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7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加强社会化媒体涉史舆论引导

作者:程果

与新闻传播领域的意识形态斗争备受关注相比,在传播我国国史、党史、军史的渉史舆论领域的意识形态斗争则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特别是在社会化媒体日益兴盛的环境下,包括历史虚无主义在内的各种错误思潮大有抬头之势。西方敌对势力和某些别有用心者更是借史发挥、恶意炒作,企图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政治信仰和价值观念。正所谓“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因此,涉史舆论的管理和引导工作必须上升到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的高度来审视和开展。

渉史舆论的界定及其地位作用

舆论是大众社会存在的一种普遍现象,能够对个人或群体产生一定的影响。它既可以约束个人或群体的某些行为,同样也可以鼓励个人或群体的某些行为。当社会化媒体逐渐肩负起引导社会舆论责任的时候,舆论所表现出的特性更加明显。

1、渉史舆论的概念界定

舆论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公众对特定的社会公共事务公开表达的、基本一致的意见或态度。舆论不仅包含了国家、政府等官方的意见和态度,更是广大受众对于某一件事的看法和态度。根据这一定义,渉史舆论是指: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内,公众对于涉及国史、党史、军史的特定内容所公开表达的、基本一致的意见或态度。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涉史内容”,一方面是指特定的、单独的涉史事件或个人;另一方面是指国史、党史、军史的整个历史。

2、涉史舆论的地位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意识形态是对事物的理解、认知,是人们观念、观点、概念、思想、价值观等要素的总和。意识形态不是人脑中固有的,而是源于社会存在。涉史舆论的内容,包括国史、党史、军史,正是“社会存在”。坚持涉史舆论的正确引导,有利于强化主流意识形态的稳固地位,巩固主流意识形态的阵地。

我国社会化媒体中渉史舆论的乱象

社会化媒体在信息传播主体和路径等方面都与传统媒体迥异,如果说传统媒体传播渉史信息趋于主流化、稳固化和宏观化,那么社会化媒体中的渉史舆论则呈现出非主流化、颠覆化和微观化的特点。正因为如此,我国社会化媒体的涉史舆论出现一些值得注意的乱象。

1、涉史舆论的造谣之风不容小觑

由于社会化媒体的复杂性,信息在传播过程中难免会遇到“更改”,并且错误的信息很难被发现。若此弱点被“有心之人”利用,造成的恶劣后果可想而知。社会化传播的两面性,导致用户更容易接触到谣言,但也给了用户粉碎谣言更好的武器。

2、涉史舆论的偏颇现象值得注意

为了提高在社会化传播中的能见度,一些涉史信息的发布者会有意或无意地对历史采取偏颇的态度,以此达到吸引眼球的目的。此外,由于社会化媒体的用户多为缺乏严格历史研究背景的普通用户,传播者的个性、知识水平、观念不同,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涉史舆论容易出现偏颇。

3、涉史舆论的史实谬误亟待纠正

历史研究最看重的就是证据,涉史舆论也是以确凿的史实为基础进行的宣传。然而,由于社会化媒体中用户群体的高度开放性,在传播过程中很多未经考证的史实流出,真假未辨,干扰了涉史舆论的引导。国内某军事论坛出现“奇文”《中国52军浴血奋战诺曼底》;有的网站不断刊文美化蒋介石,让台湾学者都颇感意外。军史专家徐焰指出,“网络‘造史’,是反华势力组织网络舆论战的一部分。对不明来源、缺乏考证的所谓‘历史真相’,网友们欲转应先思量。”网上一些未经考证的所谓“史实”,需要读者擦亮双眼,仔细辨别真假。

渉史舆论引导工作的对策

由于具有了点对点的互动传播和大范围的大众传播的双重特点,社会化媒体舆论因此呈现出病毒式传播特性:指数级的传播范围、高质量的传播效果、低廉的传播成本和独特的传播过程。因此,社会化传播环境下的涉史舆论引导工作也必须具有社会化传播特点,这样才能在众声喧哗的社会化媒体空间中明辨是非、指引方向。

1、用研究机构和学者的专业性为社会化媒体中的渉史舆论正本清源

社会化媒体中的大部分信息均为用户自制,传播权力的均等并不意味着信息的信度也完全一样,专门研究机构和学者发布的渉史信息往往因为其自身的专业性,更能获得受众的信赖和认可。由于目前涉史舆论的内容传播缺乏一群有力的、具有高权威性的社会化媒体账号,所以当涉史舆论出现偏颇,社会化传播中很少有媒体可以立即作出使人信服的说明和反应,只能听之任之。所以,我国应尽快培养一些高权威性的社会化媒体账号,增强受众对其的认知度和信服度,以权威性应对“乌合之众”,保证正确史实的主流地位。

首先,可以要求专业历史研究院所在社会化媒体中设立法人账号,结合国家宣传形势定期发布相关渉史信息。如今年清明节前后,“南京党史”(中共南京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官方微博)就发起了#穿越时空的对话#话题,开展了当代团员青年给雨花台烈士回信征文活动,并且不断发布有关历史方面的微博,对一些涉史问题进行了很好的舆论引导。其次,鼓励著名历史学者在社会化媒体中勇敢发声,在重大渉史舆情的引导中发挥作用。中共党史出版社社长汪晓军就在个人微博里,经常发布和转发相关的文章,澄清有关史实。如2014年10月28日,他就转发了中共党史出版社的微博:曲青山同志谈“党史梦”,就有关党史问题发出权威声音。

2、以官方媒体的联合行动应对社会化媒体中渉史舆论的歪风逆流

当前的社会化媒体平台中,涉史账号的传播现状都是“各家自扫门前雪”。不论是专业历史机构在社会化媒体中的法人账号,还是业界人物的个人账号,都只是管好自己账号的发布内容,缺少了账号与账号之间的联系,没有形成合力,从而导致传播资源的浪费。面对每时每刻都会产生海量信息流的社会化媒体,认证媒体用户之间的联合行动不仅可以壮大自身传播的实力,提高认证媒体用户在社会化传播中的权威性,还能够更有效地应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涉史负面舆情。同时,官方媒体之间建立情况通报制度,形成全维立体监控体系,可以确保一有不良涉史舆情能尽早发现,及时处置。

当前,适应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大趋势,传统媒体也应与社会化媒体融合,传统宣传方式也与社会化媒体平台的宣传方式融合,从而更好地服务于新形势下的新闻舆论传播。传统媒体、传统机构在学术积累上,有社会化媒体无法比拟的优势。加强传统媒体、专业机构与社会化媒体的协调合作,依托传统媒体、传统机构的学术力量,可为涉史舆论的社会化传播注入有据可循的、站得住脚的正史信史,进一步扩大党史军史舆论宣传的影响力和宣传效果。

3、以灵敏的监测机制确保重大渉史负面舆情及时处置

重视社会化传播中涉史舆情的监测工作,可以及时发现负面舆情苗头,果断采取行动,将错误言论消除在萌芽状态,大大减少错误言论对于涉史舆论传播的危害。

要搞好社会化媒体的涉史舆情监测,首先要在互联网上对于有关舆情事件进行抓取、分析。可从微博、博客、论坛、贴吧等社会化媒体平台浏览和查找海量的网络信息,并从这些信息中提取与突发涉史舆情相关的信息,进行正确的分析研究筛选,作出科学研判,掌握突发涉史舆情信息的时间与空间分布情况,再通过多种手段和渠道做正确的舆论方向引导。

根据涉史舆论形成的特点来看,对于涉史舆情的监测可以着重突出以下几点:一是做好涉史舆情预测性研判。根据一定时期涉史舆情发生的特点和规律,有针对性地进行监控。尤其是在重大政治事件、群体性事件的爆发初期,进行及时的监控和跟踪。二是做好涉史舆情准备性研判。根据过往的经验,在重大节日和敏感纪念日等可能爆发舆论事件之前,做好针对性的舆论引导准备,完善舆论引导机制。三是做好涉史舆情动态性研判。要对社会化媒体中的重大涉史事件,进行动态性的跟踪、研究和判断,及时化解有关负面舆情。

涉史舆情处理,要果断及时。权威媒体在涉史舆情引导中的说明解释,不能模棱两可,要清晰明确。主流媒体亦可以与舆情监测机构合作,即时掌握舆论动向,以不至于出现受制于社会化媒体平台舆论的局面。同时,还要坚持线上线下联动的原则,发挥社会化媒体的引导作用,发挥公众的参与作用,全方位化解负面涉史舆情。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