理。此次救援报道,军报始终聚焦科学救援过程和善后处理工作,并未浓墨重彩地讴歌救援官兵的苦情经历,仅用适当的篇幅和文字,报道海军潜水员官东、某舟桥团团长罗建文等受到民众普遍关注的官兵代表的先进事迹,既鼓舞了官兵士气,又兼顾了受众悲情。

在以往一些灾难救援报道中,有的媒体为客观再现灾难现场,选择凄惨的照片、泣血的文字,以期能够在受众内心烙下深刻印记。这种纯自然主义的报道,虽然能够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但也会对遇难者亲属再次造成严重的心灵伤害。在“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报道中,军报要求采编人员坚决摒弃纯自然主义报道方式,在采编文字稿件和拍摄现场照片、视频时,注重以人为本,避免对遇难者及其家属造成“二次伤害”,对很多凄惨的细节进行适当处理,及时过滤一些不宜公开发表的图文信息,不追求感官刺激。

在“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的整个救援报道中,军报突出以军人的样子与行动告慰遇难者,抚平翻船遇难者亲属和广大受众内心伤痛。广大网友为此纷纷跟帖留言,对此表示肯定。有的网友认为,军报充分考虑遇难者家人和网民的心理感受,体现了人文关怀,很多报道催人泪下。业内许多人士也认为,军报在此次灾难救援行动报道中,有策划,有重点,有选择,不搞“标题党”,基调把握得好。许多网友在跟帖评论中积极点赞救援官兵:关键时刻,人民子弟兵冲锋在前。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报社总编室二版组组长、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