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8期全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中央厨房”:报网融合的必经之路

作者:■陆荣军 何文光

近些年来,“报网融合”已经成为业内耳熟能详的专业词汇之一。但报网究竟应该以什么方式融合?在什么时间段融合?融合成什么样子?所有关于“报网融合”的具体问题都在摸索和探讨之中。

笔者认为,无论报网怎样融合,有一点原则不能变,未来报网融合后的新媒体应兼具网络和报纸二者的优长。比如,解放军报社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应予保留和延续,网络的传播速度和海量发布也是新媒体所必备的特征。也就是说,未来之新媒体决不可能每天只发布几十条新闻,也不可能因为发布量大而“萝卜快了不洗泥”,降低编辑标准,导致公信力和权威性降低。那么,在人员编制不变的情况下,编辑制作大量军事新闻,如何能够做到既快又好呢?这里需要引入一种全新的新闻生产机制——“中央厨房”制度。即依据“采、编、发”新闻生产流程,打破报社现有部门界限,抽调优秀编辑力量,以各类新闻专家数据库为支撑,组成“统编部”,强化“编辑”这一环节的工作,以提高新闻编辑工作的专业化水平和快速反应能力,进而实现新闻资源共融、共有、共享,从而完成从传统办报模式向规模化、专业化新型办报模式的转变。

具体来讲,“中央厨房”制度就是一种聚合报社优秀编辑力量集中制作军事新闻的新模式,其取材于经过初选已经进入“稿源库”的初级新闻产品(稿源库编辑负责筛选基本可用可发的来稿),由编辑库(中央厨房)生产出来的中级新闻产品再进入“媒体库”,经媒体和版面编辑后期包装加工制作(如重新拟定适合各媒体风格的标题)后再发送到报纸的各个版面、各期刊杂志和各网络媒体端,经排版、排序、监审和审核后予以发布。因此,“中央厨房”制度的完整流程应该是:(下图)

“中央厨房”机制的好处是,全社一盘棋,调动全社力量办报办刊办网;各环节有序衔接,形成合力;相互制约,相互监督;在保持权威性的同时,提高新闻产量;打破报社各部门烟囱式垂直并列互不交叉格局,打破每个媒体都自设小编辑部的小循环,进行全社体制内大循环,实现报网刊融合发展。具体讲,好处有四大点:

一是资源共享,一视同仁。每位编辑手里都攥着若干通信员、特约记者以及部队优秀撰稿人,这些优秀新闻资源平时散布于各位编辑手中,仅仅为该编辑所负责的版面、栏目和频道提供相应内容保障。囿于机制所限,还不能实现新闻资源的最大化共享,也不能使新闻资源按需配置,在体制内自由流通。而“中央厨房”制度则打破了这种因人而异所划定的体制界限,只要质量达到标准的新闻稿,即可通过登录“解放军报社综合投稿平台”,在按要求填写格式后进行投稿,其稿件经筛选后进入稿源库,等待下一步被编辑制作和发表。

二是容易上手,流程连贯。业精于勤,更精于专。每人每天只干一个工种,肯定会愈发精通熟练。网络编辑往往集策划、采编、设计制作等诸多角色于一身,加之人员年轻且流动性大,很难做到精而专。稿源库值班编辑负责从稿源库中选取来稿,按专业方向分发给编辑库中不同编辑。每一类专业编辑的背后都有专业数据库支撑,如军事后勤方向的编辑就配有军事后勤专家数据库,可实现自动检查发现错别字和语法错误、自动检索识别不规范军语词汇;遇到不规范引文,数据库则会自动进行原文呈现,以便进行比对识别。对于编辑修改过程,编辑软件也会自动进行记录,以方便进行交流研讨、绩效统计和新员工培训等。如遇编辑职位变动,其背后的专家数据库并没有随之而变,反而处于不断丰富之中。有了细致的业务方向分工和专家数据库支撑,编辑工作相对地就可以做到容易上手,保持流程连贯。

三是形成相互制约,杜绝以稿谋私。稿源库编辑负责对投稿平台上的稿件进行及时筛选,再经过编辑库、媒体库、监审库等一系列环节,才能最终签发。签发后的稿件并不算完结,还有巡查人员在进行发布后巡查,能更正的立即更正,同时列入绩效考核标准。如果有问题被读者首先发现,而巡查人员并没有察觉,巡查人员也要受到批评。

另外,稿件在“中央厨房”内流动的情况,作者可通过投稿平台的相应端口进行实时查询,并与各环节编辑进行沟通交流。好在哪里、坏在哪里、对在哪里、错在哪里,为何没有被发表,别人的类似稿件为何被发表了,这些投稿者最关心的问题都可以在实时查询中得到答案。也就是说,稿件从采写到编辑、发表全过程都是公开透明的,是置于普通大众实时监督之下的,很大程度上可避免暗箱操作。

四是集约高效,节省人力。对于在“中央厨房”中累积下来的已经被发表的各类稿件,可按新的策划思路进行重新包装制作,快速形成新的新闻产品。比如,军报曾对汶川、玉树、芦山、鲁甸抗震救灾等进行报道,其中有大量关于自救互救、次生灾害、环境整治、心理辅导、食物存储、饮水安全、卫生防疫和科学救援等方面的知识,可以快速整合成一个《抗震救灾实用手册》专题,用来指导对于未来地震等灾害的救援工作。这样,在新的地震发生后不久,报社可以做到快速反应,发布大量正确避灾、科学抢险以及善后处理的信息,指导和服务抗震救灾工作。而这一切信息的快速推出与发布,并没有额外增加多少编辑人数和工作量,都是在既有数据库的基础上有序进行的,效益成倍增长。

不单是制做网络专题,推出网络新媒体也可按此思路进行。比如,若拟推出“军营科技”微信公众号,我们只需将编辑库中的科技作品,按策划方案和微信特点进行二次包装处理和后期审核,就可以快速而有序地向外发布了,而不需要重新进行创作、编辑和审核。也就是说,有了“中央厨房”机制,解放军报社就可以对所属各媒体所发布过的信息进行多层次、多角度、多思路的立体复合式开发,变被动为主动,实现新闻报道的快速反应和高效传播,而这一切都是在基本没有增加额外编辑力量的基础上完成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对于“中央厨房”制度,可以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取消连队小食堂的外出采购权限,由团后勤进行集中统一采购,以节约成本,杜绝“跑冒滴漏”;把所有小食堂的厨师集中起来,在团队大厨房经集训后按特长分工,对主副食进行集中而快速的加工制做,厨师背后有各类电子专家库进行在线支撑。把各小食堂上菜的、跑堂的全部集中起来,按就餐人员口味和需求的不同,实现差异化、个性化服务。

可以设想这样一种情形:某部通讯员小王,初学写作,热情很高,可因为和编辑部人员不熟悉而投稿无门,或者不知道向哪里投、以什么样的方式投以及投给谁。稿源库设立以后,其作品可直接投给“解放军报社综合投稿平台”,该平台统一规定了投稿所需格式,并对达到格式要求的来稿进行统一分拣处理。对于处理过程中稿件到了哪一步,该通讯员可通过“解放军报社综合投稿平台”的相应入口进行实时查询,并查阅各环节编辑对该文所做的改动和评语,也可以留下自己的意见和见解,以便了解信息,交流互动,汲取经验,改进提高。如果小王是函授学员,他也可以进入中央厨房查阅其他人所投稿件被编辑的过程,从中学到编辑知识,提高新闻写作能力。

目前报社编辑部的职能划分基本还是按照机关工作内容进行的,这种“条块分割”的格局已经不能适应全媒体时代的新闻传播需求,使新闻产品生产流程不科学。为适应全媒体发展需要,应打破部门设置条块分割模式,整合采编资源,挖掘生产潜力,强化重大宣传报道策划,着力解决新闻生产能力不足、产品质量下降的问题,促进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深度融合发展。按照中央厨房机制,报社各业务部门可考虑重新进行排列组合,建议成立新闻策划中心、网络传播中心、新媒体中心、采编中心及广告发行和技术推广中心等,在积极落实军委总部要求、指导部队工作的同时,确保军报新媒体做大做强,牢牢掌握话语权,占领主流舆论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