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8期星光闪烁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做有温度的专业新闻
——记“全国先进工作者”、中央电视台特约记者景福兰

作者:■吴敏

在军营,他是士兵里的记者,亦是记者里的士兵。

在医院,他是医生里的记者,亦是记者里的医生。

在灾害现场,他是救援者里的记者,亦是记者里的救援者。

30载情满军营,25年兰心如初。景福兰专注于部队、医疗和灾害救援等专业新闻领域,踏遍边关记录基层官兵生活,苦学医学知识采编医疗新闻,深入现场捕捉灾害救援瞬间。做有温度的专业新闻,赞颂传递社会正能量。2015年“五一”前夕,景福兰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脱下军装20年,老兵仍是新兵的质朴情怀

景福兰是一名老兵。脱下军装20年,他最爱穿的工作服,还是那身迷彩;他那说走就走的“旅程”,无不直奔边关。1995年,景福兰脱下军装,被中央电视台聘为记者。在组织的挽留和安排下,景福兰出任武警总医院电视工作站站长。武警总医院作为一家部队医院,首要任务是为官兵服务,但景福兰为兵服务的脚步,并没有仅仅止足温暖干净的病房。

2007年8月,武警总医院专家医疗队赴驻西部高海拔地区基层部队巡诊。行至甘南,患有高血压多年的景福兰头疼欲裂。吃饭时,素来爱说爱笑的他,一句话没说,一口饭未咽。悄悄回到房间自测血压,高达180/100mmhg。专家建议他立即回撤,不要再前往更高海拔的地区,以防出现心脑血管意外。

景福兰摇摇头,吞下2片降压药和3片止疼片。一夜吸氧,辗转无眠。第二天清晨,车队出发,景福兰第一个坐进车里。那一回,他强忍头痛,从甘南到格尔木,从六盘山到昆仑山,登上海拔4776米的昆仑山哨所,真实地记录下一线官兵的生活和需求。他采编的新闻《昆仑山上卫士情》在中央电视台播发后,武警青海总队官兵打来电话,哽咽着感谢景福兰:“谢谢您,让妈妈在电视中看到了我,让祖国看到了我们。”

2013年春节期间,他随医疗队深入西藏那曲为基层官兵和藏区百姓送健康送祝福。大年二十九,在冷如冰窟的那曲县城招待所,景福兰鼻子里插着吸氧管,身上披着棉被,剪辑白天拍摄的素材,连夜将《武警总医院专家医疗队新春走军营》《金珠玛米送来春节大礼包》等节目传回中央电视台。从大年三十到到正月十五,医疗队在藏区巡诊半个月,景福兰采编的节目连续播了半个月。那曲县政府工作人员连续3天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看到守护那曲安康的武警官兵,他们说:“以前只知道他们苦,却第一次感受到他们如此神圣。感谢武警官兵,感谢北京来的金珠玛米把党的关怀和温暖送到藏族同胞心坎上!”

十几年来,武警总医院专家医疗队每年都奔赴艰苦边远地区部队巡诊,专家们不断轮换,基层官兵也走了十几茬,唯有景福兰的步履依旧,相继跑遍西藏、新疆、青海、内蒙等边远艰苦地区的军营,仅仅从2012年到2014年就先后14次进藏,足迹遍布驻藏部队的座座警营和附近贫困村落,为宣传党的政策、传递中央军委的关怀、构建和谐社会做出了突出贡献。

“脚步到哪里,情怀才能到哪里。”景福兰说:“做有温度的部队新闻,就要走边关、上高原、入军营、进班排。

他不是医生,却被专家称为“编外专家”

景福兰不是医生。然而,很多外科专家说,他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并不亚于很多医生,是名副其实的“编外专家”。事实上,不少独立承担手术的外科医生,也未必能够像景福兰一样,为了现场直播在手术室里一站就是20个小时,为了捕捉细节在监护室里苦守几天几夜,准确地捕捉记录下诸多生之幸与逝之痛。

2003年春季,抗击非典形势严峻,武警总医院收治大量疑似患者。为了真实记录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宣传医护人员的闪光点,景福兰穿上防护服,用塑胶带裹好摄像机,多次走进非典病房,在中央电视台和北京电视台播发大量现场新闻,并让人们记住了抗击非典英雄人物张健鹏。

2005年,武警总医院与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华慈善总会联合开展了“扶贫救心”社会公益活动。第一站是青海西宁。在西宁市人民医院大型义诊活动中,一个骨瘦如柴的18岁女孩吸引了景福兰的目光。他推着女孩的轮椅来到专家面前,请心外科和心内科专家同时会诊。然而,专家说这个女孩的病情已经严重到无法承受手术治疗。看着女孩绝望的眼神,景福兰也感到心痛。

自此,景福兰开始致力于推动贫困地区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就诊率和治疗率,50余次随医疗队赴新疆、青海等高寒高海拔地区及28个省的边远山区巡诊义诊,行程10万多公里,为数十万儿童筛查先天性心脏病。

西藏的达瓦央宗、内蒙古的克尔伦、海南的雨姗……一个又一个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被接到医院、来到北京、手术康复,而景福兰拍摄的大量新闻故事和专题片,也在中央电视台和地方电视台反复播放,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如今,成千上万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得到免费治疗,全国各地近10家三甲医院也相继展开“扶贫救心”活动。

2012年,不满1岁的团团和哲哲先后住进武警总医院。这两个先天性胆道闭锁患儿均与父母血型配对失败,让原本选择亲体肝移植的两个家庭深感绝望。景福兰在采访时了解到,这两个远隔千里但十分相似的家庭,都不愿意放弃任何生命的希望。

多年来,景福兰先后报道过全国首例肝移植、演员傅彪两次肝移植等诸多肝移植病例,在长年的采访拍摄中,他积累了丰富的医学知识。他大胆向医生建议,尝试交叉供肝。在景福兰的帮助下,两个孩子的父母很快达成共识。这个悲哀的新闻故事顿时出现喜剧般的转机——配型成功。

景福兰从病房门口到手术室现场抓拍感人瞬间,对4台手术的全过程和每一个细节进行全方位拍摄,又从监护室跟踪拍摄到普通病房,连续多日在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湖北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推出《聚焦全国首例交叉换肝手术》《“换肝救子”两家母子齐出院 同“肝”共苦延续生命希望》等新闻特写,产生轰动效应。漫长的一个月后,两位供肝的母亲康复出院,团团和哲哲的身体状况也渐趋稳定,而吃住在病房的景福兰却胡子拉碴瘦了一圈。

在分类繁多的专业新闻领域,医疗新闻以其特殊的专业性,对记者的综合素质提出更高要求。从看不懂化验单数据到抱着大部头的专业书籍苦学,从最初见到鲜红的血液就紧张到站在手术台前从容记录手术全程,景福兰付出了别人看不到的努力。“不再说外行话,只是记者最基本的专业素养。”景福兰说:“只有掌握丰富的专业知识,才能用专业眼光、专业角度、专业精神做有温度的医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