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8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抗战烽火中的新闻团体

作者:■何璇

清末民初由于西方文明传入,近代报业兴起,一时间报馆林立报人日增。晚清上海竹枝词中写道:“消息集中望平街,报馆东西栉比排。”可见当时报刊业已经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存在并蓬勃发展,报人亦作为一个社会群体活跃于社会之中。中国自明清时期就孕育了商会文化,各行各业为维护利益、沟通信息、促进发展均成立了行业公会,如各地伶人成立的梨园公会等。鉴于报业发展的态势、各行业公会的兴起,报人群体意识的觉醒,1903年上海《时报》发表了《宜创通国报馆记者同盟会说》,倡议组建报业团体,自此中国近代报业社团逐步诞生并对近代新闻活动产生影响,尤其在“九·一八”事变后,为中国的抗战宣传做出较大贡献。

一、近代新闻团体的形成

在上海《时报》倡导组建报业公会的次年,天津的天津报馆俱乐部成立,成员包括《大公报》《天津日日新闻》《津报》《中外时报》等十余家报馆。此后各地新闻团体逐步建立,1906年10月汉口报界总发行所成立, 1907年广州报界公会成立,1908年北京报馆公会成立,1909年上海日报公会成立,1912年湖南报界联合会成立,早期新闻团体的成立主要是为了维护行业利益,沟通行业消息。如上海日报公会的总纲规定“本公会以互联情谊,共谋进行为宗旨。”汉口报界总发行所拟以“互助”为主旨,任务是联合发行,定期碰头,统一广告和催缴报费。

各地报业社团的先后成立对于报业同仁的群体意识觉醒、凝聚力增强大有裨益。在抗战爆发时,正是由于报人群体意识自觉的推动,新闻界先后成立了以抗战宣传为主旨的各类社团。辽宁省报界联合会于1930年在沈阳成立,提出:“本会所负之使命,首在团结新闻固有之精神,促进民众之觉悟,抵御外人之侵略”。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南京新闻界于9月21日成立“首都新闻界对日交涉后援会”并致电国联要求主持公道。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在周恩来的关心下,“中国青年记者协会”成立,该组织在整个抗战中致力于战地采访和抗战宣传,为中国军民取得抗战胜利起到极大的宣传功效。1939年浙江还组建了战时新闻学会,明确地提出了反侵略任务。

二、抗战期间近代新闻团体的活动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各地新闻团体积极行动起来,开启了号召全国军民积极抗日的宣传活动,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新闻团体倡议的抗日新闻宣传、捐资献金、联合义演等活动更为蓬勃。

(一)抗战期间新闻团体组织的新闻宣传活动

1930年前后,哈尔滨中国记者联欢会副会长赵郁卿所主办的哈尔滨《午报》犀利抨击日本侵略行为,被日本侵略者指为“带有浓厚排日色彩,善用煽动性语言。”1931年9月21日首都新闻界对日交涉后援会致电国联,《申报》于9月22日第8版刊登全文:“日本无故派兵占领东三省各要地,拘杀我地方长官,解除我军队武装,烧毁我公私房屋,屠杀我多数良民,日本此次暴行完全蹂躏国际联盟规约、华盛顿条约及非战公约,吾人为爱好和平之国民,为遵守国际条约之国民……对于日本此次趁人危难之强暴行为,四万万民众愤慨万分,希望主张公道,保障世界和平。”同日,香港报界公会发出对日宣言。1931年9月23日上海报界公会发表《告全国同胞书》,号召全国军民团结起来共赴国难积极抗日。文中写道:“在帝国主义直接屠杀蹂躏之下,生活的痛苦,早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次日本以武力占据东三省,正是告诉我们,死路已在眼前了,我们应该从死路上折回来,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使得勇敢地坚固地团结起来,向日本强盗决一死战。”

九·一八事件变后的新闻团体抗日宣传主要是各地社团愤慨之表达,尚未有具体的宣传方针及策略。1937年七七事变及八一三事变后,新闻团体的抗日宣传则更具组织性与针对性。1937年9月17日汉口新闻记者公会召开第十一次执行委员会,会议根据日本侵略者所造成的民族危亡形势,确定了以抗日救亡为主体的宣传方针。此后《新华日报》先后发表《目前战局与保卫武汉》《怎样保卫大武汉》等文章,《大公报》(汉口版)也刊登公敢(《申报》天津特派员)的《复生絮语》,揭露日寇迫害新闻界人士的详细事实。

这一时期引导全国抗日宣传的“中国青年记者学会”,也为抗战宣传做出了巨大贡献。“青记”出版了会刊《新闻记者》,派遣记者前往前线进行战地采访,并在全国成立25个分会组织各地的抗日宣传活动。

(二)抗战期间新闻团体倡议的捐资献金活动

民国时期各地商会多有社会捐赠行为,抗战爆发后各地新闻团体通过有影响的报刊倡议全国国民捐资抗战,为抗战募资做出贡献。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上海报界公会更是倡议全民捐赠支持十九路军抗战。1932年1月30日《申报》第三版刊登《报界工会筹款慰劳》,文中赞扬了前方将士奋勇杀敌的义举“对于十九路军全体将士,奋勇抵抗日军,深明守土之责,足增我国国格。”亦发出号召捐赠之倡议“上海报界工会,因日军犯沪,凡有血气之士,莫不义愤填膺,特于1月29日晚召开临时紧急会议。一致决议,先行筹款,俟筹集成数后,即购办物品,送交前线全体爱国将士,藉申慰劳之忱。”

史量才作为上海日报公会的会长,亦通过《申报》连续刊登《各界慰劳品不绝》(《申报1932年2月1日》)《慰劳争先恐后》(《申报1932年2月2日》)《慰劳络绎不绝》(《申报1932年2月3日》)《慰劳继续不懈》(《申报1932年2月4日》)等专题来报道全国各界对于上海十九路军的支援,以倡议各界支持抗日,援助前线。《申报》倡议捐款得到各界响应,有一陈姓读者致信《申报》捐款一万大洋,信函写到:“当此国难之际,遭受生命财产牺牲,虽死犹荣,私蓄财产贪生者,罪不可恕。鄙人伶仃孤苦,家寒力微,日来见贵报载有慰劳前方将士之举,竭力资助。附呈支票洋万元,恳请贵报馆即日兑现,转交当局,则终身沐德矣。”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大公报》(汉口版)在“青记”的组织下,开展了救护伤兵运动,发起、组织、动员各界捐款并代收各界捐款,并转送红十字会。1938年1月1日《大公报》第五版下半版及第六版刊登了《抗战时期的捐赠公布》,将所收款项、物品统计并登报公布,激励了全国各界的捐赠热情。

(三)抗战期间新闻团体参与的其他活动

抗战期间新闻界团体不仅担负新闻宣传的重任,更以团体身份加入其他抗日活动中,与社会各界联合进行抗日活动。1931年9月,史量才以上海日报公会会长的身份参加了“上海抗日救国委员会”的会议,被选为委员,负责组织国际宣传委员会,并主持了检查奸商偷售日货的工作。

除了参与其他团体的抗日活动,新闻团体还积极与文化界合作加大抗日宣传。1938年为纪念抗战一周年,《大公报》社在“青记”的组织下,召集剧团进行义演,演出话剧《中国万岁》共四天,公演所得用来救护抗战伤兵,并出版专刊,发表社论《为救护伤兵演剧事致谢并声明》。1942年9月湖北记者公会为募集“记者号”滑翔机的资金,与抗敌演剧队合作,演出队演出话剧《心防》,《湖北日报》与《武汉日报》大力宣传,最终超额完成募捐计划。

三、抗战期间新闻团体抗日活动之价值评价

(一)凝聚民族情感激励全民抗战

在新闻团体的抗日活动中,极力突出“中华民族”,强调“民族团结”,以激励全国军民为国家民族而奋起抗战。如《上海市报界工会告全国同胞书》中,呼吁:“全中国的工友们、同胞们,我们为了拯救自己的民族,解放自己的痛苦,赶快团结起来,一致对付凶横的日寇。”1939年“五四”重庆大轰炸后,各地报业和报业团体,都致电重庆报业慰问,体现了报业团体在民族危亡时刻同舟共济、团结互助的精神。在新闻团体的推动下,各地军民积极响应,投身抗战救国的行列中。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上海各界支援抗战,市商会筹款支援前线,全市53个团体筹办盛大慰劳,蓝十字会伤科医院扩充救援队赴前线参加救护,中等学校学生联合会慰劳十九路军。1936年绥远抗战期间,北平学生“北平市学生慰劳绥远守土将士募捐委员会”为抗战募捐。1938年为纪念七七事变一周年,国民党第三厅在武汉举行了抗日献金、大游行等活动支援抗战。

(二)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

抗战爆发后,国共两党都认识到新闻报刊及文化行业成为宣传抗战的重要阵地,为了扩大抗日宣传激励全民抗战,国共两党共同组建了文化领域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闻界作为文化界的组成部分,自然积极响应,1937年7月28日由上海新闻界人士组建的具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性质的上海文化救亡协会成立,并创办《救亡日报》宣传统一战线和全面抗战。《新华日报》作为“青记”成员,于1938年3月为全国文化界抗敌协会的成立发表专论:“这是一个中国文艺史上的盛举,值得我们来欢欣鼓舞的。”新闻团体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支持,推动了其发展和运行,并为坚定全民抗战信念起到宣传鼓舞的积极作用,为抗战胜利做出贡献。

(作者系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2013级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