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在媒体融合的新拐点后发赶超

作者:■伍正华

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是党中央着眼巩固宣传思想文化阵地、壮大主流思想舆论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标志。

习主席谈到深化改革时讲,“机会稍纵即逝,抓住了就是机遇,抓不住就是挑战”。我把这句话延伸了一下:抓住了就是幸运,抓不住就是厄运。不论是军报大院里的3个工地,还是我们正在开的这个座谈会,都是为了抓住幸运,远离厄运。在媒体融合的新拐点,军报能不能实现“关键一跃”,挤进几家中的一家?就看有没有凤凰涅槃的勇气,有没有做大做强的眼界,我们的确再也不能坐而论道,再也不能坐井观天,再也不能坐失良机了。

第一点建议,能否叫响“影响力为王”的口号?

说实在的,我本来想全部提点实实在在的建议,不搞这种“务虚”的东西。但一次早餐时我问一个同事,媒体融合的症结到底在哪?他笑称,你们评论不是老是讲“要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吗?我当时很惊讶,一个搞技术的同志能说出这种话,决不是仅仅因为理论水平高,而是实际工作中有切肤之痛。我们讲内容为王、技术为王、平台为王、渠道为王、营销为王,哪个王都是王,但如果没有影响力,这些“王”后面都要加个“八”!这是探讨报网融合的逻辑起点,没有影响力什么都是空谈。说到这里,我们不妨问几个问题:军报到底要影响谁?到底通过什么来影响?又到底怎么评价影响?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是不是领导的点头率,远比网络的点击率更重要?军报一日不可无报,但是否一日不可无网?网络到底是前沿部门,还是边缘部门?有多少人愿意到网络闯荡一番,又有多少人能够在网络上搞出一些动静来?很少有人不把报纸当铁饭碗,但又有多少人把网络当金饭碗?我估计,不是所有人的认识都是一致的,有的嘴上说网如何重要,但思维观念恐怕还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罩住。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来一次影响力大讨论,这个观念首先要从社领导、部领导立起来,光我们这些年轻人干着急没有用。

第二点建议,能否设立舆论战指挥中心?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明年军报创刊60周年习主席来了看什么?江主席、胡主席看车间,看版面,习主席来了还看这些吗?有的说,办公楼起来就好了。那是!但办公楼起来了,恐怕看的也不只是楼。在军队历史性改革的大棋局下,我认为军报媒体融合的基本定位是12个字:新型作战力量,基本作战队伍。300多人的军人编制加起来也就一个营的人数,增加一个营的编制效果会怎样,但没有这一个营会如何?过去我们一直把自己当总部机关,现在要把自己当基层部队。军报的每一名编辑记者都应是作战人员,每一台电脑手机都应是作战装备,每一份报纸杂志、每一个网站,包括“两微一端”都应是作战平台。如果这么算账,再要人的时候会不会底气更足一些?对于即将动工的办公楼,我有几点设想:一、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过道,甚至每一块砖都应该是数字化的,至少要像人民日报社、北京电视台那样,晚上能点亮,能出字幕,照亮阜外大街,照亮西二环。二、以建楼为契机,能不能打造智慧军报?现在好多地方县市、省会城市,甚至是全省都在搞这个,军报的院子不大,投资也可控,搞起来会不会成为全国媒体的第一家?三、设一个舆论战指挥中心,不管下一步其他媒体合不合过来,我们的媒介要素是齐全的,报、网、电视、两微一端,啥都不缺。这个指挥中心,要做到“三网联通”,即联通全军指挥信息网,联通互联网,联通内部采编网。通过这三网,社长总编能指挥到单兵,千里万里外的分社记者,以及远洋护航、中外联演、海外维和的记者,随时能接到收指令;国防部网、中国军网和“两微一端”可进行实时发布,同步数据更新;军报及子报子刊策划、组版情况,可随时调阅、调整、签发。这个指挥中心,白天可做交班开会、分发稿件、收发文电,晚上可以做夜班办公场地。这样搞就纳进作战力量建设的盘子里了,跟军委要资金、要装备、要人员等就好办些。

第三点建议,能否成立军事媒体融合发展规划中心?

有一个问题,大家私底下议论比较多:三五天的军报有人管,三五年的军报也有人管,但三五十年后的军报谁来管?咱们院的人才流动有一个很矛盾的现象:非常慢,进了大院基本上就老在大院了;又非常快,不少社领导任职三五年就到龄了。这“一慢一块”这对报社的接续发展、长远发展有没有影响?说实在的,社长总编每天要签的文件、要看的大样、要开的会议很多,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来专门思考这些问题。这就需要专门的智囊团来做,仅仅依靠业务部门,以及临时搭班子是不行的。此外,这些年来,我们并没有提出多少在全国新闻界叫得响的新闻理念,这是制约影响力的一个很容易被人忽视的因素。尤其是在新媒体这一块,除了直接从事这一块工作的同志外,其他的人知之甚少,既懂理论又懂实践的更少。我觉得,这个中心组建起来后,可以干这么几件事:一是对下一步媒体融合,要提供前沿的理论支撑,向哪个方向发展,向哪个地方用劲,要有宏伟蓝图和清晰路线图,实际上承担战略规划功能。二是对业界报网融合的最新动态,可定期提供一个内参性的东西。三是立项一批重大课题,出一批军事新闻理论创新成果,每年组织一次有影响力的全国新闻媒体高端论坛。

第四点建议,能否给新媒体划更大的试验特区?

新媒体这一块的打拼和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我感觉,这方面要后来居上、后发制人,还要给他们划更大的实验特区。改革开放不就是小平同志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吗?我们在34号院画一个圈又如何?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可能还是对市场化这3个字比较怕。人民网都上市了,有什么可怕的呢?报网融合必须报网分离,痛下决心把脐带剪断,要搞就搞空中加油。我有这么几点设想:一、优秀年轻人才要向新媒体大力倾斜。网络永远是新的,像我们这些军报里的年轻人,放到网络去也显得老了。报社要多招一些网络方面的奇才怪才,现役文职地方的都可以。二、要有一套让人眼红的奖励机制。地方比较普遍的做法就是搞项目负责制。当然,有比这更刺激的,那就是我养100个项目,只要活1个就行。那99个就是让它死掉的,活了的这一个会收回999个甚至99999个成本。我们有没有魄力这样搞?三、鼓励颠覆。我跟几个同事开玩笑说,如果我下海办新媒体,挂在墙上的公司理念就两个字“颠覆”!苹果是不是颠覆?院子里小朋友手上戴的“小天才”电话手表是不是颠覆?不要把颠覆看得那么神秘,其实他就是一个点子。只要点子好,风投很快就过来了,还怕缺钱吗?前段时间,我应邀参加了今日头条首次创作者武林大会,就坐在张一鸣的后面。他是南开工科男,一开始对新闻业务有我们熟吗?可人家就是提出了一个颠覆理念“计算”,结果3年做到30亿。四、鼓励搞小本经营。学习小组、侠客岛、澎湃,不就是几条枪搞起来的吗?现在,微博组开了“三剑客”等微信公众号,反响很不错。军队还有几家做得不错的,如“当代海军”“大军猫”与“老班长”等,一些基层部队也尝试玩这个了。我们的编辑记者能不能也抽空玩一玩,不用实名也行。“自干五”就是新华社的一个记者,当时也不准搞。不能上面一个通知就不敢动了,军报编辑记者触网天经地义,不能跟一般军人划等号。五、要设立网评部或在评论部增加网评组。现在,新闻越来越难抢了。不仅难抢,连我们自己的也被人家抢,评论则不受这个影响。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光靠报纸给网络喂评论是喂不饱,喂了他也不愿意吃。我感觉,网络要有自己的“观点工厂”。说实在的,我们也希望到网上冲冲浪,但评论部只有那么几条枪,为了把规定动作做好,真是生不起病、休不起假、出不起差,心有余而力不足。

第五点建议,军事新闻能不能尽快走出去。

“一带一路”战略提出来后,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社很快有动作了,人家把客户都搞到国外去了,制定了很多靶向传播战略。军事力量走出去,军事新闻要不要跟着走出去?如果只在国内军内玩,怎么成为几家中的一家?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信。建立海外分社的工作,社领导一直在推动。我觉得,趁军队改革的机会,这项工作还要重新启动,大力推进。至少美国、俄罗斯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要设,上合组织以及几个重要邻国也可以搞,如果能成,军报的格局又会大不一样,军报编辑记者的出路也会大不一样。

最后提一点,内部编制体制调整能不能早点动手?

一位领导聊天时讲,不给军报降格,军报首先不要自己降格。这句话戳到麻骨了。即使上面不给我们增加编制,也不让我们打散编制,有些事情还是自己可以先做的,内部不是没有潜力可挖。哪里该割块肉,哪里该补点仓,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内部编制体制调整,要为媒体融合“腾笼换鸟”。要有大气象,必须有大气魄。多少年推不动、摊不开,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习主席不是推动了、摊开了、干成了吗?有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这样一个大势,有媒体融合这样一个大潮,只要我们真正想给军队新闻事业留下点什么,给军报子孙后代留下点什么,就没有什么不敢为,没有什么搞不成!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评论部评论二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