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12期全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突发事件报道,微信平台可以这样用
——以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报道为例

作者:■邹菲

随着微信的普及,利用微信平台开展突发事件报道已成为常态。近几年来,在芦山地震、鲁甸地震、尼泊尔地震、“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故等报道中,解放军报社记者部对如何运用微信平台进行报道都有探索。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后,记者部除第一时间在网站进行实时播报外,首次尝试运用“解放军报记者部”微信公众号和各分社公众号联动报道,构建传播矩阵,创新应用微信公众平台进行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方法手段,进一步提升了传播效益。

用好“微信群”,搭建协作平台实现扁平指挥

重大突发事件,既是对国家紧急动员能力的考验,也是对新闻媒体快速反应能力的检验。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初始,是新闻资源极度丰富而报道信息极度匮乏的矛盾期。此时,谁能第一时间发声,谁所代表的媒体就最能展现自我价值。

如何快速反应呢?难点在于既要能快速搭建起涵盖新闻采、编、发的全流程平台,又要有一套高效指挥、协作的采编机制。对此,通过多次实践,我们探索出了一条针对非保密情况,借助微信群功能实现快速响应的路子。

8月12日23时30分左右,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事故发生后,记者部立即启动应急响应机制,派出2名记者赶赴救援一线。与此同时,网络组迅速建立起包括部领导、前方记者、总编室全媒体组成员、分社网站采编人员及部队通讯员在内的“天津大爆炸救援报道”微信群。

通过微信群,前方记者随时上报自己的行踪、新闻线索、图文和音视频稿件;后方编辑在不断刷新一线记者情况的基础上,随时进行有针对性的采编交流、协作;部门领导在线办公,展开稿件签审、批转等工作,并根据采编情况实时点评工作、部署任务、传授经验,实现了点对点、扁平化的指挥。

13日清晨,记者还在奔赴天津途中,网络组就与其取得了电话联系,提出了初步的报道需求。紧接着,记者利用微信平台传回图文、语音消息,网络组对其快速编辑整合,于8时30分左右,先后发布了《解放军第254医院启动应急预案 已救治伤病员80余人》《天津警备区已派出直升机和无人机前往侦查》两篇网络稿件和微博,成为部队参与事故救援的最早消息来源。而后,随着前方记者不断发回信息,我们又先后整理发布了《北空混成某师200名官兵急赴事故现场救援》《武警天津总队1500名兵力投入救援》等现场图文。仅13日当天,就在网站、微博和微信发布稿件40余篇,对部队官兵参与救援的情况进行了充分报道。

利用微信群采编协作的优点不言而喻,但也有难点。最突出的就是群内信息高度碎片化。为抢时间,记者可能会利用语音功能口述见闻,陆续发回只言片语,甚至是一些未经准确核实的信息,这些都需要后方编辑做大量的信息整理、甄别和核实工作。对此,记者部网络组对编辑力量进行了科学分工,并制订了“以网站、微博集纳动态消息,以微信公众号聚合碎片信息”的报道方案,通过对信息的多次整理加工,保证了新闻素材的真实性、准确性、丰富性和完整性。

紧盯“朋友圈”,加强舆情分析做好主动策划

有人说,新媒体打开了突发事件信息传播的第一扇窗。不过,由于新媒体准入门槛较低,又缺乏严格的把关机制,在突发事件报道中,很容易成为“乱码信息”甚至谣言的发源地。此时,主流媒体在报道客观事实的同时,有必要加强舆情分析,做好舆论引导。

舆情从哪儿看?其实在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里,它都在时刻不停地刷新。作为一种流行的社交媒体,微信提供的“朋友圈”和“微信热文”等功能可谓便捷的舆情分析对象。

在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后,如果你翻看“朋友圈”,很容易挑出一些疯转的虚假传闻。比如,“CNN记者现场直播,强制被删”“有害气体可能影响北京”“一名8岁男童受伤严重,急需RH阴性A型熊猫血”,等等。面对虚假信息,主流媒体如何激浊扬清、以正视听?此次报道中,记者部网络组按照紧盯舆情、主动策划的思路,主要做了3个方面的工作。

——发布权威消息。在资讯爆炸的时代,主流媒体的担当,不只在于快速传播信息,更在于传播准确可靠的信息。爆炸事件发生后,救援工作是否已科学高效展开?现场残留的有害气体是否会危及生命安全?这些问题一时间在网上众说纷纭。13日上午,记者部网络组以微信公众号及时整理包装前方记者传回的信息,推出《救援|军报记者在现场,人民子弟兵在一线》图文稿件,综合报道了7支部队出动参与救援的情况,安抚了民心;发布《灾情|天津滨海新区爆炸情况要素一览》等多条微信稿,对救援的各环节、各要点条分缕析,进行权威解读,提前帮助读者规避了认识误区。

——揭批虚假信息。针对事故发生后网络上已有的一些信源不明、捕风捉影甚至以讹传讹的不良信息,记者部网络组组织报道力量弄清事实真相后,发动所属8个微信公众号联合署名发布了《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这些内容请勿扩散!》稿件,通过微信发出倡议,引导大家拒绝谣言,传递正能量,时刻保持高度的自我警惕意识,不随意传播敏感信息,不给救灾工作添乱。

——回应社会关切。在救援过程中,各方最关注的是进展动态和真实的现场细节。为此,在统一策划下,北京分社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北京卫戍区成功救出一名生还者》《生化应急救援队出动》等稿件,武警分社“中国武警网”微信公众号发布了《防化勇士在爆炸核心区连续搜救10小时!体表感受温度达50℃》《救援部队官兵吃上了营养晚餐》等现场图文,通过主动发声,回应了社会关切。爆炸核心区危化品搜排工作全面展开后,记者部各微信公众号又第一时间发布了《科学救援:防化专家坐镇天津爆炸事故现场》《总装防化研究院12名专家挺近天津核心爆炸区》等稿件,从救援装备、清理排查方法等方面作了科学解析,以准确的新闻事实,澄清了一些网友对“残留危化品”的模糊认识。

联动“公众号”,既重传播速度又重信息容量

就传播特性而言,相比微博、移动客户端等其他新媒体,微信有其自身优势,如信息容量大、表现方式灵活、推送便捷等;但劣势也同样明显:它不能像微博那样随时推送消息,公众号每天只能推送一次,而且后台编审过程复杂,传播速度和信息容量二者很难平衡。

针对微信的这些特性,如何扬长避短,充分发挥其传播效能?既要随时推送动态信息,又要保证充分的信息量,一个微信公众号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在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报道中,记者部探索在所属8个微信公众号之间进行联动协作,通过定位与分工的不同,构建微信传播矩阵,在一定程度上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探索了路子。

“接力”推送,确保信息更新不间断。事故发生后,北京军区、空军、海军、武警部队等均派出了救援力量。记者部网络组迅速协调各分社微信编辑人员,明确任务分工,制订了“接力”报道的方案。8月13日上午,记者部微信账号率先推送4条救援消息,随后各分社微信平台持续跟进,在当天下午及晚上相继推出《北京军区投入兵力紧急驰援天津塘沽爆炸救援工作》《海军驻塘某军械仓库响应地方支援抢运救灾物资》等动态消息。各公众号之间既在内容上不断转载、集纳更新,又相互推荐用户关注,形成了“接力”传播的链条,确保了信息更新不间断。

统一策划,确保主题中心不偏离。在报道过程中,记者部网络组坚持每日拟定报道主题,组织分社统一策划落实。这样做,一方面可以防止各微信公众号的报道偏离中心方向,比如,当不少媒体为吸引眼球,大量发布灾难现场的凄惨照片时,记者部各微信公众号没有盲目跟风,而是尽量规避对遇难者和家属的“二次伤害”,不断弘扬正能量;另一方面,统一策划可以形成传播规模效应。在遇难者“头七”日,网络组和各分社商定了“纪念英雄、悼念逝者”的主题,记者部微信公众号推出稿件《七日祭:英雄一路走好》,报道现场举行哀悼活动的情况,各分社公众号整理网友以诗歌、音乐、视频、绘画等形式创作的素材,相继推出《MV|那些再没有回来的兄弟》《手绘视频|致敬天津港大爆炸中勇敢的“逆行者”!》《沙画|致敬,奔向烈火的逆行者》等系列图文、音视频稿件,持续升华了人们的哀悼之情,在受众的“朋友圈”中刷出了一股人文关怀的暖流。

内容互补,满足用户分众化需求。微信公众号矩阵的联动,需要在主题上“齐步走”,也需要在具体内容选材和表现方式上强化“自选动作”,以满足用户分众化需求。此次报道中,记者部各微信公众号都各显其能,推出了个性化内容。还是以“纪念英雄”的主题为例,武警和北京分社推出的《最帅逆行:10组数字,祭奠爆炸中逝去的生命》《一线救援仍在继续,请记住这13张面孔》等稿件,正面走近英雄群体,直接触动了网友的泪点;记者部微信则在七夕当天发布稿件《逆行者的“七夕”:烈火中绽放的爱情花朵,永不凋谢!》,讲述遇难官兵生前的爱情故事,从侧面以脉脉温情,唤起受众对遇难者及其家属的深切同情。不同公众号之间既互动又互补,进一步扩大了传播效益。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记者部网络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