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8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让边防报道更具感染力

作者:■赵斯江 王哨

祖国的万里边防线,是一片可以净化官兵心灵、陶冶情操的圣地,是一座永远也挖掘不完的新闻富矿。从事边防部队新闻采编工作30多年来,笔者有一个切身感受,就是边防报道要产生应有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就要提高其感染力。如何做到这一点呢?笔者集合自己采写边防报道的实践,谈点粗浅的体会。

力求突出情感特色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边防新闻要增强感染力,就要力求突出情感特色。而具有感情色彩的边防新闻,在边防部队比比皆是,就看报道者能否深入边防部队,捕捉那些充满情感色彩的新闻。只有“身”入边防,才能真正了解边防官兵的所思所想所求;只有“心”入边防,才能真实反映戍边官兵的心声,说他们想说的话,说他们爱听的话,写出富有感染力的新闻力作。

笔者曾采写过一篇获得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的通讯,题目是《孤岛伊木河》,讲述的是内蒙古军区边防六团一连官兵戍边的故事,也是突出情感特色的探索之作。一连的驻地叫伊木河,与黑龙江省军区北极村的漠河八连为友邻,方圆百余公里无人烟。老边防们说,伊木河的戍边史是用血和泪写成的,一点都不为过。他们的具体位置就在中国地图的“鸡冠子”上,一年有5个多月被冰雪围困,与外界隔绝,人员出不来,也进不去,因此被称为“孤岛”。那里特别冷,有史以来的最低记录是-62℃。据在这里驻守过的老边防讲,建哨所之初,有位战士突发急病,哨所用电台向上级求援,直升机载着医务人员来到哨所,战士脱险后准备返航,可直升机螺旋桨由于受冻,刚发动就断裂了,至今还留在哨所。

笔者在这篇通讯里重点讲了几个故事,其中一个故事主要概况是:有一年春节前夕,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5岁的女儿从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千里迢迢来到冰天雪地边防,想与在伊木河服役3年未见面的丈夫团聚,却被无情的冰雪阻隔。为实现这对母女的愿望,团党委破例决定送他们去伊木河,并专门挑选有经验的4名官兵驾着两辆爬犁向伊木河进发。风雪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强壮的马匹累得东倒西歪,最后无功而返。在团里过了春节,母女临回桂林前,女儿凭着印象画了一幅爸爸的肖像,留下了布娃娃,写下了一封信,约定等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再来看爸爸。可是,当冰雪消融时,这位爸爸虽然看到女儿给他留下的一切,而孩子已经不在人世了。由于气候温差的原因,女儿那次探亲在回程途中得了严重的急性肺炎,不幸夭折。说实话,笔者是流着泪写完这篇通讯的。搁笔的时候,我就满有把握地意识到,这篇通讯由于以情感人,能够获奖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善于捕捉生动细节

生动的细节,也是写出具有感染力的边防新闻不可忽视的要素。细节是新闻中最生动、最传神、最具吸引力的地方,边防报道应该抓住那些最能反映新闻主题、最能表现人物形象、最能打动说服读者的细节,让读者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由此引发感情的共鸣。

笔者写过一篇参加全国“迎接新世纪”征文的通讯,题目是《十八只小纸船》,讲述的是内蒙古军区边防六团团长乔海山连续多年闯冰道的故事。隶属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军分区的边防六团,与俄罗斯仅隔着一条界河——额尔古纳河。一到冬天,这里会连降大雪,有时雪厚达到了齐腰深。官兵巡逻,陆地上道路无法通行,只有用推土机在界河冰面上推出一条巡逻道。整个冬天,官兵们都沿着开辟出来的冰道巡逻,这就叫做闯冰道。冰面下水流湍急的地方,冰层特别薄;有的地方还有暖泉,根本不结冰,只是水面上覆盖着一层雪,连只兔子都承受不住。没有闯冰道经验的人根本无法分辨,所以危险性极大。就是在这条界河上,先后有9名官兵因闯冰道掉进了冰窟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乔海山入伍25年,几乎年年都要参加闯冰道,多次遇险。乔海山在与妻子黄香兰恋爱时,黄香兰第一次来队,得知闯冰道如同过鬼门关,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非常担心。于是,从那以后,在海边成长的黄香兰,按照家乡的习俗,每当乔海山闯冰道时,她都要叠一只小纸船让丈夫带在身上,祈祷他与官兵一帆风顺。我写这篇通讯时,是乔海山与黄香兰相识的第18年,黄香兰为闯冰道的丈夫叠了18只小纸船。因为这一年不同寻常,乔海山答应,等这次闯冰道回来,一定带患严重心脏病的妻子到北京做手术。也就是在这第18次闯冰道时发生了重大险情:乔海山乘坐的吉普车在前面开道时,不慎驶入了薄冰区。随着冰面一声炸响,吉普车缓缓向水下沉去。乔海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情急之下,一拳打碎车窗玻璃,把司机小王和身边的参谋推了出去。脱险的官兵一边抹泪,一边呼喊着团长。庆幸的是,吉普车被水下的一块暗礁托着,乔海山才从冰窟窿里钻了出来。晚上,官兵们燃起篝火,乔海山从怀中掏出了已经湿透的小纸船,在所有官兵的手中传递着,像一团团火焰在每个人心中升腾。为了写好那篇通讯里的一个个感人的细节,笔者与带着妻子来京看病的乔海山聊了两个半天、一个通宵。就这样,《十八只小纸船》的通讯瓜熟蒂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