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0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突出非典型人物的典型性

作者:■张永红

重视典型报道,是我军新闻宣传的一大特色,尤其是一些典型人物报道,像董存瑞、黄继光、雷锋等,更是以其鲜明的时代精神,在不同历史时期大放光彩,对受众发挥过重要的教育激励作用。可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种新的人物报道形式,开始在各媒体悄然涌现,并受到受众的广泛好评。

这种人物报道形式,不再将报道对象局限于典型人物身上,也不再过于强化人物报道的教育功能、教化功能和政治功能,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一些“草根人物”身上,注重挖掘具有普通人物性格情感的内在潜质,展现和解读散发于普通人身上的人性光芒,从而拉近与普通受众的心理距离,增强人物报道的感染力,激发普通受众的心理感受,达到与受众的心灵沟通与共鸣,以启发人们思考和感悟。这样的报道,被称为非典型人物报道。

非典型人物报道,不再将典型人物作为报道对象,并不是说可以不讲人物的典型性。典型性,是新闻作品的基本属性。没有典型性,就没有新闻性。非典型人物报道,作为新闻报道的一种特殊形式,仍然要强调人物的典型性。只是与典型人物相比,这类人物的典型性可能更隐蔽、更具普遍性,不会轻易被人察觉和发现。因此,要突出非典型人物报道的典型性,在素材选择和写作技巧方面,可能会要求更高、难度更大。结合近年来的采编实践,笔者感到,突出非典型人物的典型性,需要在以下10个方面下点功夫。

1.写出特征

每当提起周围熟悉的某个人,我们都会想到他的一些个性特点。比如,这个人性格比较开朗、这个人比较、这个人做事比较干练等等。可当我们去写这个人物时,关注的往往是其怎样爱岗敬业、怎样助人为乐、怎样无私奉献,立了多少功、受了多少奖。如果你想要的这些东西很多、很典型,你就会感到这个人的事迹过硬,有写头;反之,就会很失望。其实,这是在以典型人物的视角去审视非典型人物。

写人物,当然要写事。但需要弄清的是,究竟是为写人而写事,还是为写事而写人。我们之所以会陷入人物写作的误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把每个采写对象理想化了,觉得这个人既然要宣传,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应该不食人间烟火,没有七情六欲,哪儿都先进,哪儿都出色。这样的人,现实生活中不敢说没有,但起码是很少,要么怎么称得上“典型”呢?写这样的人物,尽管事迹很全面、很过硬,但不一定就好写。因为,人物留给我们的都是事、不见人,即使写上十万八千字,还是只见事、不见人。人到哪里去了呢?我想,应该是被淹没在无穷无尽的故事里了。

2.写出矛盾

最易体现人物个性的地方,往往是人物面临矛盾时的态度和选择。同样一件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选择。这种选择,越离奇,越不同寻常,越能体现人物的个性特征。特写《兵堆里滚出来的宣传科长》的主人公王建波,在面临岗位转换时,就作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炮三营需要一个车管助理,营长盯上了王建波,专门找他做工作。这营长是个“老基层”,做工作专往心窝里捅。他说:“你看,你和连长任职时间一样长,调职总有一个受影响。这车管助理不受限制,干得好,原地不动就可调副营。”好话说了一箩筐,王建波就是不愿离开兵。

在个人进步面前,他选择放弃,尽管没直接提他与兵、与基层的深厚感情,但这种情感始终浸透在故事的叙述中。

3.写出故事

写人物要善于讲故事,清楚通过故事要展现人物的哪些特征。有的记者讲故事就像聊大天,想到哪儿讲到哪儿,海阔天空,听着很热闹,但内容已跑出十万八千里。其次,要符合普通读者的思维习惯,把故事的基本元素、因果关系、新闻背景等交待清楚,不仅告诉读者发生了什么,还要通过必要的背景材料、严密的逻辑思维等,尽可能多地帮助读者了解新闻事实。第三,要有一个好的表达形式。看看从哪个角度讲,用什么样的结构形式、什么样的语言风格讲,能把故事讲得明白好听。通讯《“三西”扶贫记》在写一位人物时,先写了一段民歌“花儿”,接着是一个场景: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一个粗壮的汉子立于坡上,脖子一挺,一声长吼,一曲“花儿”拔地而起。

这汉子,就是定西市临洮县阳屲村党支部书记、当地著名“花儿”歌手瓦广吉。

从这里可以看出,人物不是被记者“推”出来的,而是自己“走”出来的。出场时,他带着“道具”,有歌声,有画面,有人物独特的“范儿”。这样写,就比较活,不会太死板。

4.写出人性

人性有特定的社会历史属性。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历史条件,都会对其产生重要影响。要体现人物、尤其是非典型人物的人性,就要善于发现人物身上的时代痕迹,挖掘蕴含其中的时代特征。就人物本身来说,人性还表现在世界观、价值观、文化熏陶、社会家庭教育等各个方面。对同样的事情,不同经历、不同职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会有不同的态度和反应。人物的人情味,也需要通过人性去展现。通讯《宣传部长周恩义》写他宣传武装部长丁凤岐时说:“这样的干部不宣传,宣传谁?”他提笔就写推荐材料。写到情浓处,他写不下去了,放声痛哭,泪水把稿纸打得一片模糊。他抹抹眼睛,边哭边写,一口气写了4份报告。

5.写出细节

非典型人物的典型性,大多隐藏于细节。抓住表现人物特征的细节,就向通讯成功迈近了一步。有篇通讯在写当地干旱时,这样写道:

草长得太短,驴只好把嘴扎到地皮上去啃,结果下嘴唇都被坚硬的地面磨掉了,嘴肿得像水桶粗。渴极了的牛嗅到了水的气味,挣脱了缰绳,追着政府的送水车一路狂奔。水盖刚打开,几只麻雀自天而降,一头扎进水桶,溺水而亡。

这段话没用一个“旱”字,就将当地的旱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6.写出底蕴

底蕴是指蕴含人物自身的内在才智和功力,是指人物本身所具有的思想文化的积淀。一篇非典型人物通讯,要写出深度、写出特征,就要力争写出人物背后的内在底蕴。通讯《洒落在戈壁大漠的守边故事》,在描写守边故事的同时,将故事作为军营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来描写。譬如:“军营是个生产故事的地方。有军营的地方,就会有故事。”在描述边防军人特有的故事情结时写道,“这些故事不仅仅是一些故事,还承载着一代代边防军人的情感与寄托,是官兵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这样就步入“跳出故事讲故事”的更高境界。

7.写出情趣

普通人的生活中,时时处处充满着有情调、有趣味的东西。我们在采写非典型人物时,应注意把这些东西表现出来,使作品更接地气,更加贴近生活。通讯《硬汉张勇》就注意了人物情趣的表达。比如:

有人说,张勇是属汽车的,加上油就能跑。这话对不对且不论,反正只要让他吃饱了,啥事都好说。去年“五一”,团里举办军事运动会。最后一项比赛是万米长跑。比赛开始前,连长问张勇:“吃饱没,给咱跑个第一回来?”张勇拍拍胸脯说:“放心吧,连长,6个馒头下肚了,问题不大。”连长见状,心里有底了。张勇果然弄回个第一。像5×10米折返跑、400米障碍等项目,更是不在话下。只有单杠引体向上,比第一名少拉了两个,可他还撇着嘴不服气:就他那动作标准,我再拉10个也没问题。

8.写出画面

写人物,离不开必要的场景描写。有篇通讯在描写宁夏西海固的西北风情时,首先给读者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

这是六盘山下一个风沙弥漫的黄昏。70多年前,一个孤独的青年在西北高原上踯躅前行。突然,身后传来了略带嘶哑的“花儿”,是那么的忧伤,这是车马店女掌柜五朵梅在为他送行。

这个青年,就是后来蜚声遐迩的“西部歌王”——王洛宾。

9.写出悬念

设置悬念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读者阅读。这要求我们在谋篇布局时,打破直线式的叙事形式,多用倒叙、插叙的叙事方法,多采取跳跃式结构,以求产生悬念,使作品整体精彩绝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让读者津津乐道、拍手称快。有人甚至提出,在特写作品中,每1500字左右就应设置一个悬念,因为这么长的篇幅容易使读者产生阅读疲劳。

10.写出表情

面对同一件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表情。这些表情差异,折射的是人物性格、思想观念、人生态度、生活阅历、心理感受等方面存在的差异,对展现人物特征、反映人物心理变化等,都有重要意义。一些人物通讯之所以千篇一律、毫无个性,就是忽视了人物表情的描写。

有篇通讯在写一位老人执着种树时,有这样一段描写:

我们问:种一棵死一棵,有意义吗?

老人忽然掩面痛哭:“种不活树,死了我也闭不上眼。”

火花又在他眼中闪动:“听说今年就能把洮河水引来,树就能活了。”

尽管万般不忍,我们还是不得不告诉他:距离太远,引洮工程不知哪年才能引到你的山上。

他的眼神顿时黯淡了。

但他又抬起头:“老天爷总会下雨的……”

其中的“老人忽然掩面痛哭”“火花又在他眼中闪动”“他的眼神顿时黯淡了”“但他又抬起头”几处表情描写,可谓点睛之笔。几个表情变化,将老人百折不挠、执着种树的形象勾勒得栩栩如生。

(作者系战友报社三编室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