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融合发展:好风好水快行船

作者:■张海平

听了与会同志们的发言,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真。大家用的是真情,说的是真话,是“三严三实”的生动实践。所以,我把多年来的一些调研与思考和大家交流一下,为军报推进报网融合发展提供一些参考。这里主要讲3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

确立当下的坐标点

打仗指挥员首先要干好一件事:确立站立点。一张军用地图在手,如果连自己的站立点都找不准,何谈找到正确的路线和目标。今天,我们思考推进媒体融合发展这一攸关军报未来前途命运的大计,同样首先要确立站立点。

古人说,胜仗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这里我也从这3个方面谈谈如何确立站立点,或许有益于大家看清形势与任务、优势与短板、挑战与趋势。要弄明白,当下我们抓在手的是一把什么样的牌?

首先讲“天时”。这可以从3个维度来观察:(1)从党和国家的维度看。学深悟透习主席的“8·19”讲话,我们才能深刻理解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性质、意义及方向,才能真正从政治上观察思考这一改革。我们应该明白,推进媒体融合发展已成为党和国家的发展战略。(2)从军队改革发展的维度看。天赐良机,用这句话比喻我们今天面临的机遇最恰当不过。常说成功=苦干+机遇,现在可以说,已经开始的对军队建设是革命性、有里程碑意义的改革,给我们带来了宝贵的历史机遇期。乘势而为,好风好水好行船。过去许多难以克服的短板、难以突破的瓶颈,今天带来了从系统上、根本上解决的发展机遇。反之,我们若错失良机,以后的路将举步维艰。(3)从媒体格局发展的维度看。未来3至5年,世界媒体影响力将完成一次历史性的“洗牌”。在这个大棋盘中,军报不是局外人,必须与时代同行。

其次,说说“地利”。当下军报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客观条件是:(1)新媒体平台建设基本完成(年底前,将完成中国军网手机版和解放军报客户端军内手机版上线);(2)采编队伍建设形成基本支撑;(3)经费保障较为充足;(4)技术短板较为突出。现在可以说,一方面维持平稳运行,具备客观基础;另一方面加快发展大有作为,但动力严重不足。下一步,能否走出又好又快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路子,关键在于能否突破“小马拉大车”这一瓶颈。

再次,说说“人和”。办报办网,归根结底靠的是人。今天推进媒体融合发展若要有实质性的突破,不从全局上谋划人才资源的分配与使用,不破解200多人围着报刊转,20多人围着网站转的生产力配置格局,可能仍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第二个问题:

确立目标与标准

习主席提出,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为此,军报成为几家中的一家,无疑是我们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战略目标。确立这一战略目标,是党和国家的政治大局决定的,是军报作为军委机关报的使命地位决定的,是军报发展的前途命运决定的。那么,我们要建成的这“一家”该是什么样子?下面我结合自己的调研和思考给这“一家”画个像:

1.策划——高水准智囊团队化。可以说今天的策划,大多是“匹夫之勇”或“三个臭皮匠”的模式,而这种模式是传媒产业不发达时代的产物。今天对其进行升级改造,是由于现代媒体形态多样、手段先进的客观现实决定的。所以,我们要走出传统的策划模式,建设一个能打胜仗的高水准“司令部”,使新闻策划由智囊型专业团队来完成。

2.采访——全媒体专业分队化。上边按传播平台分“户”,下边按门户设“腿”,今天已经是一种高耗低能的组织形态。采访一个人来了两桌人,条块分割、各自为战、功能重复、内容同质、力量分散的乱象,严重制约新闻资源优化和形成高效传播力,也无法培养具备全媒体素质的人才。只有形成全媒体专业分队化的采访,才能适应网络时代“一次采集、多次生成、多元传播”的新闻生产方式。

3.编辑——资源充分共享化。9月下旬,我参加全国首届报网融合发展论坛,发现老总们很少使用全媒体这个概念了,取而代之的是融媒体。一字之差的背后,是对媒体融合发展认识与实践的深化。编辑作为新闻生产的承上启下环节,当今的核心变化就是一个“融”字,媒体融合发展绕不过这一关。媒体中央厨房建设,只是解决武器装备问题,但战斗力取决于人与武器装备的结合。资源充分共享,是一种机制,又是一种文化,我们需要的是机制搭台,文化唱戏。而机制构建是一个系统工程,文化培育更靠久久为功。

4.发布——区分平台个性呈现化。今天我们有了“两微一端”,但我们无法预测明天又会面对什么。对新闻发布而言,我们已进入到一个平台多变的年代。每一种平台都是一种新的新闻定制方式,都在改变新闻受众的人群分流与切割,都强制性地迫使媒体趋势而行。对此,我们只有一个选择:调整生产线,对组织机构进行重组和再造。否则,我们就无法做到可持续发展,就无法走出高速公路上跑马车的困境。

5.保障——技术与运营的统筹化。这里特别强调的是,技术在推进媒体融合发展中的支撑作用:特别强调的是在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整体统筹中,务必使技术建设处于优先地位。为此,军报要构建的技术力量应该是一种“枣核模式”——体积不大,质量很硬。同时,要加紧探索走军民融合的路子,形成喝奶不一定养牛的技术保障机制。还要特别强调,运营保障对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不可或缺。媒体的影响力不仅靠内容为王实现,特别是对新媒体而言,哪一家的巨量粉丝和订户,背后都有强大的运营投入,及强有力运营队伍来支撑。酒香不怕巷子深是我们的传统痼疾,应加快把运营队伍建设好。

6.监管——全域统一规范化。媒体融合进程中对监管的要求,由单一的平面化,变成全时段、快节奏、多语境、群互动。审美标准、纠错机制、紧急响应,都面临着全新情况。以往对纸媒的单一监管经验,已无法适应当下发展需要。而今我们要对多种发布平台,实现既有个性化的标准,又有统一化监管,要从自己的实践中制定出有军报特色的监管法则。

上述“六化”,或许是推进媒体融合发展实现媒体自我重塑的“基本模板”,其中包括资源的优化、机制的再造、结构的重组、素质的转型,是“物理反应”和“化学反应”的联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