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1期新闻浪潮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移动互联网时代军事新闻之“危”与“机”

作者:■柳竹

一、 移动互联网时代,军事新闻之“危”

1.新闻来源分散化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终端设备的普及,大众使用网络的门槛降低,军事信息来源由传统媒体“一家独大”向“万家灯火”转变。凡有机会接触到军事信息的军内外人员、涉军事件当事人、军事爱好者都可能成为军事新闻发布的主体,汇聚成庞大的信息流。与此同时,传统军事媒体对军事议题的“设置”和“把关”职能不断被削弱,真实信息被无序信息、冗余信息、虚假信息湮没甚至恶意解构。前段时间,草根大V“@作业本”戏称邱少云、赖宁烤肉的微博,引来网友围观。言论不仅仅是对英雄的诋毁,也是对我党我军的抹黑。

2.阅读时间碎片化

现代社会的快节奏,传统的阅读时间被学习、工作及琐事占据、割裂,导致人们用来认真阅读的时间被挤压。为了能及时把握客观世界的变动,人们只得充分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来进行阅读,并通过提高阅读的速度和广度接触尽可能多的信息量,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浅阅读。移动互联技术的渐趋成熟使这样的碎片化、浅阅读成为可能。放眼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低头族”的行列,他们习惯于在等人、候车、聚餐等零散时间拿出手机,浏览新闻、文章或电子书。迫于时间压力,受众往往基于个人兴趣、目的浏览信息、切换页面,阅读进程伴随着注意力游移、转换和暂停。受众消化新闻的时间是有限的,军事新闻要想在碎片化的时间内唤起受众阅读的兴趣,就必须运用互联网思维,转变报道方式。其中首要的就是为军事新闻的篇幅“瘦身”,文字上追求最短,避免长篇累牍。

3.受众关注差异化

根据传播学“使用与满足”理论,受众在接触媒介时是有选择性的。在接受信息时,往往只是选择那些能够加强自己原有信念的东西。这种选择性心理表现为选择性注意、选择性理解和选择性记忆。现代社会,受众具有众多、混杂、分散、流动、匿名的特点。生活地域、文化层次、受教育程度等差异,导致受众对军事新闻的关注度、选择标准不尽相同。比如,军人及军属,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自然比普通民众更加关注与军事有关的内容。放眼当下,我国正处于改革攻坚期、深水区,利益格局深度调整,思想文化日益多元。开始有人抱着怀疑一切的态度,怀疑权威军事媒体的声音,倾向于信息的自我判断、自我解读,严重影响军事新闻的传播效果。因此,军事新闻必须彻底摆脱大而化之的“一锅炖”模式,着眼于受众的差异化诉求,进行精准传播。

4. 信息传播社会化

较之于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在“去中心化”的基础上,与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紧密结合,使新闻信息的传播由原来的“权威信息源-受众”的传播模式,正在逐渐转变为依靠转载、推荐等方式在人际关系圈中进行“社会化”传播。在微信联系人中,主要有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同学、亲人/亲戚、同事,占比在70%-90%之间。由此看出,微信是熟人关系的线上迁移。通观微信生态,军事类账号在数量上并不占多数,账号的整体影响力在各类公众号中处于中上。为适应社会化传播的需要,军事微信公众号须充分认识到,内容本身固然重要,但“关系为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可能更具有普适性。军事微信公众号应适时地将传播重点转向对军事信息有强烈兴趣、在虚拟社群有一定影响力的受众,实现裂变式传播。

二、移动互联网时代,军事新闻之“机”

1.军事新闻传播渠道的拓展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组织、个人开辟了快速、低成本进入移动互联网,接触目标受众群的新渠道。以微信公众平台为例,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各品牌的微信公众账号总数已经超过800万个。军事新闻媒体不能满足于“广播里有声,电视上有影,报纸上有名”,还要看看移动互联网、手机等移动终端上有没有声音,效果如何。可喜的是,作为军事媒体“龙头老大 ”的《解放军报》,以科学精神、长远眼光、积极心态谋求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2014年1月1日,《解放军报》微信公众号“军报记者”投入运营。截至2015年10月16日,其订阅用户已经超过32万人,初具影响力。

2.军事新闻受众体验的改善

移动互联网时代,受众不仅仅是信息的接收者,在相当程度上具备了用户的属性。包括信息发布平台(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等)的使用是否简便、舒适,外观是否简洁、美观,用户反馈是否及时、迅捷等方面,关系到受众的使用体验,影响着军事新闻的传播效果。目前,大多数军事微信公众平台支持后台“自定义菜单”将内容重组输出,受众可根据自身兴趣、需要选择性阅读。这样的传播模式与传统的单项灌输模式相比,突出了受众的自主性,能够显著提升用户体验,增强传播效果。如,“军报记者”微信公众号,开设“互动交流”“政策服务”“向我投稿”三个频道,内容融合了文字、图片、语音、视频等多种形式,能够细致满足受众的信息需求,友好、美观的操作界面助力良好的用户体验。

3.军事新闻潜在受众的挖掘

依据传播学“把关人”理论,新闻媒介的报道活动不是“有闻必录”,而是对众多的新闻素材进行取舍选择和加工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传播媒介形成一道关口,通过这个关口传达给受众的新闻或信息只是少数。传统军事媒体受到版面、时间等客观条件的限制,经常需要对新闻素材进行裁减。一些细节性信息不可避免地被删节,不为受众所知晓。也就是说,军事新闻只能大致描摹事实,而不能展现事实的全貌。事实上,被删节的信息也拥有小众人群。长尾理论告诉我们,当把一个个“小众”汇集起来,其需求总量并不输于大众需求。在互联网领域,小众传播与大众传播并存,小众传播的地位可与大众传播抗衡,有时甚至超过大众传播。移动互联网给予了这些碎片化信息面世的渠道,军事新闻信息发布平台可将信息直接推送给用户,不断挖掘潜在受众群。

三、移动互联网时代,军事新闻如何顺势而动

1.设置议题,增强新闻透明度

比对奥尔波特的谣言公式:谣言的杀伤力(R)=信息的重要性(I)×信息的不透明程度(A),军事信息的重要性已是不言而喻。出于保密考虑,军事信息并不是完全透明,因此存在网络谣言滋生的可能。马克·吐温曾经说过,“当真相还在穿鞋的时候,谣言已经跑遍了大半个世界”。因此,军事媒体可否考虑在政策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主动设置议题,增强军事新闻的透明度。其一,设置军队擅长的议题,能有效地把握军事新闻报道的话语权、主动权,塑造我军官兵良好形象,营造有利于我军的舆论氛围。其二,当涉军负面事件或网络谣言发生时,在不违背保密原则的前提下,澄清庞杂信息给受众带来的信息迷雾;而若事件本身涉密时,通过引导议程,转移受众的注意力,为后续的正面回应争取时间,从而将涉军负面事件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2.整合信息,丰富新闻饱和度

网友信息发布的碎片化与意见表达的非理性化,难免会稀释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在这样的舆论格局中,军事新闻媒体对信息进行整合就具有了必要性。其一,军事新闻媒体必须认识到,移动互联网的超强复制传播,能够快速消解一则独家报道的传播优势。军事新闻媒体必须在内容上下功夫,挖掘新闻背后的新闻,拓展新闻深度,做到“人有我精”。其二,就某一热点话题,充分整合来自不同媒介形式的信息资源,辅之以文字、图象、音频、视频等传播元素,消息、评论、深度报道等题材,丰富新闻的饱和度,使受众“各取所需”,确保舆论始终朝着于我有利的方向发展。

3.精准传播,提升用户粘度

移动互联网时代,大众传播势必被分众传播乃至精准传播所取代。GPS、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能够实现对受众特征的精确感知。军事新闻的信息发布平台,必须以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摒弃“广而告之”的大众传播模式,逐步转向“私人订制”的精准传播。应着重体现在以下几个层面:一是面向涉军新闻事件发生地受众的地域性精确传播;二是面向特定涉军舆论群体的人群性精确传播;三是面向关注特定领域受众的兴趣性精确传播;四是针对具体涉军矛盾相关领域的斗争性精确传播。例如,微信公众号“军嫂club”,以军嫂群体为目标受众,精选与军嫂群体贴近的内容,满足其信息或情感需要,取得了良好的传播效果。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