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1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重大活动报道需要团队作战意识
——参加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报道的几点感悟

作者:■钱晓虎

在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报道的40多天时间里,解放军报社50多人的采编团队与国内外媒体同行同台竞技、权威发声,立起了军报作为主流媒体、主战兵力的华彩形象。这其中,前方报道组与后方编辑部团结一致、通力协作,无疑是此次阅兵报道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由此,笔者感到在重大活动报道中,团队作战意识不可或缺。

第一是奉献意识

团队的成功,决不是偶然的。为确保完成团队使命,总有一些人要为整体的目标而甘当配角,为团队的利益放弃自己的一些追求。此次阅兵报道中,上至社部领导,下到编辑记者,为了便于报道开展,承担了诸如驻地安排、通联协调等繁琐的服务工作,可以说是默默奉献,尽心尽力。

为阅兵报道专门成立的前方报道组,除了正常的采访任务,还有很多繁重琐碎的联络、协调、保障任务。笔者作为解放军报社北京分社社长,主要工作是在社、部和前方报道组的领导下,做好与阅兵联指的勾通联络及采访的协调保障工作。此次阅兵是由北京军区组织的,作为东道主,这是我们份内的工作,责无旁贷。

刚开始,由于联指方面的原因,导致很多记者进不了阅兵训练基地大门。前方报道组为此与联指警卫部门多次协调,后来干脆找到了负责场内警戒任务的某团参谋长,这才打开了方便之门。之后,由于各自业务的需要,军报全媒体报道组、八一电视、国防部网,还有军报客户端等新媒体也提出要来采访。但采访管控很严,许多记者没有采访证,按规定不能进入阅兵训练基地。前方报道组在碰头会上分析认为,这种难得的机会对很多人来讲,可能就这一次。我与参谋长协商,在担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给大家争取到了采访机会。在各媒体中,只有军报享受了这个待遇。

为方便大家采访,前方报道组的车辆调配也是一项重要工作。报社给前方报道组3台车,我们自己又想办法配了3个司机,每天早中晚发班车。碰到合练和大活动,还要派车去报社接送采编人员。从报社到阅兵训练基地,来回一趟就是120公里。这40多天里,前方报道组最担心的还是车辆安全。每天,只要有一辆车没回营区,前方报道组长胡君华的心都是悬在半空的。

除了采访上的协调安排,前方报道组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审稿。这项工作责任重大,因为我们所有人的工作都要呈现在这上面。有时候,前方报道组拿到报纸大样时已是晚上9点多,司机赶回已近夜里11点,但不管多晚,我们也要送到联指,并尽可能让他们当晚、最迟次日上午就要反馈给报社。9月2日上午,当我们拿着最后30个审过的版面安全撤回报社时,大家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有关报道的各种事情总得有人去做,这是团队正常运行的基本保证。我们也相信,奉献者永远是快乐的。当解放军报社纸媒和新媒体报道得到上级领导和媒体同行的赞扬时,我们同样感到脸上有光。因为我们知道:这里面也包含着我们的一份心血。

第二是冲锋意识

如果有人问,在阅兵采访期间你最难忘的事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连队的凉水澡。当你迈着疲惫的步伐从训练场采访返回,一盆来自深井的自来水从头到脚地倾泄而下时,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透凉与激爽,除了能缓解全天采访的倦意与暑热,更让人想起了青年时代艰苦而难忘的军营生活。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时代在进步、军营的生活条件在改善,包括我们军事记者在内的很多媒体人,都已习惯了住宾馆和招待所进行自由采访、安静写稿,我们还能不能适应一个房间住16个人的连队生活、还能不能在严格按一日生活制度进行管理的条件下采访写作?说实话,刚开始我们对此心里并没有底。但几天后,从媒体同行敬佩的目光和眼神中,从阅兵联指领导和驻地官兵的广泛好评中,我们突然感到了战士本色回归的自豪。

是的,军报记者,首先是一名战士。打起仗来,我们军报记者就要和部队完全融在一起行动,和战士们一起冲锋。我们深知,作为新闻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掉“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而保持冲锋姿态,更是团队作战对每个成员的要求。军报前方报道组进驻阅兵基地附近的北京军区某团装步营后,临时党支部在书记胡君华和副书记王传顺的带领下,迅速统一思想,提出了向受阅官兵学习的口号,要求每名记者坚守媒体人的职业精神,用最大的热情投身阅兵报道。

50多人的前方报道组老中青“三结合”,特别是几位参加过多次阅兵报道的老同志,每天起早贪黑,背着几十公斤的“长枪短炮”,和战士们泡在一起,成了大家学习的榜样。年轻人也不甘示弱,白天在酷热的训练场上和战士们一起挥汗如雨,体会刻苦训练的艰辛,晚上返回驻地后还要挑灯夜战,甚至通宵达旦地整理资料、构思写作。军报记者这些“美丽剪影”,也给受阅官兵留下的深刻印象。联指领导来驻地慰问时,盛赞军报的“新气象、好作风”。

有些经历令人终生难忘。8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第一次预演那天,很多记者是在头天晚上9点多就来到广场,进入“战前准备状态”,一直坚持到第二天中午12点。那天凌晨,天上还下了两个小时的中雨,偌大的广场无遮无拦,记者们无处躲避,只能默默坚守。

我们知道:只有每个人都努力,才能成就团队的辉煌。我们深知:阅兵宣传对前方报道组也是一次检阅,一次自我展示的机会。40多天的时间里,军报采编团队用独立快速完成任务的能力,用精品意识和精益求精的精神,完成了一次堪称完美的集团冲锋。

第三是统筹意识

纵观整个阅兵报道,解放军报社“传媒集团”坚持全媒体报道、多平台发声,让微博微信发挥尖兵作用,让子报子刊作深度解读,产生了强大的综合宣传效应,形成舆论强势,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在军事宣传中的龙头地位。

期间,军报7个编辑部、50多名记者通力协作,统筹新闻资源与报道力量,互相补台、密切配合,实现了传播效率的最大化。这其中,一种不自觉存在于每名编辑记者心头的统筹意识,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首先要统筹的是新闻资源。应该说,像天安门阅兵这么重大的活动中,遍地都是新闻。但对于《解放军报》这样的传统主流媒体而言,却需要对各新闻资源进行筛选。有时候,新媒体、地方媒体受欢迎的东西,军报、军网上往往并不适合;而军报、军网上喜欢的稿件,在新媒体和地方媒体反响往往一般。因此,记者必须在两个语境中学会发现、学会选择。比如,地方媒体往往对一些博人眼球的花边新闻感兴趣,喜欢搞一些揭密式、报料式报道,对战士的颜值、女兵的裙子、导弹的射程等很感兴趣;而军队媒体则必须紧紧围绕“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这一主题,大力宣传英模部队的光荣传统、老战士老模范的英雄事迹,大力宣传胜利日阅兵的和平主旨,形成一种弘扬抗战精神、致力于民族复兴的正确导向和强大正能量。

其次是统筹好报道力量。阅兵报道,军队媒体有着先天的优势。随着受阅部队进入阅兵训练基地,给军事记者们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我们能够通过报道网络,以最快速度掌握到阅兵部队的全局信息。但是,千万不能因此而放松了采访,忽略了第一手的资料。比如,前方报道组进驻后,立即根据记者平时的分工,把记者分散到各个方队梯队,深入到官兵中间,掌握第一手的线索。经过与后方编辑部的反复沟通交流后,又在第一时间合理分配采写任务。这种“分散-集中-再分散”的统筹方法,大大提高了新闻采访的效率,也让更多记者得到了锻炼。

记者间的采写协作和力量上的快速补充,也是统筹意识的重要内容。比如,为了采写将军领队的通讯,几位记者分工合作,采访了50多名将军以及数以百计的外围官兵。成稿过程中,又共享资源、多次协商,数易其稿,终于完成联版大作《喜看今日校场点将》《将军领队:雄师列阵排头兵》。还比如,由于外军方队进驻时间短、采访机会少、报道限制多,编辑部要求前方报道组抽出力量去完成报道任务。笔者因为有采访外军经历,就主动承担了这一艰巨任务。在统筹安排好前方报道组工作的前提下,我充分利用仅有的两次采访机会,与外军方队建立有效沟通,终于拿到了第一手采访资料,顺利完成了俄罗斯、委内瑞拉和瓦努阿图3个代表队共一个整版稿件的采写任务,受到了后方编辑部的好评。

此外,在采编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军报在网络、微博、微信、客户端等全媒体报道领域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共享新闻线索、协调发稿时间,阅兵特刊专刊、视觉专版、国防报、军网、八一电视等不仅自身出彩,更成为军报微博微信的重要稿件来源。通过传播形式创新,通过多形态集群呈现,军报这一“军媒航母”始终成为各种媒体竞相追逐、转载的目标,彰显了军报在重大军事报道中不可撼动的实力与地位。

40多天的阅兵新闻大战,留给团队作战的思索还有很多。而一个高效率的报道团队,总是同高难度的工作任务、成员的全身心投入与通力协作,以及对创新矢志不渝的追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上述“3种意识”,只是笔者的点滴感悟。相信解放军报社的新闻工作者在今后的重大活动报道中,能够向着更高目标迈进。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北京分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