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0期全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网上亮剑: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作者:■姜兴华

习近平主席明确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这是基于当前互联网发展对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提出的新挑战作出的科学判断。探索应对涉军网络敏感舆情新路,进一步增强网络舆情应对能力,切实掌握舆论引导主动权,打好网络媒体舆论斗争主动仗,在敌对势力网上舆论的围追堵截中“杀”出一条血路,对于作为我军舆论战专业力量的中国军网、国防部网站等军队新媒体来说,已是背水一战,容不得有半点犹豫。

2015年5月以来,解放军报客户端(以下简称“军报客户端”)等新媒体策划推出的“缅怀英烈”“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与“全民国防教育”等重大选题的百余篇原创稿件,以亲民、阳刚、厚重等特点,凸显解放军报社新媒体的权威性,体现了军队新媒体发展新趋势。这对推动我军媒体融合发展,提高网上舆论斗争综合能力,提出了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也印证了我党我军在战场上坚持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方针同样适用于舆论战场。

互联网如深谷中的江水暗流涌动,网上舆论斗争既是一场持久战,更是一场攻坚战

军报客户端今年“六一”儿童节推出的《童心你还有木有》,通过全媒体传播形态,使古今战场上的军人(卡通)形象妙趣横生、队列方阵威武直观、励志言辞悦耳养眼;《春天在哪里》的儿歌温馨满满,让人耳目一新。这些作品,用“童心”二字拉近了与受众的距离,老少皆喜爱;以“童心”为核,用军事素材为之做配料,内涵更丰富;靠“童心”相关的图、音、频、文等多媒体形态,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其突出的是“亲民”理念,强化了传播效果。这是新媒体之优势,也是传统媒体办新媒体的难点所在。

“六一”前后军报客户端还推出多个类似专题,如纪念董存瑞烈士牺牲67周年的《5·25:我爱我的选择》,通过立体再现英雄舍身炸碉堡瞬间壮举,使民族大义、革命英雄主义等大道理变得亲切可信。这正是军报客户端一个个老题材能在网上引起围观的重要原因。

军报客户端等传播方式的转变,也是网上舆论斗争策略的转变。目前军地的一些权威媒体,频频用“新媒体视角包装传统题材”,用意也在于此。笔者由此想到,军队新媒体对类似老少皆宜的宣传题材,如李心田的小说《闪闪的红星》等儿童名著,以及反映黄继光、邱少云、王杰等英雄事迹的连环画等读物,也这般制作,应当会有更好的传播效果。其他受众面相对窄的题材,如党史军史特定问题的宣传、军事知识推介等,亦可如此加工、整合与包装。这除了能吸引更多受众、扩大影响,更是充分发挥军队新媒体独特作用,抢占网上舆论斗争主动权的必然选择。近年网上质疑狼牙山五壮士、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的现象,尽管背景复杂,但我们除了要在“正面战场”针锋相对,更要通过类似的“软传播”,争取更多受众,尤其是争取“中间派”网友。这样,坚持正面英雄史观的人会更多,舆论引导的主动性自然也会被我们掌握。简言之,真正的针锋相对,不是你来我才往,而是有备而至的“早出手”与“常出手”。

这样做,实际上也是我党我军在战场上坚持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方针在舆论战场的充分体现。2015年的国防白皮书专门在“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部分明确提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毛泽东同志早在井冈山总结军事斗争经验教训时就提出这一方针,后来在舆论战中也把这一方针运用得炉火纯青。1944年针对国民党对我党的舆论封锁和歪曲宣传,中央邀请中外记者到延安等地采访,毛泽东请记者到包括保育院等看似不起眼的地方采访,主动向记者介绍各方面情况。尽管后来国统区记者的稿件刊发时遭到粗暴删改,但客观反映我党我军现状的报道被《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传播后,引起西方广泛关注,也因此让更多国内不明真相的受众站到我党一边。那些当时引起强烈反响的报道,如福尔曼的《来自红色中国的报道》、斯坦因的《红色中国的挑战》及爱泼斯坦的《中国未完成的革命》等,不是在文中直面论战,也非直接批驳国民党的不实言词,而是正面呈现解放区祥和的气氛——农民田间地头劳作、中共领导人的朴实无华(如毛泽东捡块小石头给斯坦因垫桌子脚)、孩子们的欢歌笑语等,起到了正面交锋起不到的作用。

海湾战争以来的历次现代局部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舆论轰炸”中,同样把“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作为重要战法。利比亚战争中,北约录制的所谓宣传片,将自身武器装备情况,以及战舰上参战人员做战斗准备,如发射弹前的操作、对话等,配上音乐,通过媒体立体呈现出来,给对方军民起到了极大的威慑作用。

这启示我们:军事战场上的舆论战目标相对明确,很多是有备而战;而互联网上的舆论较量,如深谷中的江水暗流涌动,充满变性,我们不能总是等着对手攻击才接招,这本身就很被动。网上舆论斗争,既是一场事关转变舆论传播力生成模式的持久战,更是一场始于足下的攻坚战。面对当前历史虚无主义、抹黑我党我军形象的复杂舆情,我们必须主动“亮剑”。类似军报客户端《5·25:我爱我的选择》和军报微博、微信用新传播形态正面反映党史军史和军人形象的作品,即是“主动亮剑”的最好体现。

否则,见招接招,疲于应对,与一些网上“无赖”一上来就正面交锋,拉开架势批驳,是抬高了对方,让其在网友围观中廉价“推介”了自己。这如同一个街头混混嚷嚷着要和拳击高手过招,高手一怒之下即出拳,虽赢得了几声喝彩,但对自己而言是零和博弈,对小混混来说却是双赢,即赢得了和高手同台比武之荣耀,虽败亦胜。如果我们也如此,说白了等于是在用自身的优势给对手做广告。

如今我们已经进入微时代,微博、微信、微课等无时不在影响着人们的价值观。正面宣传是我军优长,我们最需要的是适应互联网时代的传播方式,把“媒介变成产品,将受众当成用户”,让更多网友乐意接受我们的“产品”,形成以良性互动为主的态势。从受众到用户的转变,就是要由模糊的、缺乏具体对象的大众营销,变为提供具体清晰的、个性化内容的服务,定点传播。互联网思维第一位的就是用户思维,得用户者即得天下。媒体融合也好,提高舆论传播能力也罢,最关键的就是集聚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