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1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外媒议题呈现探析

作者:■张辉

2015年9月3日,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以下简称“抗战阅兵”)的成功举办引发了全球媒体的高度关注,形成了震撼世界的媒介景观。在谷歌新闻搜索中,以“parade”为关键词,将时间设定在9月1日到9月5日,共得到17万条相关信息。几乎所有海外主流媒体都在头条位置报道了此次大阅兵的盛况。笔者通过文本分析,发现外媒在报道内容上聚焦于“阅兵符号”“东方主战场”“裁军”和“武器装备”4个议题,在表现方式和角度选择上,具有共同的特点。

阅兵符号:充分展示国家实力与自信

在全球化和多元化成为普遍共识的背景下,中国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大阅兵提高了激烈竞争中的国家地位,也凸显出和平发展的国家战略。阅兵成为国家实力展示的重要平台,既激发了全民族自豪感与自信心,也对外展示了大国形象。外媒抓住不同的阅兵符号进行全方位解读,认为此次阅兵活动充分展示了中国的国家实力和自信。

具体而言,阅兵符号可以分为两个方面:其一,着重于抗战阅兵现场的安排,尤其是其中的亮点,例如首次邀请外国军队和外国元首参加阅兵,84%的武器装备都是首次亮相。《华尔街日报》着眼于17个国家军队和30位外国元首的出席阵容,认为“从中国公布的阅兵式嘉宾名单中,可以看出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日益上升的影响力。”其二,阐释首次进行抗战纪念阅兵的意义。西班牙《国家报》认为这次阅兵活动突破历史的安排,既是为了展示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取得的成就,也是为了向世界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成一支现代化、有条件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平起平坐的武装力量。

“东方主战场”:终获国际认同

西方学术界与传媒界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既往研究和报道,过去基本上是围绕美苏作战贡献,对中国战场尤其是中国抗战对二战整体胜利的贡献鲜有提及。这也是造成西方社会对东方主战场认知缺失的主要原因之一。有人曾经随机抽取50名欧洲硕士研究生对东方主战场的认知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居然没有一人知道中国参加过二战。这也让中国举行此次大阅兵活动的意义受到质疑。在我国宣布将举行抗战阅兵之后,美国《华尔街日报》等西方媒体还在以“中国二战贡献少”为由对此次活动进行抨击。

中国此次抗战胜利大阅兵活动的成功举办,使得外媒在该议题的态度上发生了反转。习主席对“东方主战场”的描述通过外媒传到国际社会,有效地截断了“二战西方中心论”的来源,还原了二战史的全貌。俄罗斯《独立报》和美国《华尔街日报》等境外媒体,分别从中国抗战的重要性和“冷待”处境向国际社会呼吁重视“东方主战场”。俄罗斯《独立报》认为,虽然中国的英勇抗战令日本与德国只能孤军作战,难以开展战略合作,但战后70年来,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未得到应有的尊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称,中国在二战中所遭受的苦难是无可争议的。中国拒绝向日本投降,改变了亚洲的命运。假如中国当年投降,日军将转战苏联、东南亚甚至英属印度,那么欧洲和亚洲的战争可能永远不会像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那样合为一体。

裁军:引发外媒聚焦中国军队改革

近年来,我国国际化进程不断加快,海外利益不断拓展,这给中国军队提出了新要求。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已经相继进行3次大规模裁军,以此来加速中国军队的现代化进程。在此次大阅兵活动中,习主席宣布我国将裁军30万,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以“cut some 300,000 soldiers”为关键词搜索,笔者9月1日至9月5日在谷歌上搜集的相关新闻多达3133条。但是,外媒对此评价不一。

有的外媒表面上对我裁军点赞,但在解读上偏重中国军队改革。在该议题上,外媒从裁军的国际影响、符号意义等角度进行阐述。例如,韩国《中央日报》认为我裁军宣言旨在消除警惕“中国霸权主义”的美国、日本等周边国家的忧虑。而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此举显然旨在回应外界对中国阅兵式“秀肌肉”的批评,并对外宣示中国维护和平的决心。值得一提的是,一些西方媒体包括部分日本媒体等赞同这种和平的符号意义。日本《朝日新闻》网站认为,中国的裁军向国际社会表明将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

然而,在该议题的深层解读上,国外媒体也出现了一些与国内舆论场主流声音相分离的情况。国内主流舆论认为,习主席选择在阅兵日宣布裁军,既鲜明表达了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又有力回应了西方炒作我借阅兵展示“肌肉”的舆论。外媒则更加关注中国军队改革情况,认为这是改革继续下去的重要标志。阅兵当天发布的军队改革相关信息成为外媒报道的重要信息源。《华尔街日报》直接引用中国国防部的消息称,裁军30万是中国加强军事改革系列举措的一部分,此次裁军重点是老旧装备部队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裁军将在2017年完成。

武器装备:囿于“冷战思维”

长期的冷战培养了西方媒体的敌对思维,也让“中国军事威胁论”大行其道。经过几代中国军工人的努力,中国的武器装备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国际环境日益复杂、周边冲突频繁的时代背景下,西方媒体以“军事威胁”看待中国武器发展的报道思维仍未改变。总体来看,武器装备仍然是此次阅兵报道中的重要议题,美英等西方国家媒体通过新闻话语的打造,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

西方媒体的这些新闻话语使某些具有特殊历史含义的符号,固定为受众普遍接受的“事实”,使其成为人们的常识和信念,并使一般人视其为理所当然,而且以此认识世界,不能说不是一个误区。

在阅兵前期报道中,一些国外媒体将武器的展示与中国周边的局势相联系,渲染“中国威胁论”。英国《金融时报》《卫报》与美国《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将我大阅兵界定为“凸显军事大国地位”,展示武器是“好战表现”,暗示阅兵的目的是为彰显武力,向周边小国施压。《金融时报》称,中国的坚定决心将让南海地区的紧张不断升级。

而在阅兵后期报道中,一些西方媒体将我军的武器装备与美国相联系,渲染两国的对立,在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进行“军事威胁论”的建构。宏观上,一些英美媒体强调中国以威胁美国为目标的武器装备发展思路。《华尔街日报》指出,在过去,中国专注于发展能够与美国进行不对称竞争的武器。最近10年,中国优先考虑能够直接挑战美国的尖端武器。微观上,一些英美媒体强调“东风”系列导弹带来的战略影响。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相关分析称,东风21D专门克制美国的航空母舰,是真正威胁美国靠近中国海岸的军事力量。

然而,韩俄等媒体在报道我受阅武器装备上持肯定态度。他们从军事力量的必要存在出发,认为我武器装备水平的提高意味着中国不再是任人欺辱的国家,而是一个独立自强、跻身世界强国之列的新中国。俄塔社认为,我此次阅兵不但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近年来装备水平的提高和军事工业的发展,同时震慑了可能威胁到和平的潜在势力。

总体来看,外媒对我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既有正面的肯定,也有负面的质疑。由此也可以看出,外交关系对境外媒体报道角度的选择影响较大。西方元首的缺席和韩俄领导人的到场,使各方的舆论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因此,我国的外宣工作,不仅需要在“术”的层面拓展,创新宣传方法和理念,更应该向“道”的层面深化,着重于外交关系的打造,这应该是今后中国形象走出去的着力点。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