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改进网络时代的军事调查性报道

作者:■张小平 蔡惠福

2015年10月,《解放军报》连续刊登了多篇“在党委领导工作中深入贯彻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新闻调查。这些调查多视野、多层次地介绍了一些部队在抓好战斗力标准贯彻落实中遇到的矛盾,采取的做法,取得的成效,较为详细地记录阐释了他们的经验启示。因为这些稿件主题重大、内容丰富、观点新颖、编排大气而成为那段时间军报的一个亮点,在网上也得到很多好评,这引发了我们对军事新闻宣传中如何因应新的形势,用好调查性报道的一些思考。

一、借助调查性报道增强军事新闻报道思想性指导性

在军事新闻宣传中,调查性报道早就有一定程度的运用,特别是《解放军报》,经常有一些触及热点、揭示问题、寻求对策的调查性报道面世,并产生了良好反响。但总体来看,我们对调查性报道这种独特的报道样式认识不够,研究不多,因而运用得不够自觉和自如。多数记者缺少采写调查性报道的实践锻炼,这一报道样式在军队各级各类媒体上还属于“稀有品种”。有的同志把那些不能称作调查性报道的深度报道误以为调查性报道。其实,这两者有不同的定义。调查性报道可以被认为从属于深度报道,是深度报道的一种样式,但深度报道还包括述评式报道、解释性报道、访谈式报道等等,因此,两者不能完全划等号。重视了深度报道,不等于就自然地重视了调查性报道。

在军事新闻宣传中加强对调查性报道的运用,是提高军队媒体宣传质量的现实需求。国内外媒体的实践表明,调查性报道不仅可以用详尽的、确凿的事实真相发挥媒体的社会监督功能,鞭挞丑恶,抨击腐败,揭露不道德行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它还可以用全面充分的事实以及数据分析社会矛盾,解释社会问题,透过错综复杂的表象理清内在脉络,揭示本质,预测趋势,从而使媒体真正发挥社会“瞭望者”的功能,在参与社会治理,保证社会良性运行中发挥更好的作用。当我们国家进入由大变强的关键时期、攻坚时期,并且面临媒介化时代到来、社会舆论变得空前喧嚣的复杂局面时,社会的主流媒体必须大力提高思想性和引导力,大力提高新闻宣传的质量水平,当好社会舆论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那么,主流媒体怎样才能提高思想力引导力呢?从我国的国情民情媒情出发,在总结已有实践经验的基础之上,继续创造性地用好调查性报道,是一条行之有效的途径。

面对大变革大发展中众多新情况、新矛盾、新问题,调查性报道因其具有不同于一般新闻报道的独特功能、独特作用,十分适合用来挖掘背景,理清事实,展示真相,解读现实,求解对策,解社会之惑,答群众所思,寻攻坚克难之道。用好调查性报道,对于增强媒体报道的深度、厚度、广度、锐度,实现“内容为王”“思想为王”,对于抒解民意,汇聚民智,凝聚民心,其价值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军队媒体当然也是如此。推进军队改革,实现强军目标,当然需要军队媒体大力宣扬改革建设中的新人新事新风貌,总结传播强军实践中不断取得的经验,不过,新的形势、新的挑战,更需要军队媒体忧强军之所难,急强军之所需,解强军之所惑,在研究问题、化解矛盾上有更大作为,承担起军队建设“智库”的重任。为此,同样需要积极而自觉地用好调查性报道。

面对新媒体带来的信息海量化、传播公民化,军队媒体和其他主流媒体一样,致力于开掘内容产品的深度。所以,大家都在加强评论上发力,在善于讲故事上发力,在搞好分析性、解释性的深度报道上发力,在加强理论宣传上发力,并且已经取得了看得见的成效。这些无疑都要继续做好,同时我们也要充分地认识到调查性报道的价值作用,以任何理由漠视它、轻慢它,对于提升军事新闻宣传思想性指导性的努力来说,都会失却一个重要的抓手。尽管一般来说,调查性报道投入的精力比较多,过程比较长,下的是慢功夫,被称为“慢传播”,然而,在经历了喧哗、纷扰、狂欢的浮躁之后,人们渐渐明白了“慢写”的价值与可贵,认识到了并非所有的传播都是可以快和必须快的,有时候,慢一点并无妨。慢了,或许可以更加深邃,更加厚重,更加劲道。我们现在的信息传播,所缺者不是信息的“量”,而是信息的“质”;不是生产信息的“快手”,而是生产信息的“高手”。军队媒体的从业者应当从自己肩负的责任和主流传播的发展趋势中提升对调查性报道的认识,通过积极的探索实践做好调查性报道。

二、拿出甘当“苦行僧”的精神搞好调查研究

如何从我国的国情民情媒情出发做好调查性报道,许多同志对此作了研究总结,提供了不少具有操作性的经验和方法。根据大家的论说,做好调查性报道,其要点在于,要选择有价值的题材,要有充分投入的调查,要有见人之所未见的、精深的、独到的分析和发现。这些无疑是做好调查性报道的基本规则。

首先是题材的价值和意义。西方调查性报道的选题虽然也有一些属于中性的东西,但绝大部分是揭露、曝光丑闻和内幕。与此不同,我们的调查性报道尤其是军事新闻中的调查性报道,其题材则以中性的、正面的为主,这是我们和西方的调查性报道一个极其重要的区别。不过需要我们牢牢把握的是,尽管我们的题材是中性的、正面的,但必须是重要的、重大的、突出的,用大家熟悉的话说,就是务必要触到“社会绷得最紧的那根弦”。都说从事新闻宣传要有强烈的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调查性报道的选择更加需要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一定要抓住那些上下关注的、影响广泛的、改革建设中亟需解决但尚未解决或者难以解决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切入点可以小,但问题一定要大,要有宏观的、全面的针对性指导性,要有深入调查分析和展现的张力。非如此,不足以称其为调查性报道。但切忌是坐在办公室里想出来编出来的假问题和伪问题。没有足够重要的题材,就不会有广泛影响的调查性报道。

精深的分析对于调查性报道来说,同样至关重要。调查性报道是深度报道的一种样态,而调查性报道的深度除了来源于题材的重要和调查的深入之外,必须有赖于分析层次的深入。在调查性报道采写过程中,调查和分析往往是同时进行的。只有把调查和分析水乳交融般地结合起来,秉持科学的指导思想价值标准以及方法路径,由果溯因地探寻事物的联系,洞悉事物的本质,回答清楚是什么、为什么、怎么看、怎么办的问题,作出比一般人、一般报道更为深入的观点和结论,才能实现调查性报道的思想含量。当然,调查性报道的分析不仅是记者自己的分析,也可以是相关专家、领导及其他采访调查对象的思考和观点。

应该特别强调的是,决定调查性报道的优劣高下乃至成败,最为基础的也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应该是调查。调查性报道的精髓要义在于“调查”二字。可以说,调查性报道的全部价值意义都源之于充分的调查。按照有些专家的说法,调查性报道对采访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与一般的报道相较,调查性报道的调查更细致、更艰难、更深入,在调查上下的常常是长功夫、苦功夫、细功夫,有一些调查甚至要长达几个月。有时为了一个证词、一个数据、一个细节,就要大费周章。整个的调查,每每要克服许多困难,破解许多障碍,付出许多艰辛,有的甚至要历经磨难,真可谓踏破铁鞋。这方面的实例,我们军队媒体的同志应该是十分熟悉的。所以美国一位研究者说:“……所有美国优秀的调查报道都具有如下品质,对事实真相的渴望,强大的内驱力,精确的判断力,果敢的决断力,持久的忍耐力,丰富的想象力,正直感,对条理的领悟力和一种基本的直取要害的知觉。”

可以说,好的调查性报道作者,几乎都是调查研究的“苦行僧”。正因为有了这般用力用心的调查,调查性报道才能给人一新耳目之感,收到振聋发聩之效,格外得到尊崇。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告诉我们,正确的认识始于调查,深刻的思想源于调查,充分的调查得来的事实才最可能接近事物的本来面目,在充分调查中得到的材料才最能展示事物的内在脉络和发展逻辑,所形成的认识才最能解释事物本质,反映客观规律。所以,写好调查性报道,必须首先把深入细致的调查这件基础性、关键性工作做到位、做到家。

刘少奇同志有一句名言:“报纸工作人员是什么人?是调查研究的专业工作人员。”调查研究是记者的基本功,是看家本领。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媒介化时代,专业记者与公民记者的区别,抑或说专业记者的最大优势之一便是,公民记者多半是一些记录事件表象的“随手记”、“随手拍”,而专业记者则拥有从事调查研究的时间、技能以及其他制度性、政策性资源。正因为这样,一般而言,专业记者才具有公民记者难以企及的高度、深度和广度。反过来说,如果专业记者不具备调查研究的本领,其专业水平很有可能就会与公民记者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写好调查性报道就更是如此了。军队媒体的一些记者之所以很少涉猎调查性报道,重要原因之一便是缺少有深度的调查研究的历练,对调查研究的理解和技能还停留在较为低端的层次。

尽管我们一直在强调调查研究的重要,并且采取了许多的措施,大力培养深入实际扎实调查的好作风,但是,勤奋调查研究的自觉精神以及开展调查的水平能力仍然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许多同志,特别是年轻记者吃不了那份苦,受不了那份累,缺少弄清事实、探求真相所必须的意志和毅力,特别是对那种时间长、难度大,需要大投入的重大主题重要题材的调查如何组织、如何实施、如何突破,更是实践不多,经验不多。所以,必须坚持不懈地念好调查研究这本“经”,甘当调查的“苦行僧”。

三、运用互联网思维创新调查性报道的生产和传播方式

一提到调查性报道,不少同志恐怕首先想到的是报纸上那数千字的长文,黑压压一片;是之一之二之三的连篇累牍;是庄重严肃、气势不凡,等等。调查性报道的这些传统形态和模式,有许多自然是必须继续坚持的,不可能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而全部被舍弃。然而,信息生产与传播方式的巨大变化,以及人们信息接受使用行为的改变,决定了调查性报道的报道形态、生产方式和传播方式都要在互联网思维的原则要求之下随之变化,不断创新。

从中外已有的实践来看,以下一些经验做法是值得我们军队媒体参考借鉴的。首先是内容生产上要重视数据使用。大数据正在快速地改变新闻的生产流程、传播语态和记者角色,由此,它也越来越多地成了调查性报道的基本要素。调查性报道正越来越多地从“请看事实”到“请看数据”,新闻信源部分地变为了数据采集和挖掘,报道文本形态部分地成了根据需要构建的环环相扣的数据调查逻辑链。

实践表明,通过对海量数据信息的统计分析,可以超越单纯的事实层面,进一步发现事物的结构关联、发展轨迹;同时,基于统计模型还可以预测未来趋势,为人们提供更为客观、精准、丰富、深入的信息。军队媒体工作者理当认识这一发展趋向,尽快掌握数据采集、挖掘、提炼、分析、呈现的本领,将大数据方法和思维熟练地运用到调查性报道之中。

其次是叙事模式上要重视多元呈现。在传统的调查性报道中,文字叙事、图片叙事、音频叙事是基本叙事模式抑或报道形态,它多半是单独运用,最多也是简单叠加。媒介融合为调查性报道在叙事模式上的多元集成创新提供了条件。现在许多调查性报道已经都是“文章、照片、视频段落、音响、图表互动性的集合体”,它以非线性结构呈现在网站上,各种媒介的内容互相补充而不重复,“充分运用不同媒介的报道优势进行跨媒体叙事”。此外,为了满足受众碎片化阅读的需要,不少媒体开发出了卡片化的报道模式,即采用清单式、时间线以及知识地图的方式,将具体内容制作成若干卡片,合理地安排在网络上,受众可以根据需求和偏好,自由地选择卡片进行阅读,由点到面地、由此及彼地、连续不断地了解事件的整体、背景、细节及相关知识。它创造了更具个性化的新闻阅读体验。

当然,还有我们讨论了很久的可视化报道,由于它强烈的直观性、趣味性,也成了调查性报道的一种表现形式。总而言之,新技术的开发运用,为调查性报道的多元集成创造了条件;这种多元化呈现必然带来调查性报道模式的丰富多彩,为受众提供更多样的选择,更贴心的服务。这自然也应成为军队媒体创新调查性报道形式的一个努力方向。

再次是在传播过程中要重视受众的参与互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无参与无新闻,无分享无报道,无互动无传播,因而新媒体之下的调查性报道,不能只把受众当成接受者、使用者,同时应当将其作为参与者、制作者、传播者、贡献者,整个生产过程应该是高度开放的、兼收并蓄的、平等协商的,不仅报道的题目可以众筹,采写过程也可以用多种众筹、众创方式来进行,在媒体的主导之下,让广大受众发表意见,提供材料,展开讨论,由媒体工作者与广大受众共同完成产品的制作与传播。这就是当下正时兴的所谓不仅要有PGC(专业生成内容),还需要UGC(用户生成内容)。这种生动活泼、广采众议、广集众智、体现自己教育自己原则的方式,其效果自然会大大地优于线性的单向传播,这不正是在新闻宣传中贯彻群众路线的实践举措吗?何乐而不为呢?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讲师、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