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8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见证人民军队的无疆大爱
——亲历“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事件救援行动

作者:濮照

6月1日晚,“东方之星”号客轮在长江湖北监利段翻沉。接到命令后,解放军和武警官兵从四面八方赶来,夜以继日地开展救援行动。我与官兵们一道,经历了救援的日日夜夜,其中使我感触最深的,是人民军队与人民群众之间那真挚而淳朴鱼水之情,真正理解了“人民军队”的深切含义。

船上都是我们的亲人

写下这篇稿件时,距离救援行动已经过去了10多天,可有一个场景始终萦绕在我脑海中。

夜色如墨,江风凛冽,一个小女孩安静的“睡”在“东方之星”甲板上,一名穿着防护服的军人坐在她身旁轻轻地哼着儿歌。

这是在与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副政委薛政聊天时,他告诉我的情景。那夜,当找到这艘船上最小的乘客——一位三岁小女孩时,薛政止不住满眼泪水,他说:“我也是当爸爸的人,家里有个可爱的小姑娘。江上的夜太黑,我怕她害怕,就来陪陪她。”爱,一如父亲对自己的孩子。

在现场救援的一位将军告诉记者,其实在救援行动中,他们开展动员只有一句话:“船上都是我们的亲人!”动员虽短,却字字重如千钧,敲在了每一名官兵的心头。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急诊科护士长曾尟枚第一时间便随医疗队来到救援现场,参与抢救了“东方之星”号船员陈书涵,当他刚出水面,曾尟枚便将他的头偏往一侧,把口腔里的异物用手掏出来,并用仪器监测他的血压、心跳、呼吸等生命体征。当时,陈书涵全身剧烈颤抖,虽然生命体征比较稳定,但是血压偏高、极度恐惧与浑身大幅度的寒颤依然会给他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造成威胁。曾尟枚一边用棉被帮助他恢复体温,一边紧紧握住他的手,反复告诉他:“你已经获救,你的生命体征稳定。”直到陈书涵的颤抖停了下来。

每当遇难者遗体被抬出水面时,她都把双手伸到下面把他们托举起来,让自己的双臂磨在坚硬的钢板上。她含着泪说:“他们已经经受了这么大的痛苦,不能让他们再受到伤害了。”几天下来,曾尟枚的双臂上满是口子,自己一个人偷偷地躲着上药。

在船体扶正后,官兵们进舱救援,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有的战士累得突然跪了下来,自己的膝盖被磕得青紫,却始终稳稳地举着遇难群众的遗体。官兵们在江面上日夜不停地搜救,发现遇难者遗体时,为了让遗体不受伤害,许多官兵跳入水中把他们托举上来。

“官兵们对人民群众的感情十分淳朴而真挚。”一位领导说,因为他们知道,船上每件遗物都是一份“留下的思念”,对于遇难者的亲人来说十分重要,官兵们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连续作业10多个小时,将船上100多个房间的500多张床铺,所有的架子、柜子全部拆除,甚至连楼层间的夹板也都撬开寻找,通过拉网式的清理,确保不遗漏任何物品。经过昼夜奋战,共搜寻到行李箱217件,散落物品164袋,贵重物品3大袋,按房间编号分类装好,清理杂物200余吨。

夜以继日担当重任

许多人说,为何官兵们这么辛苦,没有人来替换他们?一线的指挥员告诉记者,在救援现场,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都在坚守着,日夜不停地开展行动,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给船上的人多带来一线生的希望,在救援中许多人拉都拉不下来。

在6月5日的“东方之星”号客轮翻覆事故救援新闻发布会上,41集团军某舟桥团团长罗建文用嘶哑的声音介绍了部队救援情况,赢得现场一片掌声,感动了电视前的万千观众。

“怎么能不着急呢,我们早一分钟到达,遇险群众就能多一分希望。”罗建文说起这次行动,脸上满是忧伤,不但自己着急,部队的官兵们都着急,当接到上级命令在长江上架设浮桥,搜救遇险群众的命令之后,官兵们空着肚子连续奋战了一个通宵,随身携带的军用食品就在岸上,可是没有一个人去吃,都在岗位上坚守着。直到第二天早上,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饿了”,大家才想起了吃饭这件事。经过上百小时的救援,罗团长已经疲劳到了极限,有时坐着都会一头栽倒在泥地里。

记者采访时,不小心碰到了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旅长曾从华的胳膊,他下意识地躲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在舱内搜救时,不小心摔了一跤,缝了两针。”副政委薛政说:“旅长太累了,拽都拽不下来,万一一头栽到江里怎么办,我专门派一个战士跟着他,怕他在船上指挥时再发生危险。”

指挥员尚且如此,基层官兵救援时更是奋不顾身。船身出水扶正后,官兵们开始进入舱内搜索救援。时间紧、工作量大,官兵们连续不断地进行搜救。一位战士说:“当时我们只想尽快把群众从这里‘救’出来。”说完用衣袖拭去眼角的泪水。由于船上细菌较多,官兵们穿着防护服,下船解手需要洗消,一来一回需要一定时间。为了减少解手次数,许多官兵连续1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在医护人员的强制命令下,才喝下补充能量与盐分的军用饮料。

由于船体翻转时,结构已经发生变化,铁钉、锋锐的钢板非常容易扎穿防护服和鞋子,救援行动时,许多人的手脚都被划伤。因为铁锈、细菌可以造成伤口感染,官兵们受伤后,领导命令他们必须下船到县城去打“破伤风”疫苗,可许多人都央求着说:“能不能把人救完了再走。”

坚守是因为对人民的热爱。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一营二连上士徐双文,自6月2日随第一梯队进入现场以来,就没离开过这里。他说:“要守护着汽艇,更守望着希望。”经过连续奋战,他共搜寻、转运了87具遗体,在默哀仪式上,站在汽艇上放声痛哭。他说:“这次救援,让他们懂得了生命的可贵,更感受到军人在危难时刻的责任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