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8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理论评论要成为媒体的“问题之学”

作者:■沈卫星

由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传播系和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社联合举办的“加强和改进媒体理论宣传工作研讨会”开得很好,我结合光明日报社的评论业务和我工作的一些思考,来谈谈对评论工作的追求。

在今天的媒体格局和时代社会的新形势下,新闻和媒体人更要重视理论评论,因为它是一项“培元固本”的基础性工作。首先,今天的信息量之大,价值观念的多元多样多变,文化思想的交互交锋交融,在意识形态上呈现多声部合唱、多场域喧腾的景象,需要媒体在理论评论言论上进行选择性聚焦、学理性分析和放大,并给出正确或尽可能正确的评价。其次,广大受众素质不断提高,不可避免地转变为对信息背后的思想性观点性深刻性需求。所以,媒体的理论评论在这个观点时代里显得极为重要。另外,对于媒体而言,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说新闻报道是人的骨肉,那么评论工作就是人的气血,是魂魄。因此,重视对理论评论员编辑队伍的培训,是一项“培元固本”的工作。中央要求各级干部要有担当。其实,媒体和新闻工作者的担当同样非常重要,媒体的理论评论队伍也确实需要不断地在思想上充电、理论上准备,包括实际操作的探索。无论对新闻界也好,对我们身处的时代社会也好,都很有必要。解铃还须系铃人,舆论生态和媒体生态的治理和良化,还是需要媒体人本身。

理论评论是作用于人和社会的思想观念精神的。有两个西方名人的话一直深深地刺痛着我。美国著名的战略家布热津斯基说:“倘若美国真的走向衰落,中国到2025年能否承担起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核心作用?”当然,他对自己设问的答案无疑是持怀疑的,而且始终认为中国担当不起美国这个角色。另外,已故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说过,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她用的一个实例很有意思,她说,别看今天中国出口了那么多的电视机,但电视机里没有什么思想观念。她最后抛出了这样一句狠话,“因为中国在精神层面上过于单薄”。

我们始终把评论看作是媒体的意志、立场、信念,如果用“意象”来描述,那我就选择用“旗”的形象作比喻,并具体地谈谈旗杆、旗帜、旗手的问题。这也是契合军队特征的,因为军人总是以旗帜为前导和指引,向着目标进发。

旗 杆

旗杆多高,就能把旗帜升到多高

评论本身就是媒体的精神制高点。所以标杆的设定很重要。旗杆也是时代高塔上的接收器,越有高度,接受来自远方和周围的信息就越敏锐,越全面,也就越有洞见、预见和远见。旗杆的支撑力就是思想的支撑力,思想的力量有多大,主流价值的输送就有多远。

习近平同志在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第一就是加强学习,吃透精神,研机析理,解疑释惑,努力讲全,讲透,讲实,特别是准确,要精准把握各项改革举措,不要不明就里,大而化之,特别要防止一些人恶意曲解全会精神,蛊惑人心,搬弄是非。”我认为,这无疑也是对评论工作提出的要求,而且是一种标杆式要求。我们常说中央媒体的评论要“胜在一杪之高”,习近平同志的这番话,就是标高上的更进一步要求。

媒体评论应该反求诸己,在我看来,只有有了品格的追求,才能让自己成为读者心中的公信标、时代生活的洞见者、社会舆论的引路人、改革实践的助产士,也才能为提高民族文化水准和社会人群共识尽一份责任。

回头看来,《光明日报》社当年那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本报编辑部文章,之所以能产生,也是基于以上的视野和认识。这对我们目前的评论工作来说,是提醒也是鞭策。所以光明日报社现在的评论工作也有一个大的指向,概括起来就是:既不丢党报之正气,也不失党报之胆识。

旗 帜

所谓旗帜就是一篇篇的评论作品

好评论在任何时代都是硬通货。电影界钟惦棐当年在《人民日报》发表的《电影的锣鼓》,在电影圈里至今无人不晓。

《光明日报》社特别重视评论特色。我们在精心打造的言论观点版上,打出了自己的一套组合拳,形成了栏目矩阵。除了传统的社论、本报编辑部文章、本报评论员文章之外,我们还有《光明评论》《光明述评》这样以大政方针为评论对象的、不定时的评论栏目,还有《光明论坛》《光明时评》《文化评析》及专家学者个人评论专栏等一时一事一议式的栏目。还有《观点新闻》《网言》《时事图说》(漫画)等日常专栏,可以说品种丰富,琳琅满目。

具体到评论作品中,我们在“守正”和“胆识”之间保持平衡,“守正”就是要有“正知正见”,而“胆识”也应是“契机契理”。光明日报社评论一直在向这个方向探索。

评论是传媒的刀锋,也是说理的利器。对于评论在发挥批评功能这个出发点上,我们有自己的立场。被称为“南非的良心”的图图大主教说得好:“其实我不想出风头,并不是早上起来时突然心血来潮,对自己说,咳,德斯蒙,今天我们挑个谁来骂骂呢?不是,每天早上我起床时,都是祈祷这一天世界上没有值得我批评的东西。这就是说,我们不是为批评而批评。”

然而,及时的深刻的批评性言论,是评论的不贷之职。批评应该让社会时刻保持审视和反省,古人很强调“观过”,这是一个古老民族得以走到今天,也是未来的中国社会能向健康方向发展的重要精神资源。今天的很多问题,我们不能轻描淡写地评一评、论一论就过去了,因为这些问题不会轻易过去,总有一天会回来折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