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9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抗战时期的新闻战士洪炉

作者:■杨永革

我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总参政治部文化部工作。很幸运的是,在这里同一位抗战老兵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退休后,我们又同住北京北极寺一带成为经常见面的邻居。他就是总参政治部文化部创作员、84岁的新四军老战士洪炉同志。

洪炉笔名卢弘,1931年6月生于江苏泰兴,1944年参加新四军。参加了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和解放杭州、舟山群岛等战役,经历了抗美援朝、援越抗美战争。1994年离职休养,先后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和朝鲜军功章。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新四军研究会理事。

他经常和我说的一句话:“我是一个双枪兵”。他所说的“双枪”并非钢枪,而是笔:一支文笔,一支画笔。他用手中的笔,记录抗战故事,描绘歼敌画卷,留下了炮火硝烟。

洪炉曾给我讲过“五号驳壳枪”的故事。抗战烽火中的20世纪40年代初,新四军东进到了洪炉的家乡苏中地区,在泰兴东边打了著名的黄桥战役。洪炉的父亲郭让,在那时参加了革命入了党,不久被敌人抓捕,关进县城大牢。日本鬼子进村时放火烧了他家房子。母亲只好带着洪炉和其他3个孩子在菜地搭了个棚子住下。不久他参加了新四军,成了陶勇司令员、梅嘉生副司令员的部下。那时已是抗战后期,他当时只有十几岁,被战友们称为“小鬼”。开始,他还不在主力部队里,在家乡区委机关的侦通班。因为年龄太小,组织上就把他送到县里去学习,在那里,组织上发现他有绘画“天才”,学习结束就把他分到分区的江潮报社去“培养”。《苏中报》主编赖少其是一位与鲁迅直接交往的青年木刻家。他的著作《第一张木刻》是洪炉的启蒙教材。那时根据地内出版物制不了版,报刊上刊登的图都得用木刻,他的美术创作也就是从木刻开始的。最初,他不知道木刻是怎么刻出来的,找到一把修脚刀和能刻图章的刀,又找到一块白果木块磨平了,就在上面开始了创作。第一幅作品就反映了当年的战斗生活,并且是个热门题材。那时抗日游击队的同志,身边常带着一把几寸长的尖刀,既作为自卫武器,也用来袭击敌人,人们称它为“五号驳壳枪”。洪炉就刻画了一个新四军战士,手中握着“五号驳壳枪”,上面还系着飘带。第二幅作品《胜利反攻》,表现新四军收复日军占领的城镇,脚下踩着国民党顽军。洪炉说,因为我们不但能消灭日本鬼子,也能打败国民党军队。

洪炉还给我讲过他的“大名”第一次变铅字的故事。1944年,上海作家、30岁的楼适夷在苏中编辑杂志《生活》。这是根据地内的一本主要文学刊物。洪炉读了创刊号就给编辑部上书一封,提出了写作上的一些问题。哪知《生活》杂志在第二期就刊登了楼适夷给洪炉的公开信,抬头就是“郭洪炉同志”,真把他当成老兵了。现在想起来,洪炉说:“一位大地方来的大作家,对我这么个小毛孩儿提出的问题,认真复信进行指导,这份情谊温暖了我一生。”

抗日时期的如皋城内,文化工作十分活跃。汪普庆等同志在这里创办了“文协”和文学刊物。洪炉积极写稿,在《文综》《民间》连续发表了一批作品。其中有木刻和石印连环画,内容都是抗日故事和反对内战的。《江潮报》与《江海报》合并后改为《江海导报》,副刊叫作《人民世纪》。在那年的“六一”儿童节到来时,洪炉发表了文章《孩子的话》。不久,陶勇司令员率8纵改编为新四军1师,师文工团在与分区文工团联欢时,师文工团团长游龙找到分区文工团团长曹栓,请求把洪炉“支援”给他们。从那时起,洪炉由地方部队来到了野战军主力部队。在文工团,每天的任务就是画画,有时是大张的宣传画,内容主要是庆祝抗战胜利、保卫胜利果实等。因为个子矮胳膊短,只得在脚下垫个小板凳,站在上面才够得到桌上的纸,因此被人称为“小画家”和“神童”。

1952年,洪炉以志愿军战地记者身份参加了抗美援朝。他写作并发表了大量战地报道和通讯等文字作品,还创作了大量插画、宣传画和连环画等美术作品。

上世纪六十年代,电影《英雄儿女》轰动全国。“为了胜利,向我开炮!”英雄王成的呐喊,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形象,也影响了几代人的价值观。而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的原型就出自洪炉笔下。这个原型是在1953年4月的石枧洞北山第三次战斗中出现的。他叫蒋庆泉,是23军67师201团的一个步话机员。自《英雄儿女》公映后,洪炉就萌发了寻找蒋庆泉的念头。他先后撰写了《关于王成原型》《“向我开炮”的又一轶闻》和《呼唤“王成”:你在哪里? “向我开炮”——英雄故事后面的故事》等文章,寻找似已消失的蒋庆泉。直到2010年,洪炉才找到选择沉默的蒋庆泉。在洪炉邀请下,蒋庆泉第一次参加了志愿军老兵纪念聚会。那次聚会,蒋庆泉记下了让他感动不已的一幕。当主持人讲完蒋庆泉的故事时,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执意要起身上台。那是当年志愿军一位兵团级的首长。身旁两位助手担心老人的身体,阻拦他上台,结果90多岁的老人说:“就是死,我也要上去!”老人被搀扶上台,他把自已胸前印有“和平万岁”的纪念章摘下来,交到了蒋庆泉手中。“你是真的英雄!”老将军说。

抗美援朝战争后,洪炉到北京报考了中央美术学院,再回军队当了30多年的美术编辑,并以记者的身份跑遍了海防边防,南到海南广西、北到黑龙江大兴安岭。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洪炉先后在《解放军战士》和《解放军报》工作,创作和发表了大量美术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美术展览,代表作有《正义的怒潮》《教训侵略者》《张思德》《焦裕禄》《王杰》等。“文化大革命”中,洪炉受到严重迫害,被开除了党籍、军籍,押送回乡劳动改造,后获平反归队,先去了红军长征路,再去新疆走边防,以许多文字和美术作品记录反映了各地军民丰富多彩又艰难困苦的斗争生活,在发表和展出后获得广泛好评。

上世纪80年代,洪炉调到总参政治部文化部后又开始了文学创作,先后发表和出版了《我们十八岁》《王稼祥一生》《李伯钊传》《从“山大王”到“红太阳”》《毛泽东亲家张文秋之家》《我的“祖国”我的“党”》《洋钦差(李德)外传》《伍修权传》等。他主编的《毛泽东故事100则》被列为全国青少年读物。曾为老革命家代写回忆录多部。

几十年来,洪炉常挂嘴边的话是:一个人要“常怀感恩之心,常存感恩之情”。1991年和2015年,他回泰兴举办了个人书画展。最近回家乡应当地党委之邀,给党员干部作了“弘扬党的优良传统,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报告。虽然年过古稀,但作起报告来,声音洪亮,情绪高昂,极具感染力和震撼力,台下不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他在报告中讲述了电影《英雄儿女》的故事,告诉大家,许多英雄都默默无闻了,能被发现并被宣传出来的仅是少数,或是他们的代表。他说,人民是真正的英雄,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只要我们像全民抗战一样,始终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我们的事业就有不竭的力量源泉,就会无往而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