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9期军媒透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竖起一面镜子注重解决问题
——以《前卫报》的《不是和谁过不去》专栏为例

作者:■吴兴龙

从2014年2月起,济南军区党委机关报《前卫报》为配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宣传,推出舆论监督专栏《不是和谁过不去》,直击部队建设中存在的倾向性问题,分析原因,提出解决的办法措施,促进部队“四风”好转和战斗力提升,引起各级的重视与关注,受到上下一致好评。梳理总结这一专栏的成功经验,对进一步搞好部队媒体的舆论监督报道,具有重要意义。前不久,总政宣传部军事新闻阅评小组对该专栏进行评阅,指出这一专栏很好地发挥了舆论监督和指导作用,营造了说真话、真批评的良好舆论氛围。

一、专栏名称别具匠心,避免正面冲突

题好一半文。报刊上一个专栏的栏名,犹如一个人的名字,对专栏的发展、传播具有重要的影响。回顾一些媒体监督批评类专栏消亡的历史不难发现,那些取名“直击某领域”“聚焦某行业”“透视某现象”的栏目,往往开办一段时间后,就会面临各方面的压力或抵触,而不能持续运行下去。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在新闻舆论监督上引人注目,具有很高的收视率。其关注一切百姓关心话题的全领域选题,有效分化了反对的力量。

《前卫报》的舆论监督专栏《不是和谁过不去》,通过专栏题目开宗明义地表明,它的主旨并不在于找谁的茬、找谁的事,也不是和某项工作、某个人过不去,巧妙规避了正面与一些不良作风承载者的直接交锋,有效减少了稿件刊发中的阻力。这个栏目采取了一种通俗化、口语化的表达方式,读来朗朗上口,让人有回味、有嚼头,可谓别具匠心。

舆论监督的兴衰与社会主义政治的发展同步,舆论监督的强化是社会政治生活进步的表现。《前卫报》的这个舆论监督专栏,就是在全党上下纠“四风”、正作风的大环境下推出的,可谓生逢其时,得到了广大读者的关注与支持。现在,这个专栏已经成为军区各级部队纠正各种不良风气的一个战场,栏目热度始终不减。

二、揭露问题强调共性,缓冲具体指向

共性,指不同事物的普遍性质;个性,指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特殊性质。对于改进部队作风而言,揭露共性问题更具有现实意义。《不是和谁过不去》这个专栏所关注的问题,不针对具体人、具体事,而是注重问题所具有的普遍性,弱化了问题的具体所指,却仍然不失针对性,读者看后自然会进行思考,并将之作为一面镜子,看看自身是否存在类似问题。

如《猎豹车何以换上三菱标志?》一稿中指出,个别领导、少数机关部门领导,私自将所配的国产车辆改头换面,尤其是把国产长丰猎豹汽车的车标换成日本三菱汽车标志的现象很是普遍;《缘何总有“早产”的经验?》一文指出,违反客观规律的现象在很多单位都存在;《考核检查为啥总会“走漏风声”?》中指出,在一些单位,机关提前打招呼、基层早早做准备、上下“配合”默契、检查流于形式的现象并不鲜见,等等。这些问题在很多单位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不是某些单位、某些领域“特有”的,具有一定的共性、普遍性,是反“四风”中应当予以纠治的问题。

专栏中的稿件,在拟制标题时,一以贯之地采用反问句形式,或用典型事例、或用具体现象,直接将问题点出,虽没有指名道姓,却也让人一看就明白在批判什么,既达到了引导官兵“对号入座”反思自我的目的,又不至于让大家觉得“批的就是我一人”而脸面上挂不住,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公开批评难开展的问题。

三、剖析根源深刻透彻,找准症结所在

很多时候,人们对某些问题都能看得比较清楚,但对问题产生的深层次根源不一定能看得透彻。就如医生给患者看病,如果既能帮助患者确诊得了什么病,又告诉患者这种病是如何得的,就能够让患者从心理上更加愿意接受医生的治疗方案。媒体的舆论监督报道,情同此理。

《不是和谁过不去》专栏不是简单地将问题一揭露了之,而是努力透过表面现象,理性思考分析,将问题根源挖深、点透、理清,从而帮助部队拿出切实可行的整改措施。

如《集体“失语”为哪般?》一稿中指出,基层干部拿“集体荣誉感”堵住官兵嘴巴的做法,根源在于不能正确对待存在的问题,政绩观不够端正,简单地把工作成绩、单位荣誉与“没有问题”挂钩。《默许下级作假为哪般?》一文,指出这种表面上上下团结,实则掺杂了容许错误的弊端,是在搞团团伙伙。稿件还借反腐中暴露出的一些窝案现象,向更深一层探究问题根源,查找出上下级之间一旦结成“利益共同体”的关系,就会畸形发展,最终难逃崩盘的命运。《思考题缘何无人“思考”?》一稿,点出官兵对待课后思考题往往很少去思考作答的问题,从两个层面探究问题原因:一个是与教育者“重教育过程、轻实际效果”的观念有关,另一个是一些思考题本身设置不够科学合理,既无思考价值,也引发不了思考,等等。这些入木三分的剖析,令读者茅塞顿开、拍手叫好。

四、运用柔性批评方式,减少冰冷生硬

舆论监督,自然少不了批评的元素。但媒体如何开展批评、怎样批评效果更好,值得研究探讨。老子说:“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从人的本性来讲,心内也是愿意听表扬的话、不愿意听批评之语。那种火药味十足的批评,在民主生活会等小范围内,能够让人红红脸、出出汗,但若在公开的媒体上放炮,则会给人一种“火药味”,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新闻舆论监督不同于行政监督、法律监督等“刚性监督”,其本身不具有强制力,属于一种“柔性监督”。媒体在履行舆论监督职能时,从效果来讲,说“正面的反话”,比直接“叫骂”、当面嘲讽要好;问上几个“为什么”,比直接谴责要好;幽默的调侃,比火冒三丈的抨击要好。

《不是和谁过不去》专栏,依托于新闻事实进行报道评论,以客观的、理性的立场,审视部队建设中存在的倾向性问题,采取一种柔性批评的方式,给得病者从客观上寻找存在的理由,为其搭建一个下来的台阶,让人觉得这些问题的产生其实大家“都懂的”,确实到了该改的时候了。同时,给犯错者开具“绿色罚单”,在批评中蕴含着绵绵的关爱和人文关怀,更容易让人接受,收到了比刚性批评更有效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