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0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媒体融合时代典型人物宣传新范式
——以军媒“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典型宣传为例

作者:■周均 颜士强

由于新兴媒体的广泛普及和运用,当今世界迈进信息爆炸时代,无论是在现实社会还是虚拟社会,信息在纵向和横向上都呈现出几何级数激增和膨胀,“超载”特征极为明显。与此同时,这些信息并非是“清一色”的正能量主旋律,有龙蛇混杂,有泥沙俱下,更多的是一些非理性、情绪化、负面性的嘈杂之音。打开报纸或电视,尤其是网络,各种负面新闻、问题新闻层出不穷。与此相反,从属于军事新闻的军事典型人物宣传,在中国新闻报道事业中本来就势单声弱,在浩瀚的信息海洋中更如同沧海一粟。所以,类似“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典型报道这样的主流声音,时刻面临着被巨量化、复杂化的社会信息冲刷、湮没、覆盖的危险,报道效果受到削弱自不待言。

从媒体层面看,单向的说教惯性极易引发多元的价值追求

长期以来,我国的媒体在“正面宣传”的指导思想下,过多地强调典型报道的导向性和社会教化功能,赋予典型人物过多的优秀品质,使其偏离了真实性,结果典型报道最终离受众越来越远,使人不愿问津,正面宣传最终没有取得正面效果。就目前形势而言,这种只注重用正面典型话说的传播行为,还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延续性。与此相对的是,随着国家大门的徐徐打开以及军队改革的渐次推进,部队兵员结构得以深刻调整,一大批深受社会多元价值熏陶的有志青年参军入伍,尤其是“90后”“95后”官兵,他们无论是生活背景还是文化水平都与以往的官兵大相径庭,其个性意识、自主意识、独立意识空前觉醒,对于灌输特征明显的教育内容并不“感冒”。故此,相对于一些有趣的社会新闻,军事典型报道优势明显不足,更多官兵对其持有一种敬而远之的心态。

从受众层面看,转型中的媒体容易使典型人物报道边缘化

截至2015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68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8.8%,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人群占比提升至88.9%。 由此可见,移动互联网和移动终端成为人们最主要的接触媒介已是不争事实。然而,我军典型人物宣传最主要、最权威的依托平台是以军报为代表的传统媒体,从这个角度来看,军人典型报道部队以外的受众极易流失。而从部队内部官兵受众来看,尽管部队对移动终端使用有诸多规制,但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之后,各单位秉持“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的原则,开始放宽手机特别是智能手机的使用。这一改变势必使青年官兵减少对传统纸媒的依赖,军事典型人物宣传的效果也会因此而受到削弱。

媒体主动应战的“局域呈现”

随着我军新闻宣传事业的蓬勃发展,军事典型人物宣传无论是在内容上、形式上还是效果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尤其是面对近几年出现的微博、微信和移动客户端等新兴媒体形态,表现出来的不是早前的“鸵鸟心态”,而是勇于面对,倾向于“联姻”“共赢”的包容心态。在军事典型人物宣传中,某些方面开始跳出传统模式的泥淖,逐渐适应新形势的报道规律,呈现出“局域呈现”的特点。

对象选择注重完备性。随着社会利益分配的多元和价值选择的多样,典型报道在选取典型时逐渐突破了传统“高大全”模式和一好百好的模式,典型的选择走向了多元化的价值评价体系。 在《解放军报》对“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典型报道中,这一特征体现得尤为明显,对象选择覆盖面非常广泛,人物个性也各有千秋。军报在多个版面开设专栏,登载相关系列报道。比如“点赞新一代革命军人”系列、“践行强军目标,做新一代革命军人”专栏、“向习主席报告·老红军老八路的心里话”专栏等等,这一系列专栏都是紧紧围绕典型人物展开报道的。值得一提的是,典型并非面面俱到,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道德分别体现在不同英雄人物身上,而不是全部强加于一人。

角度趋向注重新闻性

既往的宣传思维回归新闻逻辑,乃是新形势下军事典型人物宣传一大进步。其特征主要表现在两方面:

一是对时效性投入更多注意力。传统的典型报道往往是遵循“通稿”模式,而后层层“转发”,这样就带来两个问题:时间延误,或人物千篇一律。“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典型报道则完全不同,所有典型基本上都是新近进行挑选报道的,而且是“由下至上”式的报道,使得人物个性鲜明、有血有肉,满足了广大受众的心理需求。

二是对持续性投入了更多注意力。“我们的传播要适应于受众所能接受的速度。我们要进行一个典型人物的报道,要讲究时机和计划,不能无视受众的承受能力而进行疯狂的轰炸式报道。” 基于此,“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典型报道在节奏上摒弃了“毕其功于一役”的传统思维,而是有计划、有步骤地推出系列报道,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和感染受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