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0期佳作赏析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于无声处听惊雷
——《今夜,军舰都到哪儿去了》赏析

作者:■曲延涛

“用真实具体的事例、有血有肉的人物、引人入胜的情节,用富于时代感、现实感的新闻语言和细腻鲜活的表达方式把中国故事讲得愈来愈精彩,让中国声音愈来愈洪亮。”这是中宣部2014年12月在全国新闻战线开展走转改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行进中国·精彩故事”专题会议上提出的要求。

第25届中国新闻奖网络专题二等奖获奖作品“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南海纪行”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深刻领会和贯彻了这一要求。专题代表作之一《今夜,军舰都到哪儿去了》视角新颖、立意高远、内涵深刻,作者通过挖掘出的一个个小故事,勾勒出今日中国军队的“新常态”,展示了时代的发展和人民军队坚定有力的前进步伐。

意在笔先,趣在法外

站在时代高度抓住强军主题

古人讲“意在笔先,趣在法外”,又称“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

这里的“意”就是文章的核心和灵魂,立意的高下,动笔之前就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作品的优劣。而文章的立意从根本上说不是技巧问题,它是作者思想境界、认识事物能力的体现。

2014年南海形势持续升温,一些国家继续挑起事端制造南海紧张局势,美国继续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深度介入南海争端。菲越美日为了达到各自目的加快在政治、军事、舆论和法理方面的协调与配合。南海局势波谲云诡,并成为整个中国周边地区的矛盾焦点。在这种大背景下,坚守在保卫祖国海洋权益最前线的南海舰队官兵的情况如何,无疑成为关注的焦点。

新闻的“富矿”永远在一线。2015年元旦前夕,作者来到南海舰队某军港码头,就是要看看,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驻地,我们官兵的训练、生活、战斗力以及精神面貌究竟怎样?采访期间,作者听到了许多动人的故事,拍下了不少有价值的画面,但最终却被这样一幕场景触动:

绵延长达数公里的军港静悄悄、空荡荡,竟然没有几艘军舰。长长的码头上,连水兵也看不见几个。放眼望去,远处的民用港湾停满了归航的渔船。

2015年正向我们走来,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了。此时此刻,身后的繁华都市火树银花,霓虹闪烁,人们正欢聚在广场、酒吧,家家户户斟满了飘香的美酒,回荡着合家团圆的祝福声……

站在军港码头,眺望军舰消失的航迹,记者心中遐想无限。原以为在这辞旧迎新的夜晚,这座号称“十里军港”的码头上停泊的战舰一定是头尾相连,密密匝匝,水兵们开联欢会、组织体育竞赛,军港之夜欢声笑语,分外热闹。

如今,满港战舰仿佛和那些往昔盘旋飞翔在军港里的红嘴鸥一样,都不见了踪影。

今夜,军舰都到哪儿去了?

是啊,面对这一幕场景,你会怎么想?是视若无睹,还是浮想联翩?

鲁迅先生曾说过:从喷泉里出来的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是血。意思是说,不同的人,由于思想感情不同,写出的文章,立意自然就不一样。

而作者由这样一个疑问,问出了文章的立意来:人民海军伴随国家的发展一天天强大起来,正伴随国家前进的脚步,一天天走向世界海洋大舞台。

这一立意既体现了时代特征,又与当前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主题,与习主席反复强调的“能打仗、打胜仗是强军之要”紧密相扣。如此立意,不但有深刻的思想和内涵,更能给读者以积极的启发和鼓励。

布局谋篇,匠心独运

横看成岭侧成峰

我国著名报人徐铸成曾说过:“新闻记者就像一个高明的厨师,要把精心采访得来的素材精心‘烹制’后再献给受众。”因此,徐铸成先生把新闻学叫作新闻烹制学。

新闻报道主题选得好,立意也不错,可如果谋篇布局的写作形式呆板,套数老旧,也容易写成了无新意的 “新闻八股”。

《今夜,军舰都到哪儿去了》一文布局谋篇匠心独运,令人印象深刻。全文设问开头、层层剥笋、语落意现,犹如拾级登山、峰回路转、终至山顶。“1、2、3”夜幕降临,记者来到南海舰队某军港,细数停泊在港池中的战舰。作者从数军港中的战舰多少开始,继尔提出“今夜,军舰都到哪儿去了”的疑问,为下文埋下伏笔。

在文中,作者运用了一连串的设问:

“为什么现在军港晚上军舰少了?那是因为我们的战舰吨位大了,海上续航能力强了,出海跑得远了。”“为什么军港夜晚看不到水兵了?那是因为远航的战舰把水兵带走了。”“为什么军港夜晚变空旷了?那是因为实战化训练更实在了,‘火药味’更浓了。”

就这样,在一问一答之间,读者的疑惑消除了,作者想要传达的主旨也亮出来了:我们的国家在发展,人民海军也在大踏步前进。军港之夜空旷起来,作者的心中却充满了喜悦和骄傲。此时作者与读者间自然而然地产生共鸣。

苏轼在《题西林壁》诗中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意思是同样的一双眼睛,因为观察角度不同,看到的结果就很不一样。本文中,作者的视角从军港到军舰再到渔船,从地图到南海再到亚丁湾,从训练到演习再到节日,短短数句,却从不同侧面、瞄准不同主体描绘出一幅立体而丰满的军港之夜影像。

“豹尾一甩,精神全现。”俗话说:“编筐编篓,全靠收口。”结尾是写作中的最后一环,其好坏对整篇文章有相当大的影响。优秀的作者,决不会虎头蛇尾,而总是成竹在胸,精心打造响亮而有余味的“豹尾”。 今晚,当人们踏着匆匆的脚步,走在归乡团圆路上的时候,有谁知道,一艘艘钢铁战舰早已驶出了军港。他们去了哪里?只有大海知道,只有祖国知道。军舰都到哪儿去了?它们驰骋在保卫祖国海疆的前线,它们系泊在祖国千家万户的心海。

这样的结尾,响亮而又抒情,读来不禁颇有清代戏曲理论家李渔所言“终篇之一刻,临去秋波那一转,未有不令人消魂者也”的韵味。精心构思、巧妙布局,让文章变得更加生动、更加新颖、更有深度,从而也最大限度地调动起读者的阅读兴趣与热情,使新闻的感染力大大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