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1期舆论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队媒体处理突发事件舆情的启示
——以天津“8·12”爆炸事故消防员形象塑造传播为例

作者:■王锦尧 李嘉鑫

危难面前,人民解放军永远冲在最前面,成为抢险救灾的主力军。灾区是考验我军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战场,同时也是部队新闻工作者履职尽责、发挥作用的重要阵地。

2015年8月12日23:30左右,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开发区的天津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所属危险品仓库发生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截至2015年9月14日,事故共造成173人遇难,近千名伤者住院。

事故发生后,迅速引发境内外舆论强烈关注。事发当晚,自媒体舆论场开始疯狂转发爆炸相关视频,吸引了大量网民参与讨论,舆论热度迅速攀升。

军队新闻工作者肩负着报道灾情、引导舆论、塑造维护我军形象的多维使命,这一偶发性事件舆情发展态势,将成为军队新闻工作者理性应对处置此类事件的一个参考。

一、 舆情事件概况

在微博上,网友@妖妖小精于8月13日09点28分发布的“世界上最帅的逆行”,截至9月15日,转发量达82万,评论数达7万,点赞45万次。消防员的英勇形象感动千万网民,但正能量的普遍传播也引起另一股网络逆反情绪。8月14日,持拒绝感动、拒绝“正能量”观点的网民认为一味感动无助于问题的真正解决,呼吁感动让位于反思和追责,直言“能少些逆行的事,就不必有逆行的人”。

在13日的讨论中,舆论就消防员在明知有爆炸危险、危险品种类不明、着火地点无人员受困等情况下,是否应该前往救援展开热议。有网民认为此举属于盲目英雄主义,缺乏科学性、合理性,无异于白白送死,甚至提出所谓“Burn down”原则,认为应“划出隔离带,烧完了再救”。部分舆论认为,现场消防指挥失当应为多名消防人员牺牲负主要责任,事故后果如此严重归根到底是消防救援体系落后,以及救援方式缺乏科学性。

13日晚间至14日上午,瞭望智库《明知道可能会爆炸,为啥还让消防官兵冒死?》等观点让舆论反转,文章认为,消防官兵并非缺乏专业性,而是形势所迫,不得不上。与此同时,@唐驳虎(凤凰客户端签约作者)、@警察蜀黍(“江宁公安在线”官微运营者个人账号)等自媒体人考证后提出,“Burn down原则”系有人捏造、散播,由此质疑我消防队伍的专业性为无稽之谈。

对此,公安部消防局宣传处副处长雷进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如果危难时刻我们消防部队都不去处置的话,任其发展下去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子,老百姓可以退,消防官兵只能往前冲,这是职责所在,义无反顾。”

在此之后,舆论走向逐渐转向救灾的大方向:灾难当头,救援最要紧。

二、对军队媒体处理突发事件舆情工作的启示

此次事故发生后网友第一时间主动发掘和传播正能量的热情高涨。“我爸就是你爸”的微信截屏和“世界上最帅的逆行”在自媒体上被刷屏,感动无数网友。这说明大灾大难面前,闪现出的人性光辉是最受关注的永恒主题,同时也反映了在承受突如其来的痛苦之时,公众最需要获得情感的互助和支持,这种信息需求偏好理应引起政府部门和相关媒体的重视。

经总结发现,此次在各平台发布的信息中议题可集中归纳为三类:军队作风、军队实力、社会救援力量。依据信息的内容倾向又可以对这些议题进行倾向性划分。其中赞扬军队作风出现频次最多,为正面议题,质疑批评军队救援指挥能力的议题为负面议题,社会救援力量为中立议题。

此次消防员形象塑造的舆情发展态势不仅从传播效果的层面证实了做大做强正面宣传的重要作用,而且揭示了正面宣传通过媒体设置议题来引导舆论的传播规律:媒体的议程设置功能越强,引导舆论的作用就越大,正面宣传的效果就越好。

1.正面议题设置必须增强与受众的关联度

正面议题设置必须增强与受众的关联度,也就是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这不仅是党对新闻工作的要求,也是传播规律的要求。舆论引导要想获得与传播者意图一致的传播效果,必须把握时代主旋律,善于捕捉与受众在思想情感、利益利害、时空距离最密切的新闻事实。在救灾的大背景下,新闻报道始终以积极报道灾区救灾的最新进展为主要内容,侧重于在大灾大难面前稳定社会情绪、凝聚力量,向社会公众传达积极有效的一面,对于参与救援部队官兵等军方消息给予正面报道。

2.正面议题设置必须增加报道的信息量

事件的不确定性越强,受众的导向需求就越大。正面报道、主流新闻必须以新闻事实作支撑,没有信息意识就没有主流新闻。因此,正面议题设置必须增加报道的信息量。此次事故发生后4小时内转发量最多的10条微博中,除现场实景、安全保护、急救措施等方面的内容外,还有约四成微博以普通网友的视角,描述了救灾中的一些感人瞬间,虽细小朴实却分外打动人心,转评量高达数十万。灾区状况紧急,记者发布新闻也是争分夺秒,但作为军事记者更应该以最详实的细节来反应任务部队救灾成绩和形象作风。

3. 正面议题设置必须融合不同的“舆论场”

在开放透明的信息化背景之下,一支军队不主动去塑造自己,就必然会被别人“塑造”。要注重打通两个舆论场,有针对性地及时发声,引导公众舆论。在此次事故中,以微博、微信为主的社交平台高度活跃,加重了民间舆论场分量,而官民关注重点的分歧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官民信息的不对称。传统媒体报道以官方通报信息为口径进行报道,影响力较弱。相比之下,澎湃新闻、腾讯网棱镜栏目以及“瞭望智库” “侠客岛”等微信公众号的及时、深度报道,满足了公众对信息的需求,影响力超过了传统媒体,并运用H5页面、卫星图像、无人机航拍、动画模拟等新技术拓宽视角。微博这个阵地,已经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前沿,短兵相接,绝不能拱手相让。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已经相继开博,并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舆论引导作用。

4.军方回应调控力的特殊议程设置作用

军方回应调控力主要是指军方在面对涉军网络谣言时的回应处置能力,初衷是遏制涉军网络谣言的继续传播,消减负面影响。军方对于涉军谣言的辟谣也能影响网络平台甚至整个社会媒体的议题。因此,无论军方调控结果如何,在军方介入之后,网络媒体与传统媒体同时跟进,军方的调控无意间也就成了涉军网络谣言外在推动力中的特殊作用力,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涉军网络谣言在社会中的知晓程度,而军方调控究竟是涉军谣言传播的助力还是阻力,则受到军方辟谣的覆盖面、回应的透明度、军方公信力等因素的综合影响。

在此次新闻报道中,被直接引述话语内容的军方代表大致有以下几位:天津警备区政委廖可铎;天津警备区司令员姚小旋;北京军区参谋长史鲁泽;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吴爱民等。他们在引述形式上都是纯文字,且篇幅较小。新闻机构多采纳政府部门发布的具体救灾信息或主流媒体的报道。由主流媒体率先发布,基于事件本身的吸引力程度和新闻媒体的广泛影响,该事件迅速转移到网络舆情领域,网友在论坛、微博上展开意见讨论。事件中,对于最具权威性和佐证性的军方信息源,在各网络平台并没有被广泛引用,未在网络舆论场中形成最强音。

我们应以此为借鉴,开辟军方微博,培植意见领袖,对涉军网络舆情,给予及时、权威的回应。尝试建立网络发言人制度,可以就网民关心的问题、事件等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网上发布,让信息传输更多地通过这一渠道实现有效传递。当遭遇微博涉军敏感事件时,传统的网络舆情反应“黄金四小时”做法已不再适用,以屏蔽、删除信息为主的“防”的做法不仅不能赢得话语权,反而会造成舆情引导的被动局面。只有在网络上率先发声,第一时间掌握话语权,才能避免“谣言面前,真相也投降”的被动局面出现。

总之,作为军队媒体工作者,我们应该时刻具有舆情监测观念,传播军方声音,讲好军方故事。一方面,我们的军队媒体应该加强自身的公正性、客观性,逐渐提升自身的影响力和美誉度。另一方面,军队媒体在报道的过程中,应时刻把握自己的角色定位、提高警惕,防止被别有用心者断章取义地利用。在救灾类新闻报道中,部队新闻工作者的受众不仅是军队内部,还有地方群众、地方媒体乃至国外媒体。及时发布灾区信息,是展示部队战斗作风、精神面貌、良好形象的好机会。面对网络信息环境的复杂性和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艰巨性,部队宣传人员应具备舆情监测观念,在表述上注重讲好军队故事,讲好中国故事。以舆情监测视野,将最权威、最具新闻价值的军方救灾信息发布出去,将正能量的信息最大化。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