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9期军事外宣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对国外媒体关于国防部记者会“二次建构”的应对策略

作者:■李承霖

2011年4月27日,中国国防部举行首次例行记者会。此后,在每月最后一个周三下午(后调整为周四下午)举行例行记者会。这标志着中国军方定期新闻发布制度的正式建立①,在我军新闻发布制度由专题性、临时性向常态化、制度化发展的历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2014年,国防部例行记者会首次向外国媒体记者开放,为我军争取国际话语权、树立我军良好国际形象进一步拓宽了渠道,也展现了我军以更加开放透明的姿态走向世界的自信。

总体来说,外媒对例行记者会的报道内容与中国军方新闻发布内容基本一致,能够相对客观地反映中国军方释放的信息。但是部分国外媒体在报道中存在“二次建构”现象,通过增加事件背景、筛选过滤信息、修饰解读话语等方式,对中国军方新闻发布所建构的话语环境进行再加工,重构了中国军队的国际形象与受众认知。因此,我们必须采取相应的对策。

国外媒体对国防部例行记者会的“二次建构”

中国军方通过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主动、及时、充分地发布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相关信息,回应国内外对中国军队的种种猜测和关切,是主动设置议题、进而对媒介议程的设置进行有效引导的重要方式,最终目的是树立我军良好的国际形象。新闻发布机构对所发布议题的选择、口径的设置等本身,就形成了对例行记者会的“首次建构”。

在国际传播中,引导媒介议程设置的重要性表现得更为突出。李希光、周庆安等新闻学者指出,受众能够直接经历过的事情,媒介对其认知的说服和改变相对较小;但是对于时间上间隔较长或空间上距离遥远的信息,普通受众往往难以直接获取感性经验,大众媒介凭借其传统的权威性和公信力而能够产生较强的影响②。国外媒体,尤其是西方主流媒体凭借其在国际传播中垄断性的权威地位,能够在本国和更大范围内对受众产生重要影响。

但是正如李普曼所揭示的,大众传播媒介会对新闻和信息进行选择、加工和报道,并重新加以结构化以后向人们呈现出一个“拟态环境”。国外媒体基于国家利益、媒体立场、受众需求等方面的考虑,对我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所发布的信息进行选择性地报道,将发布信息进行了“二次建构”。

国外媒体进行“二次建构”的主要手法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期内,由于传统观念和体制政策的限制,我军没有建立起新闻发布的专业渠道,并且与美军相比在传播硬件上也存在巨大差距③。特别是在对外传播方面,我军在主动发布信息上 “失声”,在面对国外媒体的负面报道时,只能陷入被动应对国际舆论压力的不利局面。同时,由于缺乏应对国外媒体的理论准备和实践经验,在信息发布的具体操作中也出现了诸如时机不准确、口径不统一、话语不严密等问题,使得一些国外媒体抓住机会断章取义地进行歪曲报道。

随着实践探索的逐步深入,我军已经建立起以新闻发言人制度为主的多样化新闻发布传播方式。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所发布的信息,成为国内外媒体报道中国军队事务的主要信息来源之一。无论是信源的权威性还是信息发布的技巧性,都受到了媒体的广泛认可。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国外媒体很难利用我军新闻发布的失误进行负面报道,转而在新闻专业主义的外衣下炮制出“二次建构”的操作手法。

信息补足,添加事件背景。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所发布的信息以事实性信息为主,一般是对具体事件的直接相关信息进行说明,较少涉及到新闻事件的背景及发展进程等补充性信息。国外媒体在报道例行记者会时,会对发言人所发布的内容进行报道,甚至会在文章中将发言人所说的话作为直接引语引用。与此同时,外媒会有选择性地补充一些具有解释说明作用的背景性信息,通过这些信息隐含的意义从负面来解构我军新闻发言人对特定事件作出的评价。印度报业托拉斯在一篇报道中对“巴基斯坦宣称购买中国隐形战机”事件进行了详细的解读,由于在记者会上发言人完全回避了这一问题,就为印度媒体在报道中添加各种信息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很容易让受众产生中国不顾国际道义、干涉别国内政、欲发“战争财”的误解。

信息筛选,忽略关键内容。参与联合国维和、海上护航行动等,是我军遂行多样化作战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在国际舞台上展现我军形象的绝佳场合。国外媒体一直对我军的海外维和行动有高度的关注热情,此类行动也是历次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的高频问题。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发布此类信息时能够注重全面性,尤其对法理依据多有强调。但是部分国外媒体却在引用发言人的话做直接引语时选择性地忽略关键的背景内容,比如报道“我维和步兵营赴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行动时,路透社仅仅说明中国军队协助联合国保护当地平民、人权工作者和相关安全任务,回避了我维和部队所承担的任务得到联合国邀请和授权这一重要事实。在“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军事扩张论”盛行的大背景下,相关重要背景的信息缺失,对于事件的合法性、正义性认知会造成负面影响。

信息修饰,混淆客观事实。新闻报道应当客观平实地呈现相关事实,在具体的新闻语言的运用上,要力求做到简洁准确,避免受众由于语义上的歧义而对报道内容的理解产生偏差。而部分外国媒体在报道例行记者会时,使用了容易产生歧义的形容词来修饰对客观事实的描述。比如报道中日海上权益之争时,《日本经济新闻》描述中国军机所进行的正常巡逻时,却使用了“异常接近”来形容中国的军机行动,这种带有主观偏见的形容词极易让人产生中国军机“不怀好意”进行挑衅的误解。此外,在涉及钓鱼岛问题上,日本媒体坚持使用“尖阁诸岛”的称呼,企图从用词上就否定中国对钓鱼岛所具有的不可争议的领土主权。这种对信息的种种修饰,会使得受众在不经意间混淆客观事实与媒体的主观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