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1期海外媒体印象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从体育赛事看中外媒体异同

作者:■张天南

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融合互通的今天,体育赛事日益成为国内外新闻报道的一个重要领域。正所谓,为者常成,行者长至。一些外国媒体为满足受众对竞技体育的阅读热情,纷纷把体育新闻报道作为自己办报办网的重点之一。

近年来,笔者参与了一些国际体育赛事的报道工作,在与外国媒体的接触中,其新颖的叙事方式、精心的赛前准备,以及对目标受众心理诉求的把握,给我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

是赛场,还是战场?

——“外国同行”笔下的竞技比拼

洞察细节。历届奥运会都有两大战场,其一是赛场,其二就是新闻大战。“如果我不是在奥运赛场,就是在赶往奥运赛场的路上。”2008年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面对电光火石的比拼、眼花缭乱的竞技,如何能在同源竞争中脱颖而出?国外记者在洞察细节方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作为世界三大通讯社之一的法新社走在了许多媒体的前列。该社在一篇讲述气步枪选手杜丽的消息中写道:“在决赛中,当杜丽打出一个不佳的成绩时,通常应该保持安静的射击比赛观众突然发出惊呼,当她一枪接近靶心时人们又开始鼓掌,这也许是导致杜丽在奖牌角逐中失利的原因。”字数只有70多个字,也没有晦涩专业的体育术语,仅通过“惊呼”和“鼓掌”两个细节的描述,便将激烈的赛况和选手的心理变化栩栩如生地呈现出来。

贴近现场。2014年索契冬奥会报道期间,笔者与来自爱沙尼亚的体育记者伊万相识,“已经跑了好几届冬奥会了,从我白头发上,你就可以看出我的体育年龄啦。”快60岁的伊万在新闻赛场上就像一个小伙子。比洛德奥继温哥华冬奥会后又成功卫冕自由式滑雪男子雪上技巧项目金牌,当许多媒体将录音笔、镜头对准颁奖台上的这位“加拿大铁汉”时,伊万却将笔触转向了现场“出人意料”的拥抱上,“过去的4年中,他一直陪伴着我,在我想要偷懒的时候鼓励我,过去的4年中他从未离开过我。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承担着两个人的奥运梦想。”原来,赛后比洛德奥第一时间冲向了脑瘫的弟弟弗里德克,拥抱着弟弟,“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正是这令人动容的深情一拥,让奥运精神的时代价值得到生动彰显。

营造悬念。在电影《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有句经典台词:“你猜得到这个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竞技体育的悬念与艺术的悬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赛场形势云谲波诡,瞬息万变,牵动着每个观者的心。文似看山不喜平。如果让观众当一次悬念电影大师希区柯克,大家理想中的比赛该具备哪些要素——梦幻的开局,巅峰的对手,还是意外的结局?冬奥会上热门项目非冰球莫属,尤以男子冰球为甚。而冠军的归属充满悬念:是北美冰球强国美国、加拿大?还是北欧劲旅芬兰、挪威?亦或是坐拥东道主之利的俄罗斯?随着俄通社跌宕有“戏”的报道深入,让悬念的“问号”被慢慢拉直,真相的“盖子”被一一揭开,置身其中的观众不仅能体会到规则允许下“暴力美学”的独特魅力,更对这项“男人的运动”醉心痴迷。

是奖牌,还是超越?

——“外国同行”关注的场外风景

冰雪情深,点滴凝华。回眸采访过的索契冬奥会,最让人感动的并不是金牌,而是那难忘的一幕幕真情流露。诚然,在成王败寇的竞技体育舞台上,金牌确实会承载很多东西,然而金牌从来都不是唯一的回报,更不可能承载竞技体育的全部内涵,这无疑为从事体育报道的记者打开了“另一扇窗口”。

在索契冬奥会赛场上,涉及报道中国运动员的海外媒体新闻数量并不多,但其中的两篇文章至今让笔者记忆犹新。

第一篇记录的是一位老将的“最后一跳”——高高冲向天空、滚落在陡立的雪道、长久的痛苦倒地——冬奥会“四朝元老”、两枚银牌得主李妮娜的最后一跳让人揪心,然而这个顽强的姑娘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在工作人员搀扶下一瘸一拐走下雪坡挥手致意,现场观众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虽然依旧未能触及梦想中的金牌,但她微笑着带来的感动,却早已让人泪水涟涟。

第二篇描写的是一对情侣的“因为爱情”——从2002年盐湖城第九,2006年都灵第四,2010年温哥华银牌到2014年索契第四,一对互相看不上的伙伴到执手一生的冰上情侣,冬奥会见证着庞清和佟健的“因为爱情”。虽然又一次与金牌擦肩而过,但赛后深情对望时佟健的誓言犹在耳畔:“就算输得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庞清啊!”曲终人未散,此刻最浓情,这份珍惜是比金牌还美妙的回忆。

虽没有提及“奋斗”“汗水”“坚守”等字眼,但几乎所有海外媒体的报道无不印证着顾拜旦的那句名言:“体育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正如同生命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他们为梦想而战的付出和坚持,本身就是不断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价值体现,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超越。

看似举重若轻的笔法,信手拈来的故事,其实背后凝结的是“外国同行”们辛勤的付出和汗水。早在2009年日本横滨世乒赛时,我就听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日本共同社记者手中的中国运动员花名册被他画得花花绿绿,还有很多注解。后来一问才知道,他们将中国代表团有望夺金、冲金的运动员划分成A、B、C、D四档,并会对每档表示不同的关注,同时将一些重点运动员的性格特点、技术动作等关注点记录在花名册上。”

《读卖新闻》的记者竹内则把新闻报道的关注点从激战正酣的赛场转移到“新闻冷角”——尚有几分青涩“新星”上。聊到日本体坛的热点时,他向我讲起了“造星运动”:“其实日本乒坛的‘造星’运动从几年前就有计划地开始了。年轻小将到‘海外镀金’成为培养的重点,通过海外的训练和比赛,年轻选手的整体水平有了飞速提高,成为日本乒坛新的希望。”既熟知选手实情,又明白受众诉求,报道想不出彩都难。

在索契冬奥会的雪上赛场,因为要经常在雪地、雪坡上行走,很多“外国同行”是自己带着雪板滑雪去采访的。由此我联想到,中国什么时候能在冬季运动中取得更好的成绩呢?恐怕要“中国体育记者”们也得水涨船高地滑着雪去做亲历式报道了。

是前方,还是后方?

——“后发”的“中国同行”如何逆境而为

面对电视与广播媒体和网络媒体的竞争压力,作为平面媒体的报纸之间的比拼空前激烈,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泰晤士报》《卫报》等纸媒的“外国同行”,多数有着丰富的体育新闻采写经验,并与很多大牌运动员和教练员都是好朋友,这让他们在奥运新闻竞争中占据了“先发”地位。

相较而言,我们的“中国同行”们普遍年纪较轻,但绝不能妄自菲薄,我们也有“后发优势”。不妨从一部动画片的诞生说起。2014年,老牌动画厂商迪士尼在竞争中日显颓势。认识到这一形势,迪士尼决定组织新的创作团队,开放接受新技术,推出一部名叫《冰雪奇缘》的动画片,结果大获成功,席卷了全球上亿美元的票房。

从中不难看出,创新能力已经成为未来媒体发展必须面对的挑战。身为一名体育新闻记者,需要学习不同渠道的传播方式,具备“全媒体思考”能力,知道某一种话题最适合哪种渠道传播,同时要掌握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不同的叙述方式。

硝烟弥漫的体育新闻大战,让一切都变得非常迅速,不仅后方编辑部从前方记者得到信息的速度在加速,微博、微信等传播的信息量也与日俱增。在海量信息面前,人人处于一个超前的起跑线,新闻的本身已经不再独家,选择角度、挖掘深度的能力和表现手法成为我们的“独家”,即所谓的“一样的新闻,不一样的报道”。

体育新闻报道是一个专业性比较强的领域,不仅对前方记者提出了较高的专业素质要求,更是对后方编辑部指挥调度能力的全方位考验。发生在索契冬奥会报道期间的“中国日”,让我深深体会到“战斗员”和“中军帐”产生的聚合力量:北京时间2月13日晚间,在3个小时内,李坚柔为中国代表团夺得首金,其后张虹又在速度滑冰上取得历史性突破。从编辑部确定组织集成报道到采访布置、调集增援,直到播发完所有快讯、消息、特写、通讯、照片、微博等稿件,用时不到4个小时,而这是在几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完成的高密度、快节奏的连续发稿。

体育的最大魅力就是充满悬念和不确定性,赛场风云变幻的背后故事,更是人们所关心的问题,而这恰恰是“外国同行”们的“短板”。索契冬奥会上,编辑部主动发挥“千里眼”“顺风耳”的作用,采用短信、微信、电子邮件等多种方式与我们进行“全时域”沟通,并通过网民舆情的直接反映,精心策划选题,及时指出“亮点”“看点”。正是有了前后方的“集智攻关”,提高了传播时效,采写的相关稿件受到了军内外读者的好评。

此外,在互联网时代,花絮类的碎片式报道也格外受到欢迎。通过每日抓取那些具有个性化、现场感、幽默有趣的纪实性语录,也有利于形成体育新闻报道靓丽的风景线。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时事部国内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