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融合发展不要输在“最后一公里”

作者:■姜兴华

今年9月中旬,我借出差之机,顺道到湖北日报集团和南方报业集团等单位学习取经。一个强烈感受是:如果把融合发展看作一场长跑,报纸发行、技术牵引和图书出版等就是“最后一公里”,“输”了就前功尽弃。

一、守底线、定指标、求突破,在创新坚守中书写军报发行新篇章

报纸发行界流传着一个词:艰难的坚守。我国报纸发行量连续3年下滑,2014年全国报纸总体零售量下滑30.5%,降幅再创历年之最。

同时,报界还流传着一个口号:“在‘坚守’中书写党报发行新篇章。”如何坚守?同行的回答是:全社抓发行。其思路是:守底线、定指标、求突破,即守住近年正常发行最低份数,明确指标,求底线外突破。按此思路,社长总编负总责,其他社领导分兵把口,各记者站按指标督促所驻辖区用户订阅,发行员抓落实到户。湖北日报社60多个发行员定点定位;南方报业集团自办发行,定点到村(居民委员会),发行员达4600多人。用该集团副总编姜晖的话说,这是加强意识形态领域工作必须的“坚守”。

军报发行,总部有明确标准,但在当前大背景下,“坚守”任重道远。多年来,社、部领导探索出专项检查、社领导包片区、社长总编给大单位主要领导和政治部领导写信、办“读用军报专栏”等做法,确保年订阅量保持在40万份以上。去年我们探索出云南省军区解决基层民兵组织和沈阳军区联勤部解决小散远直单位订阅新模式,仅云南省军区就增订3736份。今年上半年军报发行量达443,546份,较去年同期增长约1.5万份,是近年来增长最多的一年。

书写军报发行新篇章,除坚持传统做法,还要在3个方面用力。一是进一步提高报纸印刷质量,确保印刷安全。二是提高报纸投递时效。我们正在探索变传统“逐点依次投递”为“点对点投递”,力争距印点500公里左右部队能看当日军报。三是加强发行队伍建设。我们现有的4人除抓发行,还负责印点管理等工作,急需增员。

二、早介入、细分工、深合作,让信息技术成为融合发展的桥梁和梯子

在了解湖北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报业集团新闻采编大楼信息技术建设时,反复听到一个理念:早介入、细分工、深合作。早介入,指在规划设计大楼时,信息技术部门就和基建部门同时参与,提出其设想;细分工,指基建的技术与信息技术建设的细节问题须详细分工,如强电和弱电布线;深合作,则是指基建部门与信息技术部门在明确分工同时还要密切合作,以及信息技术部门与采编部门在相关问题上密切合作,确保建设项目质量。

两个集团这一理念是用教训换来的。如湖北日报报业集团技术部一个机房,本该建10余平方米,因介入晚,只有5平方米。因分工及合作问题带来的遗憾,还有大到网线铺设,小到插座设置等。类似遗憾,南方报业集团也有不少。对我们来说,汲取其教训,能避免新闻采编大厦建设少走弯路。

值得一提的是,“早介入、细分工、深合作”已贯穿于两个集团融合发展始终,尤其是南方报业集团,从新采编系统建设到重大采访活动等,都秉承这一理念。他们不再把技术部门看作保障部门,而是视为和采编部门一样的一线机构,专门取名为“信息技术部”,其职责跳出了单纯技术支持,参与到新闻生产等重要环节。他们还建立信息技术人员与采编人员交流机制,大量培养技术编辑,同时也让采编人员交流到信息技术部,强化信息技术人员参与采编工作意识,使相互间互动有了更多共同语言。

这启示我们,报网融合进入深水区,我们的技装承担的不再是传统技术保障,而是军报传媒旗舰的发动机,是融合发展的桥梁、梯子和渠道。这不能不引起我们对相关问题的深思。

如,军报的未来在何处?我想主要在线上。那么,融合的目标又是什么呢?今年5月以来,围绕融合目标,我连续对200余篇军报新媒体原创作品进行系统研读和50余次点评,发现以“亲民”“阳刚”“厚重”面目出现的稿件,凸显了军报权威性,体现了军队新媒体发展新趋势,答案也逐渐明朗:融合的目标或许既不是军报的稿件在线上呈现,同样也不是单纯的互联网这一套,应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内容和信息技术优势互补的“新生儿”,即一个既区别于军报又有军报的“根”,同时又有互联网传播特性的“穿军装的新型媒体”。

再如,怎样引导采编人员由“单能”向“全能”有序转型?国内转型相对成功的媒体无一不是靠机制。目前,军报记者虽由过去以文字向军报供稿为主,变为同时采发照片、音频视频向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供稿,但大多是顺手把给军报写的稿复制一份给新媒体,还是按办报思路办新媒体。我和同事做过近百次试验,在新闻、论文上改新媒体稿,如楼房改小房子,横竖不顺。

国内外同行走的是“专业生产线”。我在撰写《信息化战争新闻舆论战》等3本舆论战理论册子和策划图书选题时,跟踪美军近几场战争中“斩首”“威慑”和“迷惑”行动中的百余个典型报道案例发现,其记者不“一稿多用”。广州日报社要求记者到现场半小时内发回微博,除了快,还防止记者把写好的新闻发一份给新媒体,或用新闻改写、从报上摘编。

着眼转型,我们部里成立了由编辑和工程师组成的“全媒体研讨小组”,针对突发事件和国际关系问题反复组织成员尝试:事发第一时间写微博,随后给客户端写新闻分析、给报纸写国际观察等。由于尊重了规律,避免了同一新闻“一张脸”,技术含量高,图文并茂,队伍也从中得到锻炼。同时还形成了“网上亮剑: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用新视角发掘‘军品’”“用新口吻讲述军旅故事”“用新大白话‘翻译’专业军事话题”“ 用新呈现方式做深阅读话题”等若干新媒体理念。用这些理念指导的“强军梦系列丛书”等选题,因融入“全媒体基因”,多次获奖。

因此,我建议从机制上动真格,让中国军网和军报一体化(不是两个各自独立的实体)运作,让报纸采编人员转型,全面介入新媒体生产,从而实现3个功能:一是统一指挥,统一把关;二是滚动采集,流动发布;三是多元呈现,多媒传播。通过这3个功能实现发布端口统一,采访部门至少在重大事件和重要活动采访中要实现3个方面的改变,即“事先报题更加精准”“采写微博和消息有明确时间界限”“随时发布的滚动稿和供报纸稿有差异性”,并逐步向日常报道转变。同时,将上述机制引入对采编人员业务整体考评中。

要深思的问题还很多,如,报社应如何着眼平时舆论传播和战时舆论战建设应急通信指挥系统、培养全媒体记者要求如何具体化?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