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提高军报网络传媒平台影响力

作者:■武天敏

我的发言重点谈谈“两个怎样看待”:一是怎样看待军报报网融合发展的方位和走向,二是怎样看待我们解放军报社现有的网络传媒平台影响力。

一、 怎样看待军报报网融合发展的方位和走向

讨论报网融合,有必要首先看清军报的报网融合现在走到了什么地方,将来要向哪里走?

记得上次我们到一家著名报纸旗下的著名网站调研,他们的一位领导说,报网融合这个理念从提出到实践,可以分为这样几个阶段:一是有你没我,这是早期阶段,就是说有报没网;二是你是你,我是我,这是初级阶段,也就是说报是报,网是网;三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中级阶段,就是说报和网开始了融合;四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是报网融合的高级阶段,就是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我问这家网站和它母报的融合处于什么阶段?这位领导认为处于第四个阶段的初期,也就是说开始进入了报网融合的高级阶段。那么事实上是不是这样?作为旁观者,我的看法是不完全如此。说句公道话,这家网站和她的母报事实上还是“你是你,我是我”。特别是这家网站自从上市以来,我们都能看出网和报在分道扬镳,越走越远,这并非报网融合的本来意义。事实上,这也是几乎所有由报纸创办的、继而取得独立法人地位的、经济独立核算的网站所走的路。对于这些网站,点击量就意味着广告客户。为了提升点击量,它就要尽可能多地圈人,要给各种各样的人一个上他网站的理由,这样他传播的东西就没法纯粹,就有可能被金钱和物质所绑架。从这个角度看中央提出加快“报网融合”的本意,我们曾经有这样一个大胆的揣测和判断:历史上,我们曾经像改革开放之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让网先办起来。现在,中央是否感到网走得太远了,报有点跟不上了?是否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中央对报相对放心,对网不太放心?习主席说网络是“最大变数”,是否也包含传统媒体含辛茹苦孕育产生、如今却与传统媒体越走越远的网?

反观我们军报和军网,倒不存在“网走得太远”的问题。因为我们没有经历体制的剥离,正像军队不经商一样,军网始终不是一个经济实体,我们在报网融合上始终是自觉的、自愿的、纯粹的。当然,社党委和社领导也一直要求我们这样做,就是军网不要打自己的旗帜,而是要打军报的旗帜。这一点,网络媒体同行也注意到了。上次网信办开例会,有的网站老总就说发现我们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宣传中,军网把军报所有纪念特刊的100多个版面都做成了H5微场景,他说真没想到你们肯对报纸的内容转化传播下这么大的功夫。现在,还有很多网络界的同行也注意到军报新媒体的发展没有自立门户,始终在打军报这张牌。我们的客户端叫解放军报客户端,我们的微信、微博叫军报记者,甚至我们部队内部的中国军网军综网版干脆就叫解放军报网。

所以谈到报网融合,我的基本观点是,报网融合是一台双核驱动的发动机。网跑得快,不意味着报网融合跑得快;网办得大,不意味着报网融合成效大,关键要看报与网是怎样的一种融合机制。当前网络界好像普遍认为,报社部门办网这种机制是落后的,是不符合办网规律的,应当分开单干。但我们感到,对于解放军报社这样极其特殊的媒体,部门办网这种机制反而经过实践检验的大浪淘沙之后,就像党指挥枪一样,成为我们军队媒体的鲜明特色。所以,谈到我们军报的报网融合,就网络而言,我们认为优势有4点:一是自觉自愿的政治意识,二是集中统一的管理机制,三是船小好调头的适应能力,四是弯道站位领先的后发优势。

相对而言,差距短板和弥补对策也有4点:一是网络建设欠账多,底子薄。这一点不多说了,报社党委领导很清楚、很重视,正在发力改善,我们的办网经费去年就翻了一番。二是办网人员素质有待提高。这一点我们也正在努力,大力抓原创,持续练内功,现在我们几个平台的原创产品越来越多,质量越来越高。网评文章《李云龙为什么服赵刚》、客户端走进国旗护卫班原创网文《仰望》、军网的迷彩妹系列漫画和客户端的“端端”系列图解受到报社同仁心口相传的点赞好评。三是报网融合的内容生产资源不畅流。这一点随着报社论证建立全媒体中央厨房,也有望解决。四是网络生产技术与内容的融合不够。目前,我们的技术编辑正在越来越多地介入到内容生产中。去年年底,我们拿《纽约时报》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全媒体专题《雪崩》做样本,解剖研究借鉴它的技术元素,推出了大型专题《行进中国·南海纪行》,今年获得中国新闻奖二等奖。我们今年以来先后推出的160余个H5微场景作品,也已经在业内小有名气,曾经创造了单篇阅读量75万、评论跟帖2000多条的纪录。今年大阅兵前夕,中央网信办专门把制作《指尖护卫大阅兵》的H5微场景任务交给中国军网。可以预言,在不远的将来,设计师、程序员都将成为军网的前台编辑。

二、 怎样看待军报网络和新媒体平台的影响力

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两个基本判断:一是我们不要妄自尊大,二是我们也不要妄自菲薄。不要妄自尊大,是因为我们确实没有自大的资本。同志们经常把中国军网与人民网相比,这样一比确实是望尘莫及:军网不到100人,人民网2600人;军网是一个部门,人民网是上市公司,实力严重不对称,这个账我们是要认的。不认这个账,就掂不出我们几斤几两,就不讲起码的实事求是。但是为什么说我们也不要妄自菲薄呢?我举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国防部外办原来的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局长,去年6月份一天深夜给我打电话,说要国防部网和中国军网赶紧发布一条消息,然后他又特别强调,说你们能不能跟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几家商业网站联系,让他们转发一下。我说没有必要专门这样做,因为这些网站整天盯着我们。结果,我们上线不到10分钟,几家大型商业网站就转载了这条消息,再过一段时间,网上已经是铺天盖地。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所有由中国军网和国防部网首发的重要新闻,从来没有出现“瞎火”“哑炮”,总是被各大网站第一时间迅速转载。

第二个例子,是去年国防部网和中国军网3个节目的点击量创造新高。一是独家披露日本战斗机危险接近我军机和征兵版“小苹果”两段视频,点击量双双突破2000万,在国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二是我们的网上征兵宣传片评比,总投票人数达到近5亿人次。前一个我们想到了,可谓意料之中;后一个我们完全没有估计到,算是异军突起。这样的事情让我们感到,中国军网和国防部网就像和平年代我们这支军队的品格一样,平时盘马弯弓,战时一跃而起,这是由其特殊的属性决定的。

第三个例子,去年我们韦伟副主任带队走川藏线,组织军报客户端全程跟踪报道。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整天在荒无人烟的高原流动,报纸看不到,电视看不到,广播也没有,幸亏沿途有移动电话基站信号,所以他在车上用手机写稿回传发布,官兵们一下车拿出手机就看到了。川藏兵站部的领导非常激动,说真没有想到《解放军报》可以这样看,专门下发通知,要求部队6000官兵人人下载军报客户端。可见,解放军报客户端与官兵心连心,越是偏远越贴心。我们适应移动网络时代所做的新传播平台建设,非常迅速地得到全军战友热情的响应和积极的鼓励。

第四个例子,今年我们的军报记者进驻阅兵训练基地,看到每天官兵吃午饭的时候,食堂门口的大屏幕都在播放我们军网八一电视制作的《军报每天读》视频读报节目。我们进一步了解发现,现在很多部队都是这样做的。多少年来沿袭不变的法定的“读报半小时”,在基层部队已经悄然变成利用网络看视频读军报。这个变化,总部没有发通知,我们也没有做推广。这说明,信息网络时代官兵对于军网的变化很敏感,非常善于运用我们提供的资源改进工作。

第五个例子,我们一名招聘编辑李娴,今年秋天跟随郑和舰赴韩国、俄罗斯和美国夏威夷采访,开创了网络传播中心招聘编辑走出国门采访报道的先例。这件事情的起因在于今年夏天,我们另外一名招聘编辑庞云豪参加了大连舰艇学院学员划舢板横渡渤海海峡报道,做了一个《青年豪的奇幻漂流》系列网络报道,红遍学员家属朋友圈。所以这次郑和舰出访,一定要给军网记者一个名额,虽然明知李娴是女孩上舰多有不便,舰上还是想方设法为她解决舱位。这对我们招聘编辑队伍,是很大的激励和鼓舞,他们发现自己在军报确实是有作为才能有地位。

我举这几个例子,意思就是说我们军报的网络宣传平台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发展,尽管还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无论是在业界、在社会还是在部队,都积累了一定的人气和口碑。如果说军网是一门火炮,我们这门炮不是很华丽,不是很先进,但是位置好、口径大,它的射手也在成长,假以时日,好好训练,在关键时刻是能够派上用场、不辱使命的。如果不断拓展新阵地、更换新装备、培养神炮手,一鸣惊人就有望成为常态。

在这里,我还想特别说一段发自肺腑的话:说到军报的报网融合,网在全身心地拥抱报,报也在满腔热忱地拥抱网。此时此刻,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总结概括这些暖心事,那就是:我发现报社的同志们现在越来越少地说“你们军网”,而是正在越来越多地说“我们军网”!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网络传播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