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0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借外军之口传递正义和平声音

作者:■吕德胜

此次我国首次举行以抗战为主题的阅兵,邀请到17个国家派出方队或代表队来华参加,这体现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国际性,体现了对世界持久和平的追求与向往,体现了各方同中国军队的高水平合作。

因而,对参阅外军的报道,一个重要的出发点,就是通过国际性和多元化的呈现,展示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正义性质,展示中国抗战东方主战场的地位和作用,展示我们与国际社会一同维护世界和平的决心。以军报时事部国际组的同志为主体的外军报道组,在总部机关和社部领导的指导下,精心策划,提前准备,在采访机会非常有限的情况下较好地完成了报道任务。

从历史的视角寻找高度——

突出正义性质 体现纪念意义

许多阅兵报道,对参阅的人员、装备等关注较多,而对如何纪念战争关注较少。我们在策划时提出,对外军的采访,不仅要有当下的视角,还要有历史的视角;不仅要有军队的视角,还要有国家的视角。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是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进步战胜反动的伟大胜利,是世界上正义阵营对非正义阵营的胜利,是所有反法西斯国家和人民共同完成的一项壮举。只有铭记那段惨痛历史,从中汲取深刻教训,才能防止历史悲剧重演。

然而,世界上尤其是日本国内仍有一些右翼势力试图挑战我们无数先烈用宝贵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二战胜利成果,试图挑战基于对法西斯和军国主义进行正义审判基础上确立的战后国际秩序。在采访过程中,我们专门设计了相关问题,让采访对象谈对这场战争正义性的认识,以及举行纪念活动的现实意义。

在接受采访时,白俄罗斯军队方队领队格里采夫上校,专门提到习近平主席访问白俄罗斯期间,会见15名白俄罗斯老战士代表并为他们颁发纪念奖章的事情。他深有感触地表示,当前,一些人试图美化侵略历史,篡改事实真相,这必须引起人们的警惕。在应记者之邀写下参加本次阅兵的感受时,他提笔写道:“我们应当与中国人民以及其他国家一道,永远铭记来之不易的胜利,同时努力使这样的灾难永远不再重演。”不少哈萨克斯坦方队的队员表示:我们将以最佳的状态接受检阅,用我们的表现向所有为反法西斯战争作出贡献的人们致敬!诸如此类的话语,都传递出一个声音:任何试图篡改侵略历史的做法,都是不能被接受,更不会被纵容的。

在历时14年的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付出了极其巨大的牺牲,军民伤亡人数约3500万。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中国的坚持抗战,牵制了日本大量兵力,打破了德日东西合进的战略部署,也使得欧洲战场、苏联战场、太平洋战场连为一体。然而,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抗战对于世界的意义,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肯定。

我们对外军参阅官兵的第一场采访,安排在了卢沟桥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在如铁的史实面前,在确凿的数字面前,外军官兵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东方主战场的认识,变得更加清晰,更加深刻。我们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对中国抗日战争的地位如何认识”的问题,并且得到了许多相当正面的回答。

“正是由于中国牵制了大量的日本军力,日本帝国主义对东南亚的占领才没有那么早地到来,这里的人民受奴役和剥削的程度才没有那么深。”——这是柬埔寨王家军代表队领队英希上校的感言。

“中国人民为反抗日本法西斯付出了伤亡3500万人的代价,理应得到世人认可。”——这是埃及武装力量方队领队赛亚德上校的回答。

“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让我知道了中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主战场,迫使日本军国主义者投降的诸多战役都发生在中国。”——这是哈萨克斯坦武装力量方队指挥员马克萨特的观后感。

这些回答,都在我们的报道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从外方的视角烘托热度——

呈现战争背景 传递和平期望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世界和平事业的胜利。这次大阅兵,既要纪念战争的胜利,也要传达对和平的期盼。而只有在对那场战争进行深刻反思的基础上,对和平的呼唤才更加真挚,更加有力。我们在采访过程中,有意识地围绕相关国家参加反法西斯战争、抵抗外敌入侵的历史设计问题,展开对话,并使采访自然地过渡到争取和平、维护和平的主题上来。

历史上,老挝曾长期是法国的殖民地,二战中又遭到日本的侵略,反抗侵略、争取独立是老挝人民的一贯追求。老挝人民军代表队领队伟来鹏上尉表示:“来到中国参加阅兵,表明了我们反对战争、热爱和平的态度。”

“战争给人类带来了毁灭性灾难,战争让人们更加明白和平的重要。”墨西哥武装力量方队的21岁女队员丹妮艾尔讲述了本国参加二战的历史后说,这次阅兵是为了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也是在提醒人们,不能让战争重演。

塞尔维亚地处“欧洲火药桶”之称的巴尔干半岛,二战期间,英勇的塞尔维亚人民为了保卫家园,同德意法西斯进行了不屈的斗争。塞尔维亚武装部队方队领队乌卡杰洛维奇表示,“我们来参加中国阅兵,是想以此唤醒人们的记忆,与中国一起铭记历史,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和平从来不是无代价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是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以血的代价换来的。人们也由此认识到,在对战争进行深刻反思的同时,必须建设强大的保卫和平的力量。柬埔寨王家军代表队领队英希上校表示:“佛教的教义推崇和平,主张宽恕,但如果有外敌入侵,我们一定会拿起武器,奋力反抗侵略。”白俄罗斯军队方队队员伊伏加尼说:“胜利是用鲜血换来的,必须维护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事实上,如果说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对许多外军官兵是一场补课的话,那么这次采访对记者和报道组的同事来说,也是一场补课。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的官兵,都向记者谈到当年他们的军人和中国军民一起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历史。记者也是在采访中才知道,白俄罗斯在卫国战争中不足1000万的人口,牺牲的就有235万人;曾发生大屠杀惨案的村庄哈丁,则成为俄语中“被焚毁的村庄”的代称。此外,二战中参战的埃及劳工、曾参加对日作战的墨西哥“阿兹特克之鹰”部队等之前不大为人所知的史实,也都在我们的相关文章中得到体现。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不仅较好地体现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主题,也激发了外军官兵的情感共鸣,增进了中国与世界其他爱好和平国家和人民的理解与相互支持。

从个体的视角传递温度——

突出国际特色 搭建友谊桥梁

蓝的像海、白的像雪、红的似火,着装不同、肤色各异、人数不等的外军官兵,踏着和中国军队同样的节拍,庄严前行。阅兵分列式上,来自五大洲17个国家的军队方队和代表队近千名官兵,高举本国国旗、军旗,依次通过天安门广场,精神抖擞地接受检阅。

为体现出阅兵报道的国际性,展现各自国家和军队的特色,我们在版面设计上,将各国国旗、英文名称、方队或代表队名称等元素有机组合在一起,放在每篇文章的上面,既美化了版面,也起到提示和方便阅读的作用。同时,我们事先设计的外军官兵代表题写阅兵感言版块,也成为此次报道的一大亮点。不同的文字与各国的国旗、官兵的照片放在版上,很好地体现了纪念活动的国际性。

外军官兵既为铭记历史而来、为守卫和平而来,也为增进友谊而来。对外军参阅部队的报道,“友谊”也是一个关键词。而在呈现手法上,我们则努力做到宏观与微观兼顾、官方与个人并重。

在宏观层面,习近平主席与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的互访,汶川地震时巴基斯坦将全部战略储备帐篷捐赠给中国,中国国防部在塞尔维亚遭受严重洪涝灾害时向其提供紧急军事物资援助等官方层面的友好交往,都在文章中有所体现。

微观层面的交往,体现在“有温度”的细节上。中方专门为墨西哥方队陆军分队指挥官阿罗尼斯中尉准备生日蛋糕、巴基斯坦方队海军军官阿萨德向记者请教中文“巴铁”的含义、塞尔维亚官兵全员参加中方组织的书法和武术讲座、老挝队员利用吃饭等时机学习汉语……这些细节,使我们的报道更加立体丰满,更容易“走心”。

增进友谊,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增进彼此的了解。我们的记者通过细致的采访、客观的介绍,将许多鲜为人知的情况呈现在文字中,从而增进了读者对相关国家和军队情况的认识。比如,根据斐济传统,身穿礼服的仪仗队员是一定不能戴帽子的,否则就是不敬。他们礼服的红色上衣寓意先辈们为赢得和平付出的鲜血,下半身的苏鲁裙则是斐济传统正装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再比如,瓦努阿图是太平洋战场的重要部分,美军的很多部队都是从这里踏上反击日军的最前线,二战结束后,美军战时使用的许多装备,都被倾倒进大海之中。而该国并没有正规军队,只有警察、机动部队和一些内卫队员。这些情况,都是之前不大为人所知的。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时事部国际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