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面对融合,我们怎么办?

作者:■雷雨

中央提出着力打造一批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新型媒体集团,这让媒体人热血沸腾。从技术层面看,媒体融合是由核心传播技术的突破带来的一次整体性、系统性变革,不是某个环节、某个部分的变化;从传播特点看,传统媒体的封闭性、统合性,与新媒体的开放性、共享性存在很大差异,只有在思维方式、技术手段、运行机制、生产流程、呈现形态等方面实行全方位的变革,才能解决好目前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各自为战、“两张皮”的难题,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融体融合。那么面对融合大潮,军报应该怎么办?

明晰不同传播渠道的职责

我们应结合军报的性质、职能使命和特点,区分情况,有所侧重,做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渠道分工。当前,中央作出媒体融合的重大战略部署,是基于互联网时代占领舆论阵地的政治考量。很多时候,作为主流媒体,我们的传播力量不够强,声音传播得不够远,有时候即使传播出去了也不一定能让大多数人信服,这些极大地制约了我们在互联网时代占领宣传思想主阵地的水平和能力。具体到军报实际,我们需要首先厘清以下两个传播渠道,有针对性地区分不同受众,强化自身传播力。

一个传播渠道是以部队读者为主体的军报、在军综网上运行的解放军报网及军报部分子报、子刊。这个渠道在提供新闻资讯的同时,更多地承担着传递军委总部精神、指导工作、引导官兵、灌输核心价值观的职能。与此相关的传播内容必须做好,可以说这也是军报最重要的职责,更是我们当前所面临的现实考验。因此,我们依托这一渠道坚守的办报办网办刊的总体方向不能变,投入的力量不应削弱。

另一个传播渠道,则是在互联网上运行的外网,还有面向社会、面向世界的国防部网以及微博、微信、客户端。这一传播渠道主要承担的是外宣任务,而这恰恰是我们未来需要做大做强的传播平台。“借势发力”,应当是就此而言。只有明晰了不同传播渠道的各自职责、任务、功能以及分工,我们才能在推进融合中发挥传统优势,坚守正确舆论导向,稳妥地探索采编业务、组织机构以及资本方面的全面融合,从而找准融合的着力点。今天我们强调“融合”,意味着我们的传统优势不能变、主要功能不能丢,无论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的融合,都应基于这一特殊要求谋篇布局,区别对待。

媒体融合最根本的还是内容

媒体融合最关键、最根本的还是内容,内容既是融合的基础,也是提升传播力、影响力的核心与灵魂。离开了优质内容,便失去了受众市场的竞争力。而且,生产内容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与我们眼下正在做的每一项工作紧密相连,是需要人人从自身做起、从此刻做起的一项基础性工作。都说军事新闻资源是稀缺资源,但我们是否把这些稀缺资源挖掘出来、充分运用了,使之成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独家生产内容来支撑我们作为“集团”的大厦?在流量决定影响力、传播力的当下,我们的内容生产是否能够带来相对多的流量?这可能正是我们需要立足军报实际,从实践层面加以研究突破的瓶颈。

争取更多权威发布与独家报道。融合时代的报纸不是包袱,它可以大有所为。传统媒体的内容优势是融合发展的优势,专业优势是融合发展的推手,品牌优势就是凝聚力、影响力。同样一个新闻发布,你是相信军报的发布还是相信个人的发布?我相信大家肯定会相信军报,因为军报的公信力不可替代。不管以后空间有多大,但是权威发布和独家报道的空间一定会存在。所以作为一个品牌,我们必须坚守。

改变传统的采编理念。记得几天前,马云在厦门一次演讲中说过,“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抱怨、不满和麻烦。我们的融合发展,也遇到很多麻烦,但消除这些麻烦没有人能够帮我们,我们只有自己救自己。”融合发展,首先应该改变的是自己的理念,即改革现行的评价、用稿、奖励机制,变现在的编辑记者几天写一篇稿供军报刊用为一天写几篇稿供报网选用(一些重头策划除外),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使军报的内容生产能力、数量乃至硬新闻的质量有一个大的提升、扩充。应当看到,目前我们的采编理念还停留在传统的纸媒时代,因受版面限制不愿多写稿,写稿时习惯于“精雕细琢”的传统思维依然很普遍。编辑、记者只有树立能写稿、多写稿的理念,才能产生更多“内容为王”“观点为王”的新闻产品。

充分运用好军事新闻稀缺资源。对好的军事新闻素材不是仅仅写一篇报道、力争首发了事,而要力争在快、深、全、活、特上多下些功夫,用相同的内容生产出不同的产品,满足不同载体、渠道的需要。仔细回想一下,这方面的事例其实经常能遇到。远的不说,以前段的胜利日大阅兵训练为例,网上的图片铺天盖地,关注度很高,但大都来自地方网站,而这应当是我们最有“近水楼台”优势的。类似的军事新闻资源需要我们倍加珍惜,错过一次就错过了一次提升影响力、权威性的机会。

抓住部队官兵关心的重大新闻事件。随着国家利益的拓展,周边形势的发展变化,我军事战略、外交方针的调整,发生重大军事行动的机会可能会越来越多,一旦机遇来临,就要牢牢抓住,有所作为,有大的作为,积累几次,必见成效。同时,积极做好当前国内形势解读,报道读者感兴趣的热点话题,适时推出服务性新闻等等。近几年,我们也探索了一些融媒体的宣传方式,比如在版面上推出数据新闻,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进行大数据分析,使报纸的新闻生产和新技术的应用充分结合起来,丰富版面和传统媒体的新闻品种,就很有可读性和知识性。

生产更多的观点新闻。这方面我们已经有了成功的尝试,但要逐步常态化;不只是大块头的解辛平文章有新锐深刻的观点,其他较小的篇目也要追求有一两个能够引起关注的观点。使军报发声的观点新闻成为拳头产品、产生品牌效应,追求一旦发声,就要达到“元帅升帐、一锤定音”的效果。

善于设置议程主动出击。这是提高内容生产能力最需要加强的一个短板。长期以来,我们在宣传上尤其在外宣上容易陷入被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常常“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议程都是别人设置好了,我们只有被动解释应对的份。议程设置能力是提升舆论引导能力的重要法宝。作为军事传媒旗舰,在议程设置上军报应该有更大的作为。要围绕重大战略部署、重大决策出台、重要军事行动和可能成为热点、焦点的问题设置议程,率先发声,主动出击,让别人顺着我们的思路走,按我们事先设定的轨迹发展,掌握舆论传播的主动权。

旧闻翻新传播正能量。我们应抓住有利时机,披露新的史实,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做出新的解读,这是在军事新闻资源相对不足、军营生活“千篇一律”常态环境下提高军事新闻内容生产能力的一个重要渠道。近段时间,围绕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军报推出的29期、100多个版的特刊,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实践。事实表明,这样的旧闻并不是无人关注,而在于如何用今天的视角、研究和新发现成果,做出令人信服的解读,传播正能量。

挖掘更多部队官兵关心的时政新闻。有人说,“在媒体融合的道路上,出发之前全是梦想,上路之后都是挑战”。创新和转型都是很艰苦的。鼓励创新,其核心是激发创新的精神,寻找更多新闻阵地,然后守住这些阵地。可以用8个字来概括我的体会:“拥抱变化,守正出新。”我们看到变化来了,不要总是在看,要不断地去尝试和探索更多新闻领域;守正就是守住我们的传统领域,做大做强,然后关注更多事情,做好扩大我们舆论引导能力和品牌竞争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