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1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提高理论文章的可读性

作者:■石纯民

理论宣传是媒体的旗帜,是体现其品位的重要方面。但理论文章的可读性差,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怎样才能打破理论文章呆板的、说教式的旧模式,将其从高度的文学化、专业化、理论化中解放出来,使理论能够论到读者的心坎里,真正起到思想指导作用,显得至关重要。提高理论宣传的可读性,也是新时期新阶段报刊等媒体适应新形势、实现新发展的必然要求。

关注热点 解惑释疑

提高理论文章的可读性,最重要的举措之一就是要抓好选题。要针对现实问题和大众关注的热点来选题,以解答读者心中的疑惑。只有这样,理论文章才能真正吸引读者的眼球。否则,即使文章写得再怎么妙笔生花,也很少有人沉下去读。因此,选好题是理论文章写作的首要要求。

科学理论来自于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而能够用以指导实践才能彰显理论的价值和威力。一些读者对于理论文章不感兴趣,不是理论文章没有魅力,而是一些理论文章离实践、离群众太远。如果理论文章的内容是一些广大群众不关心、不感兴趣的问题,就算文章再有理论深度,群众也不会理会。因此,在进行理论文章写作之前一定要密切关注现实,想当下人们所想,急当下人们所急,对于当前社会的热点、难点问题有一个全局性的了解,在此基础上进行定题。譬如,当前反腐败是社会最大的热点,反腐败下一步如何搞?如何从制度上反腐败,把权力关进“笼子”?这些问题,都是大众十分关注的热点。2014年9月30日《人民日报》就推出了《谈反腐机制创新:把制度的笼子扎紧扎牢》的理论文章,从“坚持‘两个责任’明确谁来抓、落实‘两个为主’创新工作机制、实现‘两个全覆盖’完善监督机制”等方面,回答了如何从制度上实施反腐败,并指导各级党委反腐败的实际工作。这样的理论文章,问题抓得好,可读性强。

由于理论文章关注的是当下的热点问题,所以它要注重时效性。如果理论文章“生不逢时”,抑或事态异常明朗之际再出来说三道四,那就只能称其为事后诸葛了。因此,理论文章选题时要有一定的预见性、前瞻性,要尽可能地提前策划,及时解剖舆论焦点,树立正确的风向标。2014年初,当敌对势力在网络媒体极力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妄图以“政治转基因”改变我军性质,把我军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时,《解放军报》及时推出了《“军队国家化”是个伪命题》与《提高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自觉》等系列文章,较好回答了我军为什么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帮助一些人厘清思想上的模糊认识和偏差,同时揭露敌对势力的别有用心。

推陈出新 严密逻辑

在选好题后,就要谋划如何破题,怎样才能推陈出新。即使是同样的选题,也要力求从新的视角、不同的方面去论述。就像西方有句谚语所说的“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样,写理论文章不能“炒剩饭”,人云亦云,否则就会显得乏味,被读者抛弃。

2014年是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新华社解放军分社与《参考消息》联合推出“军事名家的甲午殇思”大型专题报道,连续刊发金一南、丁一平、皮明勇、肖裕声、罗援、彭光谦、孟祥青等一批军事研究领域名家大腕关于甲午战争研究的理论文章。尽管都是对甲午战争的解读,但每篇文章都是从不同的视角,来解剖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及教训,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创新是理论文章的动力所在,一篇理论文章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在于其创新之处是否闪亮。理论源于实践又高于实践,而在实践基础上诞生的创新理论,不仅能够推动实践,更能为社会创造出更多、更有价值的成果。一切事物的创新都是在其原有基础上的创新,理论文章的创作同样不能违背这一规律。在理论文章的写作过程中,适当借鉴前人说法及经验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但更加重要的是:必须在这一基础上形成新的、独特的观点和看法,即要追求一种扬弃。

创新还要能够让别人理解文章在讲什么,不能思维逻辑混乱,让读者不知所云。正如我们所知,人们要进行思维,就要使用概念、判断、推理等思维形式。而这些思维形式正是构筑理论文章的根本所在。作者不仅要对所述事件有一个全面的把握,更重要的是能够用自己通俗的语言向读者呈现。这个过程中,需要注意三点:一是如何形成文章的思想观点(论点)和如何论证这些观点(论据),以及应用什么逻辑方法和遵守怎样的逻辑规律和规则;二是如何谋篇布局,安排文章的逻辑结构,也就是怎样组织材料,使它成为一篇内容真实、逻辑结构严谨的文章;三是要做到论证有力,推理有逻辑性。在论证说明的时候,一定要一环紧扣一环,层层深入,步步逼近。但严密的逻辑并不意味着死守套路,高屋建瓴之后需要的是行云流水般的释放。

善讲故事 精做标题

理论文章,最重要的部分是其传递的观点。因此,理论文章通常说理性较强。但这也比较容易使文章陷入枯燥无味的境地,难以引起读者的兴趣。相反,故事则非常受读者欢迎。如果理论文章能与故事结合起来,把一些深奥的理论,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呈现给读者,既能让读者容易理解,还能给读者更多的遐想空间,可以大大提高理论文章的宣传效应。

一段时期以来,中纪委网站刊发的《雍正铁腕治吏的启示》与《“癸酉之变”与嘉庆帝的反思》等一些反腐败的理论性文章,之所以大受读者欢迎,是因为许多文章都是以讲故事的形式呈现给读者的。又如,《中国国防报》论坛版的《兵林百家言》栏目里,许多理论文章就是以讲故事的方式来展开说理的。从《从NBA联赛看联合作战》《勇于跳过“习惯高度”》《莫让阵痛成改革“绊脚石”》《敏锐“直觉”缘于扎实训练》,到《抓住战争“幸运奇迹”》等文章,深受广大读者欢迎。

要使理论文章引人入胜,还要善于精做标题。作为文章眼睛的标题,在“读题时代”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受众关注的程度。随着时代的变化,理论文章的标题在整个文章中的重要性日益提升。因此,媒体人在拟定理论文章的标题过程中一定要深思熟虑:既要对文章主旨进行深刻把握,又要通过锤炼文字将其恰当地向读者展现。

文内的小标题同样非常重要。面对“快餐型”读者,几个独具特色、能够引领文章展开的小标题,不仅会迅速吸引读者的注意力,而且还可以使其在阅读过程中能够快速把握文章主干,又好又快地吸收文章精华。

语言通俗 多用典故

准确、简明、通俗,不仅是消息通讯等新闻体裁文章的特点,也应该是理论文章的特征。理论文章要把高深的理论观点,用通俗、大众化的语言来表述,力求做到既有浓重的理论色彩和较强的思辨力量,又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说服力强。

应力求语言大众化。理论文章对于语言表达,不仅要求其真实、准确、鲜明,更要求通俗易懂。结合材料忌讳死板,术语使用不可泛滥,理论观点切勿僵硬。大众化的语言表述,不仅不会使理论文章落于俗套,反而能够令其更接地气,更容易为受众接受。因此,语言大众化是理论能够被群众理解和接受的必备条件。理论文章语言生动鲜活,就具有了较强的说服力和感染力,群众当然愿意看。在这方面,邓小平同志就值得我们学习。他的话虽不多,但使人听了句句入心入脑。为什么?除了他讲话的内容合人心之外,就是他用的语言是大众化的。比如讲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对不对,一些人很可能就从理论根据、事实根据、价值取向等等讲起,可邓小平同志用“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来说明,一下子就把问题讲清楚了。老百姓既听得明白,又感到亲切。人民群众的词汇是很丰富的,我们要使深奥的理论通俗化,非努力学习群众的语言不可。

应善于用比喻和典故。理论有时是比较枯燥的,因为理论是实践的升华,虽来源于实践却高于实践。因此,群众和理论之间有时确实就像有一层“窗户纸”一样,距离虽近但无法沟通。形象生动的比喻和典故,有着连接理性世界和感性世界的功能。只要运用得当,就会在瞬间捅破这层“窗户纸”,架起传授者沟通的“桥梁”。例如,毛泽东用“小脚女人”来说明胆子小、速度慢,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明实践对认识的重要作用,用“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必须亲口去尝一尝”来说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用“游泳中学习游泳”来说明实践出真知的唯物主义认识论道理,用“解剖麻雀”比喻由个别到一般的逻辑方法,等等,不仅使群众理解了理论,而且使这些句子成为至理名言广为传诵,经久不衰。

论述应力求简洁明了。我们写理论文章,要善于运用从简单到复杂,再从复杂到简单的规律,力争多用简洁、明了、概括的语言,教给群众深刻复杂的道理。郑板桥有诗云:“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我们写理论文章也要追求这个简练之美。比如,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概括为“实事求是”,把毛泽东哲学思想概括为“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把邓小平理论解决的重大问题概括为“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等等。精当的概括,往往使体系庞大、内容丰富的理论显得清晰、明了,很容易被群众掌握和理解。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后备部国防教育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