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0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百团大战中八路军的宣传斗争

作者:■张磊

百团大战是抗战期间中国共产党主动出击日军最大规模的战役,八路军不仅成功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快速灭亡中国的企图,增强了全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有力的支持了国民党的正面战场,而且还与日军以及国民党政府展开了舆论上的较量,利用多种方式激励军心民心,瓦解敌方战斗意志,营造有利于己方的舆论环境,充分地发挥了新闻舆论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使得战时宣传成为配合军事打击的“第二战场”。

主动发出己方声音,抢占舆论“第一落点”

兵马未动,舆论先行。抢占舆论的制高点是舆论战的重要战法之一,在舆论斗争中,先入为主,主动出击,形成强大的利于己方的声势,才能使得自己把握主动,控制整个战争的舆论进程,进而服务于正面战场上的军事打击。

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战争的性质在很大程度上关系着民心和舆论的向背,影响着战争的局势。1940年7月7日,百团大战前夕,中国共产党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抗战三周年纪念对时局宣言》,宣言指出,日本“企图用封锁我国际交通线,向我正面进攻及举行天空轰炸等加重压力与加重困难的办法,达到其分裂中国内部,逼迫中国投降之目的”,“现在是中国空前投降危险与空前抗战困难的时期”,号召“全国应该加紧团结起来,克服这种危险与困难”。于是,八路军总部才决定将酝酿成熟的破袭正太铁路的设想(即百团大战的前期战役)付诸实施。宣言有力地揭露了日本侵略中国的手段、企图和罪行,阐明了发动正太战役的原因,号召中国人民加紧团结起来共同应对困难,这一宣言实际就是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前的檄文,在赢得国内外舆论支持和团结民众上有着重要意义。

同时,百团大战中,八路军还注重利用“意见领袖”来主动传递声音。众所周知,意见领袖是重要的信息源,对舆论有着极大的影响。百团大战接近尾声时,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和政委的聂荣臻主动接受了根据地《抗敌报》的采访,在采访中,聂荣臻指出,“百团大战是一个主动的进攻战役”,“使得日军在华北的主要铁路公路受到广泛破坏,井陉煤矿被彻底破坏,沉痛打击了日军的‘囚笼政策’、治安肃政、以战养战等阴谋计划”,作为战役的主要指挥者,聂荣臻具有信息的优势和较高的群众认同感,通过他向民众们讲述了百团大战的战况、特点以及意义等内容,加深了民众对于百团大战的认识,也极大的影响了社会的舆论,有效地提升了八路军在百姓中的威望。

运用大众传播工具,开辟战役“第二阵地”

大众传播媒介的传播范围广、速度快、影响大,在影响受众的情感、动机、判断和行为上有着重要的作用。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高度重视对大众传播工具的使用,充分发挥宣传在影响受众思想上的功效,利用大众传播工具,形成了战役中的“第二阵地”。尽管当时的技术、设备等还较为落后,但八路军积极运用有限的传播资源,使得大众传播媒介的功能得以凸显。

作为传统的传播工具,报纸对技术和设备的要求相对较低,在百团大战对外宣传中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晋察冀边区党委的机关报《抗敌报》对战争的进程、性质、意义等展开了连续的报道,向读者告知了战争的情况,揭露了日军的侵略行为,并报道了八路军英勇的反侵略斗争,赢得了根据地人民的支持,为战争的胜利营造了良好的舆论环境和民众基础。

同时,1940年8月,百团大战伊始,八路军总部就根据彭德怀、左权的指示开始编辑《百团大战要报》,每日编3至5号不等,到12月上旬,共编发近400号,除了呈给相关部门阅外,这份报纸还在群众中广为流传。同时,中共中央机关报《新中华报》在头版刊发多条关于百团大战的消息,并以《八路军在华北反扫荡的百团大战》为题配发社论,扩大了百团大战在民众中的影响力。

同时,中共还注重展开对国统区民众的舆论宣传。抗战时期,《新华日报》是共产党在国统区公开发行的唯一一张机关报,也是向国统区民众宣传共产党政策的重要阵地。百团大战前,中共中央邀请了《新华日报》记者陈克寒驻在八路军总部,专门负责百团大战的新闻报道,通过其系统全面的连续报道,向国统区民众宣传了百团大战中八路军对敌作战的英勇事迹,加深了他们对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认识。同时,八路军积极联系国统区的其他媒体,《大公报》《新蜀报》《新民报》《力报》《国民公论》竞相刊载百团大战消息,各种广播电台也纷纷发表消息、评论,扩大了百团大战的影响。对媒介的有效使用,扩大了信息的传播范围,影响了舆论的倾向,为战争营造出了良好的舆论环境,也成为八路军取得百团大战胜利的重要保证。

努力争取军心民心,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得民心者得天下,军心民心是决定战争胜利的重要条件。八路军在动员民众,激励军心上颇下功夫。在争取民心上,八路军主要运用了动员的方式。百团大战前,根据八路军总部的要求,晋察冀军区、129师、120师等单位对战争地域的敌情、地形、工事和居民等情况进行了侦查和调查,对作战地区的群众进行了战前动员,地方政府大力组织动员群众,积极准备各项支前工作,形成了对敌的整体合力。

除了激励己方军心,赢得人民的支持外,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还使用了较多的技巧来争取敌心,如使用人道主义的怀柔政策来感化敌方,从而影响日本士兵及日本人民转变了对待八路军的态度和情感。这一手法首先表现在优待日军俘虏上,日本士兵受军国主义思想荼毒严重,被俘后不少士兵选择自杀身亡,但有部分士兵被俘后,八路军向他们阐明了日本侵略的非正义性以及中国抗日的正义性,并在生活上受到了八路军的优待,与日本侵略军对待中国人民的举措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正是这种道义上的力量使得八路军赢得了不少日本被俘士兵的信任,并将其感化,不少士兵表示愿意不再为战,并有部分士兵甚至表示愿意加入八路军。其次,战争中的一些细节也深深触动了日本民众情感的神经,改变了日本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1940年,晋察冀军区中央纵队负责破袭正太路娘子关徽永段和井陉煤矿,破袭战获得全胜并全歼敌人,战士从战火中救出了两名日本小女孩,尽管当时中日矛盾尖锐,但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下令对孩子加以妥善抚养,并送她们返回日本,还特地附送了一封致“日本军官长、士兵诸君”的信,信件中强烈谴责了日本军阀的专制,将日本人民和日本军阀分割开来,号召日军官兵与中国人民一起,共同反对侵华战争,信没有封口,为的是经手的日军官兵都能看到,极大的感染了日本民众,这也是对日宣传战的重要手段。

根据战局进程需要,因势利导转换策略

百团大战前后,八路军根据战局的需要,及时采取反应,分析国际国内舆论的进程和动向,不断变换舆论斗争的策略,有所侧重的与敌方展开舆论上的较量。

抗战时期,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中华民族与日本侵略者之间的矛盾,尽管这一时期国共处于第二次合作时期,但蒋介石仍希望能在全国实现其独裁统治,掀起了数次反共高潮,对此,共产党则予以了有力的回击,其中一个重要的手段即是运用民众的舆论展开与国民党的斗争。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粉碎了日军的扫荡,给日本侵略军以有力的打击,打破了其“囚笼政策”,击碎了敌人以战养战的阴谋。1940年12月,经过3个多月的艰苦奋战,百团大战取得了圆满的胜利,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并未因此沾沾自喜,而是理性的分析了当前的形势,抓住时机展开与国民党反动派的舆论斗争。战争结束后,毛泽东、朱德等中共领导人致电彭德怀,指示百团大战对外不要宣布结束,其原因在于百团大战的胜利,极大的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和威望,表明八路军已成为抗日的中流砥柱,对外不宣布百团大战的结束,就可以利用百团大战的声势和民众的舆论抵制蒋介石的反共行动,为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发展赢得了时间。

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的宣传斗争策略十分有力,取得了明显斗争效果。但细细观之,也可以发现其宣传工作中存在的一些缺憾。如对信息的发布及战时新闻管控方面还存在一定的不足,有些时候未能对新闻媒体的报道进行严格认真的审查,导致一些战斗计划提前泄露,影响了战争的进程。1940年,在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抗敌报》第35期9月22日的社论中,无意间将百团大战第二阶段八路军的进攻计划泄露,导致日军集结兵力南援,使涞灵战役中我军陷入被动,所幸晋察冀军区及时发现这一情况,及时调整了策略,尽管八路军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但这一教训值得铭记。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研究生队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