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8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大国防观”传播刍议

作者:■刘万平

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大国防观”的表述不时见诸媒体。作为直接从事国防建设宣传的军队新闻工作者,我们应对这个新词给予高度关注。

何为“大国防观”?目前似乎尚无确切而权威的定义。但可作公论的是:“大国防观”的内核仍是关于国防的认识与看法,冠之以“大”,并非拿腔拿调、作势作秀,而是体现了概念内涵的延伸。以笔者理解,这种延伸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较之传统的将国防和军事画等号的狭隘观念,“大国防观”涵盖军事、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生态等诸多领域,内涵大为丰富。二是伴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影响国防建设的因素日渐增多,要求我们看待国防的思维打破僵势、视野不断拓宽,国防观念应该动态扩展。

对一个国家而言,“国防”二字重千钧。当下,在全社会培植“大国防观”,有着积极而特殊的意义。作为社会船头“瞭望者”的媒体,无疑在“大国防观”的传播过程中负有重要职责。

传播“大国防观”已成时代课题

“大国防观”概念的出现,与我们所处时代的特征密不可分。

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从全球角度看,最大的特征就是高度信息化,或曰“信息革命”。一些学者认为,在这样的一个信息时代,人类社会交往日益无界化,战争变成了“无界战”。战争的“去界”,不仅体现在陆、海、空、天、电、网等多维空间都可能成为战场,而且战争已深度渗透至政治、经济、外交、科技、文化、生态等诸多领域。在这样的背景下,谈论国防如果仍限于军队、军人和军事,难免将成井底之蛙。

从国内情况看,在公众生活中构筑和树立“大国防观”,也是适应国家发展战略调整的积极举措。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的至少两项重大战略,对构筑和树立“大国防观”提出了内在要求——

其一,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成为实现富国强军、进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重大战略举措。事实上,我国推行军民融合发展已有近10年的历史,但如何“融进去”“深下去”却非易事。这些年来,军民融合发展一直存在着顶层统筹统管体制缺乏、政策法规和运行机制滞后、工作执行力度不够等问题。今年两会期间,习主席在出席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明确指出,今后一个时期军民融合发展,总的是要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丰富融合形式,拓展融合范围,提升融合层次。落实这一要求,首先必须做到“思想融合”,要站在国家发展全局的高度树立“一盘棋”的思想。显然,“大国防观”契合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战略,是“思想融合”的重要内容。

其二,顺应形势之变出台“总体国家安全观”,积极应对我国面临的安全挑战。去年以来,习主席在参加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等重要活动时多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概念,强调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以整体的、全面的、联系的、系统的观点,思考和把握国家安全问题,这反映出我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新变化。“国防”与“国家安全”这两个概念向来水乳交融、密切相关。同样,“大国防观”与“总体国家安全观”也是蕴意相通、内涵交织。

综上,树立“大国防观”是时代的呼声,是民族复兴伟业的召唤。习主席曾强调指出,在全面对外开放的条件下做宣传思想工作,一项重要任务是引导人们更加全面客观地认识当代中国、看待外部世界。所以,媒体应有效发挥舆论引导作用,让公众深刻认识信息化时代国防内涵的巨大变化。可以说,积极传播“大国防观”,引导公众强化“国防连着你我他”的意识,在工作和生活中自觉参与国防建设,已成为一道时代课题。

“大国防观”的传播现状与困境

倡导构筑和树立“大国防观”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让公众认识和感受到国防就在我们身边,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因而应当举全社会之力去筑牢国防建设的根基。然而,从现实来看,我们距离这一目标尚有迢迢之途。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媒体对“大国防观”的传播缺乏热度与力度,远未形成强大而富有感召力的舆论场。

毋庸置疑,军队媒体是发布国防事务消息的重要信息源,是传播国防观念的主力军。这是由军队媒体的特殊地位与性质决定的。但我们也要看到,长期以来,军队媒体发布的国防事务消息,主要为军队建设消息或者军事类信息。这既有军队媒体自身定位受限的原因,当然也与从业人员的视野不够开阔有一定关系。但无论怎么说,在当今时代,如果一如既往依靠军队媒体“一肩挑”式地传播国防观念,我们很难指望公众能走出“国防就是军事”的思维窠臼。

在笔者看来,新形势下传播“大国防观”,需要社会媒体更好地发挥作用,因为社会媒体与普通受众之间的距离更近,更易于在潜移默化之间产生影响。但目前来看,很多社会媒体尚未将“大国防观”列为宣传重点,缺乏开展相关传播活动的能动性。举个例子。从2009年开始,我国大力推行兵员征集主体对象的调整,优先征集高学历青年参军入伍,但一些高校学子因为国防意识淡漠,应征热情不高。其时,一些兵役机关的同志深入调研后,就曾提出建议:中央电视台应该带头在平时制作播放一些国防类公益广告,引导公众、特别是适龄青年强化对兵役义务的认识。然而,时至今日,无论是在央视还是在各地电视台的屏幕上,这类公益广告依然罕见。我们看到,每年征兵时节,在各地兵役机关协调推动下,一些地区的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体会集中开展征兵宣传,但这种突击式的宣传效果往往并不理想,因为国防观念的树立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级报纸推出了“国防周刊”或“军事周刊”,一些地市级党报也纷纷辟出专版,定期刊发国防类报道。这体现出社会媒体对国防建设的关注度在提升,有助于推动全民国防教育,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但翻阅这些周刊或专版不难发现,其报道内容也多是围绕“军”字做文章;特别是一些地市级党报的国防专版,几乎就是当地驻军一个时期的工作报道。显然,从构筑“大国防观”的视角看,这些报道有其局限性,与军队媒体存在着相似的“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