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9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坚持问题导向搞好重大演习报道

作者:■周猛

演习报道坚持问题导向,可以倒逼实战化训练落地

军事演习是军队训练的最高形式,是走向战场的最后一级台阶,一切日常训练问题都可以在演习中找到影子。然而有的记者在报道过程中,过于追求场面化的记叙和表扬式的描写,报道缺乏问题导向这个“灵魂”,读起来足有“火花四溅”蔚为壮观之感,然而一旦掩卷,却发现脑袋中空空如也,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训练问题的思考和启发,也没留下对未来战争的展望和有效对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指导思想体系化形成速度很快,全军部队闻令而动大抓实战化训练的力度与日俱增。毋庸讳言,一些制约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深层次问题依然存在,这就更加需要新闻工作者敢于直面问题、挑破实战化训练中的一个个“脓疮”。

长期不打仗,一些单位虎狼之气渐衰、骄娇二气见长。2013年初,《解放军报》记者在冬训场上敏锐地抓住直指制约当前我军部队根本性、倾向性的问题——“和平积习”,采写了消息《准备打仗,先向“和平积习”开刀》刊发在一版头条,报道迅速被中外各大网站竞相转载。2014年朱日和演习中涵盖的信息量很大,消息《战报:“红军”六负一胜》直指演习积弊敢于碰硬,为“红必胜、蓝必败”的演习思维定势画上历史性句号。报道带来的巨大冲击,引发部队各级深入反思查找实战化训练中存在的问题,与《准备打仗,先向“和平积习”开刀》一文一样,已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

问题报道需破除“伪命题”,抓住真问题

培根说:“如果你从肯定开始,必将以问题告终;如果你从问题开始,必将以肯定结束。”在演习报道中同样如此。一次演习中,如果能够抓住一个在官兵中刮起“头脑风暴”、促进训练水平提高的问题,无疑是成功的。反之,喊一些司空见惯的口号、写一些明里批评暗里表扬的稿件,新闻价值就会大打折扣,记者现场采访、实地调研也失去了意义。

笔者回想起了新闻从业之初,跟随军报一位领导采访南京军区科技大练兵成果演示活动的往事。长期以来,有许多军事报道,尤其是演习类的报道,通常是报训改成果多、写演习风貌多。这位领导却带着笔者把眼睛盯在了尖锐、敏感问题上,采写的《本次演练指挥员提心吊胆》《“功臣连”的不眠夜》等一组报道,军报在2000年8月9日同时拿出一版头条和二版头条予以“重磅”推出,获得的反响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当年全军科技练兵的新闻屡见不鲜,为何这组报道能够碰响?原因就在于敢抓真问题。比如《本次演练指挥员提心吊胆》一稿,就紧紧围绕“登场课目取消‘彩排’、实弹实射代替‘假爆’、训练标兵几度失手”3个新闻点展开,开篇即写道:“场上在打炮,心里在打鼓。7月11日,一场‘火药味’十足的科技练兵演练,使来自南京军区的各路指挥员的心从始至终都吊在嗓子眼儿上……”这样的稿件标题和导语或许现在看来比较常见,但在当时却颇带一些“石破天惊”的色彩。稿件刊出后,在读者中产生了热烈反响。

搞好演训问题报道对记者而言,既是考验也是机遇

通常情况下,部队演习长则十天半月,短则三两天,甚至数小时。身处演训一线,各种信息纷沓而至,如何在极短的时间内抓到问题、写好报道,这对记者而言,既是考验也是机遇——

要有前瞻意识,把握未来战争形态和制胜机理。演习是战争的预实践。“能打仗、打胜仗”是要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未来之战,记者要有超前的眼光树立与之相适应的新闻理念和知识储备,才能发掘出新思想、新理念、新问题,赋予军事报道新的内涵。在“跨越-2014·朱日和”实兵对抗演习中,军报开辟专栏连发8篇前方记者采写的新闻观察,如《打破常规,来即战》《中军帐“瘦身”更要“换脑”》等,篇篇立足新情况、指向新问题,思想性、指导性、针对性都很强,让许多部队指挥员看出了“门道”、读出了急迫感。

“顶天立地”,在吃透“两头”中找准问题。2013年9月,时值全军演训活动进入高峰,笔者跟随军报军事部组织的采访小组深入东南沿海三军部队,围绕习主席反复指出部队要强化实战化训练这个主题展开调研采访。路上,马不停蹄;采访,夜以继日。当部队“底数”摸清,问题自然“一挖到底”。而后军报以新闻调查的形式连续刊出“沙场点兵·七问实战化训练”系列报道,尖锐地提出战斗队思想如何树牢、信息化条件下的从难从严标准怎么确立等问题,切中了当前训练中的弊病,被一些部队指挥员称之为“点穴”式报道、“亮剑”式报道。

把问题“亮”得生动又活泼,使军事报道告别过于技术化的形式。2012年,笔者参加“联教-2012·确山”联合演习,此次演习依托大型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涵盖陆、海、空、第二炮兵各军兵种专业的10余所院校与整建制作战部队展开对抗,这在我军尚属首次。演习涉及兵种多、院校多、情况多,报道起来容易过“专”。在采写《联合“集结号”吹响之后》这篇通讯时,笔者在小标题上颇下了番功夫:“走向联合,就必须不断否定自我”“石头和香蕉,永远也碰不出火花”“面对信息化,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联合,要从‘娃娃’抓起”。这些小标题都近乎“大白话”,却个个直指“如何在‘官之初’培养学员的联合意识联合素养”这个大主题,让读者一看就能明白,一看就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