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9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报道员如何当好基层官兵的“代言人”

作者:■于同化

报道员大多是从基层战士中成长起来的,来源于基层,生活于基层,报道于基层。是基层生活的真实体验者和见证者,也是基层官兵表达心声的传达者和呼吁者。我的新闻报道生涯就是从连队“起家”的,从在连队写新闻调入团机关当报道员,我的生活环境和新闻报道一时一刻也没离开过基层官兵。几年的写稿经历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作为一名基层报道员,就是要善于讲兵话,说兵事,聚焦基层官兵做文章,将他们的所做、所想、所言、所需、所盼,通过手中的笔真实地表达出来,当好他们的代言人。

写基层官兵一直想说的心里话

如果说班长是介于士兵与干部之间的兵头将尾,那么报道员则是介于基层官兵与上级领导机关之间汇集信息的传话人。报道员要成为基层官兵信赖的传话人,就是要融入他们的生活,走进他们的情感世界,用心去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用手中的笔写他们想要说的话。

去年,团里组织看电影。刚一放映,官兵们就嘘声一片,有打瞌睡的,有侃大山的,还有盯着银幕发呆的。看电影本是一项娱乐性活动,为何却不受基层官兵欢迎?这让我感到奇怪。到战士中一问,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起了牢骚:每次看电影都是些陈年老片,有的都重复看了好几遍啦;看电影本是为了丰富文化生活,缓解一天训练的疲劳,应该多放映一些时代性、思想性、娱乐性强的电影,诸如《泰坦尼克号》《英雄》《魂断兰桥》等国际经典影视大片。经了解,其他单位也普遍存在这种现象。于是,我迅速采写了一篇《基层官兵对电影有“四盼”》,很快就在《解放军报》上发表出来。基层官兵在报上看到文章后都欣喜地说,稿件写出了他们想要说的心里话。政治处郑主任看了文章后,专门找到电影组长,要求他们多放些适合战士口味的影片。

有一次去连队采访,一位新战士悄悄把我拉到僻静处,向我诉说自己的苦恼。原来,他的军事素质较弱,班长每次组织体能训练时,都让他比别人练得多。他以为班长故意跟自己过不去,一时冲动当面顶撞了班长。过后知道班长都是为他好,班长还偷偷向他家里寄过钱。他很后悔当初的冲动,可一直没勇气当面向班长道歉,想让我帮他写一写。我觉得这件事还挺有意思,就以这个战士的名义写了《对不起,“狠心”班长》在《人民前线》报《兵写兵》专栏发表。后来,这位新战士在电话里高兴地告诉我,班长看了报纸高兴得不得了,还夸他是个才子呢。这让我很欣慰,能用手中的笔为基层官兵代言传话、排忧解难,挑灯夜战的艰辛也是值得的。

前年春节,我去新兵营采访一位带兵排长,刚进营区,迎面走来几个新兵毕恭毕敬地喊我“班长”,这让我很尴尬。我留心观察,发现很多新战士见到所有肩上有“白拐拐”的士官都喊班长,不管是不是班长,他们都这么叫,弄得这些不是班长的士官很别扭。这让我很有同感,因为我当新兵的时候,也习惯喊老兵为班长,这主要是由于新战士刚入伍对部队各种称谓还不懂。经过思考,我写了一篇《请不要叫我班长》的稿件很快在《解放军报》刊登出来。

基层是永不枯竭的新闻源。基层报道员就是要立足基层写新闻,把基层官兵当主角,写出他们想说的话。只要你留心观察,不难发现,很多在基层官兵身边的人和发生在基层官兵身边的事就是最好的新闻素材。

写基层官兵不好直说的牢骚话

基层官兵对部队建设有不少合理化的意见和建议,有些可能指出的是部队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他们不好直接表达出来,我们报道员要当好他们的代言人,及时帮他们反映出来。

一次,我到训练场采访,从与战士的聊天中得知,战士们对干部提茶杯到训练场的现象非常反感。到训练场就是训练,战士们都背着水壶,而个别干部却提着高级玻璃茶杯,事虽小,却拉开了官与兵之间的距离。战士们只是在背后发发议论,当面却不敢说什么。我就想,这是官僚主义作风影响官兵关系的反面素材, 怎么才能做到既写出基层战士的心里话,又在不影响单位建设的情况下解决问题呢?犹豫之际,我发现团长、政委在这方面做的很好,每次到训练场他们都自己背上水壶。灵机一动,我就从正面采写了一篇《放下茶杯背上水壶》,反映团长、政委和基层战士一样背着水壶上训练场的做法。稿子在报纸的突出位置发表后,一些爱提茶杯的基层干部看到团长、政委都背起水壶,自感羞愧。从此,训练场上提茶杯的现象没了,战士的怨言没有了,官兵关系更融洽了。

从战士的家信中,我了解到这样一条线索,列兵小李的父亲千里迢迢来到连队了解儿子在部队的表现,负责接待的连长介绍了半晌的情况,却是张冠李戴,把人和名字对错了号,弄得十分尴尬。这件事不仅伤了小李父母的心,也伤了小李的心。这位如此不知兵的干部,着实让人心寒。这件事反映出了个别基层干部不知兵、不爱兵的问题。针对这些现象,我采写了一篇题为《请记住战士的名字》的言论。稿件在《人民前线》报《触景有思》专栏发表后,在部队引起很大的反响。团党委把这篇稿子当作带兵、知兵、爱兵的活教材,在全团干部中展开教育整顿,对那些不知兵、不爱兵的干部进行了严肃批评。一些友邻部队也以此为鉴,进行了这方面的教育。

写出了基层战士不好直接表达的心里话,解决了部队建设中存在的问题,这样,报道员这个基层官兵代言人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今年初,我到新兵营采访,在与新兵聊天中了解到:有的新兵对睡在上铺不习惯,总担心会半夜掉下来,夜里睡不着,也不敢汇报。一位细心的班长发现了这个秘密,就主动与新兵换了铺,让新兵搬到下铺来。于是,我就抓住这样一件小事写了篇《班长与新兵换了上铺》的小特写,第二天,就在军区报的显眼位置加框刊出。

作为一名称职的基层报道员,不仅要把部队建设的新做法、新景象报道出去,还要把部队建设中存在的问题摆出来,把基层官兵的合理化意见和建议说出去,让单位建设在解决问题中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