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1期军媒透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严防军事新闻的无意泄密

作者:■董道飞

保守军事秘密,是军事新闻从业人员最起码的从业道德和职业操守。军事新闻从业人员头脑中必须时刻绷紧一根保密的弦。

从辩证的角度来说,有意识对应无意识。有意识另当别论,无意识则难料难控难防。军事新闻的无意泄密行为,一般带有较强的隐蔽性,不容易引起重视、引发警觉,从表面看也似乎轻描淡写、无伤大雅,但就是经不住认真推敲和深入研究。这种带有无意涉密信息的军事新闻,一旦把关不严,从公众平台发布出去,不仅容易引发公众的另类解读,甚至还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借机利用,借题发挥,大肆炒作,其效果常常偏离既定宣传轨道,其效应远远超出初始宣传预期,让人猝不及防。

这不是夸大其词,也不是危言耸听。2015年2月11日,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兰德公司发表了一份长篇报告《中国未完成的军事变革:对解放军弱点的评估》。2月18日,兰德公司报告的参与人之一、曾任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的卜思高发表一篇题为《中国打不赢现代战争的10个理由》的文章。据美国媒体报道,卜思高的文章与兰德公司的报告一样,许多内容是基于中国军事媒体发表的公开材料。比如,因为一份军事杂志曾提到不再“打着灯笼”进行训练,卜思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人在写作中经常打比方,而在这里“灯笼”似乎指的是需要用夜视仪来替换手电筒。

这让军事新闻从业人员,多少感到有些吃惊;也让那些信息被其引用作为证据的作者,多少觉得有些委屈。这些被利用的军事媒体的消息,无论作者本人,还是发布媒体,都不是有意想招惹是非、被人利用、授人以柄。的确,从公开发表的军事新闻中获取有用信息,是一些情报人员收集情报的途径之一。因此,军事新闻中存在的无意泄密行为,埋下的是更大的隐患,打开的是更开放的缺口,也将给居心叵测之人以更活跃的可乘之机。

偶然之中,往往蕴含着必然。在有的人看来,一名军事新闻从业人员、一件军事新闻作品中的一次无意泄密,给军队全面建设、军队威信形象造不成多大的影响和损失。但要提醒的是,如果两名军事新闻从业人员、两件军事新闻作品的无意泄密甚至更多,相关信息能够相互对接、相互印证,那么,事情就不那么简单,后果也远比想象中的严重。

这就好比法律上的证据环。在证据环未产生之前,证据都是孤立存在的。如果孤立存在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则证据环产生。而证据环恰恰就能陈述事实、还原真相,把那些“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东西,逼真地推至“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眼前。

以从事军事新闻采编的经历来看,军事新闻中的无意泄密行为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种:

部队训练动态的无意泄密。有人说,部队的状态分两种:打仗和准备打仗。因此,军事训练宣传,一直是部队各级新闻宣传的重点。有的军事新闻宣传,为了突出军事训练的真实感、战斗味,不惜把部队人员、装备、训练动态等情况和盘托出;有的甚至采取现场直播的方式,跟随部队一路开进、一路报道,生怕遗漏细节,生怕引不起关注;有的为了突出训练成果,采用春秋笔法,不是充分暴露短板弱项,就是妙笔生花夸大其词……这些热热闹闹的动态训练新闻中,都隐藏着部队驻地、人员编制、训练地点、武器装备型号等各种无意泄密的风险。

武器装备参数的无意泄密。在当前的军事新闻中,涉及军事训练、典型人物宣传等,多多少少都与武器装备挂钩。有的军事新闻,为了突出训练成效、展示典型人物的过硬水平,往往会拿提高武器装备性能、技术指标等加以辅证,看似很有力的证据,恰恰就造成了泄密。

装备科研项目的无意泄密。先进武器装备的研制生产,一直是各国的头等军事机密。但在当前的军事新闻宣传,尤其是科研院所、军队院校的新闻宣传中,不少人会罗列各种研究课题、科研项目,虽然有些也进行过脱密处理,但还会出现非常详细的课题名称和项目内容。涉及这类内容时,有的军事新闻从业人员还不以为然,用“这些是民用项目,确实可以报道”为由推脱责任。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民用项目一般应用于什么领域?一旦进入军事领域,会在哪些方面进行应用?相信,稍微有这方面专业知识的人,推测起来肯定八九不离十。这就像研究飞行器的人,起初都研究过飞鸟和风筝一样。

部队领导姓名的无意泄密。军事新闻中出现部队领导姓名的现象,可以说较为普遍。稿件中写上部队领导的姓名、视频中播个镜头打上字幕、广播中出个同期声,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新闻规律和模式,人们习以为常。笔者曾收到一篇800字的新闻稿件,里面甚至出现单位军政主官、参谋长、政治部主任4个人名。按理说,部队领导亲自抓的一项工作,报道时出现领导的姓名,这本无可厚非。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搜索引擎功能十分强大,输入一个姓名进行搜索,弹出来的网页绝对超出想象。如果部队领导恰恰出席过驻地某个活动,地方又以“驻军部队领导×××出席”的方式进行过报道。那么,这条消息与军事新闻宣传的某个消息,就能高度重合、完整对接,证据环由此产生,部队驻地信息也就不再是秘密了。

军民共建活动的无意泄密。军民共建一直是部队的光荣传统。很多部队广泛支援驻地城乡改造、经济建设,经常参加抢险救灾,开展植树造林、扶贫帮困、捐资助学等活动,军事新闻中这类稿件不在少数。但不得不说,这其实是无意泄密行为的高发区。比如,有的稿件,写植树造林就写到某市某县的某个具体山头,写扶贫帮困就写到某乡某村某位孤寡老人,写捐资助学就写到某个学校的某个学生……似乎觉得越具体详细越真实可信。这些涉及地名、村名、人名、学校名的信息,看似与部队无关,一旦发布出去,部队驻地信息就会随之泄露。更有甚者,报道给驻地群众捐款捐物送温暖活动,不仅写到了具体街道社区,还写道“从团长政委到普通一兵,全团××名官兵无一例外,共计捐款××万元。”

图片镜头背景的无意泄密。镜头是一种真实的新闻语言。军事新闻少不了图片和视频报道。在这类军事新闻中,无意泄密隐患最大、风险最高。经常见到的情形,是镜头中出现:单位名称甚至是带部队番号的标语横幅、装备尤其是通用装备的特定标志、各类武器装备仪器零部件的铭牌、各种指挥场所的作战地图示意图,等等。以通用装备车辆的车标为例,如果从车标入手,稍加用心就能根据车辆外形判定属于哪一款车型,最大时速、最大载荷、最大加油量、最小转弯半径等各种数据就能轻松获取。

地理水文地物的无意泄密。中国虽然幅员辽阔,但很多地方都有独特的地理水文气象条件,甚至还有独特的地物。军事新闻中如果涉及地理水文气象地物信息时,一定要慎之又慎。因为,这些看似与军事无关又不怎么引人注意的信息,极有可能泄露部队的地理位置。去年年底,曾收到某工程部队的一篇稿件,讲述的是对国防施工区域国家珍稀植物进行保护性移栽的事情,文中列出了该植物的名称。稿件处理过程中,该植物名称被果断删除,以“珍稀物种”替代。稍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些珍稀动植物的生存,需要具备一定的地理自然条件,甚至还有精确的经纬度,就如同藏羚羊生活在青藏高原一样。

名胜风景旧址的无意泄密。现在很多部队的驻地,一般就有几处名胜风景、红色遗址、革命旧址和纪念馆等。这些年,部队经常选择这些红色遗址、革命旧址和纪念馆等对官兵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有的单位还挂牌了一批教育基地。在军事新闻中,宣传这类教育活动时,很多人习惯于把这些红色遗址、革命旧址和纪念馆的名称无一遗漏地进行罗列。在保密方面,这是有欠考虑的。因为这些红色遗址、革命旧址和纪念馆等大都以地点命名或与特定的地点相关,如果再辅以“徒步前往”“驱车××公里到达”等文字,部队地理位置轻松就能圈定。尤其对一些保密性较强的单位来说,这样的无意泄密可能就是致命性的。

当然,军事新闻中的无意泄密行为可能还不止这些。笔者想说的是,军事新闻的无意泄密行为虽然真实存在,但也确实能够避免。只要军事新闻从业人员切实增强保密意识,人人时刻绷紧保密的弦、处处严格把好保密的关,采编过程中对保密工作多运用辐射、发散和逆向思维,多做一些保密方面的大胆联想、设想和猜想,对敏感词汇和敏感信息,达到高度敏感甚至产生过敏反应的程度,谨慎又谨慎,小心又小心,就能切实阻断可能的涉密信息证据环,防止无意泄密行为的发生,就能为部队安全添一道屏障、加一把密钥,就能为实现能打仗打胜仗目标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系火箭兵报社总编室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