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期境外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从印度洋海岸到喜马拉雅山麓

作者:■吴敏

水有涯,山有界,政治有地缘,但新闻没有国界。立于时代桅杆之上,记者应该拥有更加广阔的眼界和胸怀,让笔触和思想抵达更远更高的领域。

在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和联合军演任务中,我多次随队走出国门,足迹印刻在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美国、俄罗斯和尼泊尔的土地上。那些经过时间沉淀的新闻碎片,一经潜心拾缀,便如草蛇灰线,循迹可见一名军人、一支军队、一个国家的昨日履痕。

那些远逝的“第一次”是明天的路石

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强烈地震引发巨大海啸。中国首次选派逾百位军人参与此次国际灾害救援。作为中国国际救援队第一批女队员,我随队奔赴印度尼西亚执行世纪海啸灾害救援任务,这是我第一次执行出国采访任务。

抵达重灾区班达亚齐时,已是2005年1月1日零时。灾难似乎完全击垮了这个风景秀美却满目疮痍的国家。站在班达亚齐机场唯一的跑道上举目环顾,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40支救援队伍组建起多国联合指挥中心。而在这个特殊的国际救援舞台上,各国军队的自我宣传也各具特点,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美军几乎租用了所有的“四轮”交通工具,车身上一律悬挂着白底红字的“USA”旗帜;日本主要宣传他们自卫队军医的每次接诊,他们的持续治疗使灾民们深受欢迎、排起长队;德国则拿出他们国家派出的整建制军队医院,深入班达亚齐政府医院参与灾后重建情况;中国记者侧重于宣传救援队擅于创造性开展工作,建立建设流动医院、深入灾民安置点巡诊、参与当地医院重建、完成搜救和灾害评估等情况。

2010年8月,巴基斯坦洪灾救援,我第一次面对面采访外军高级官员。国外任何媒体抢新闻在重大灾害现场几乎表现相同,那就是争先恐后、不失时机。9月2日,巴基斯坦三军总长塔里克·瓦吉德上将出现在洪灾救援现场,没有时间也不可能提出正式采访申请,我毫不迟疑地挤入人群,自我介绍并提出问题,瓦吉德上将微笑作答。那天,当我完成稿件《四星上将的赞叹:三个非常》,心中充满成就感——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采访外军高级将领。

10年来,在海外的采访还有许多次,都留下深刻印象:2014年6月,中国海军第一次参加环太平洋军演,我第一次在美国军港工作、生活长达一个半月,深入观察并采访海外和外军记者工作情况,学习他们的工作作风,我第一次走进中俄联合指挥部旁听作战会议,就和外军记者联手采访提问,他们的提问也让我大开眼界,并采写出《直击中俄联演指挥部:联合交班,让军演严谨高效》。

既要关注军事行动中的新闻,又要关注新闻背后的军事

走出国门,五花八门的风貌地志常常会吸引眼球。然而,术有专攻的衍生意义具体表现为——军事记者既要善于发现军事行动中的新闻,又要密切关注新闻背后的军事。

2014年7月,美国夏威夷珍珠港,这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环太平洋联合演习聚集了22个国家的49艘舰艇、200余架飞机、25000余名海军官兵。采写有关演习的具体课目自然是重点工作,但并肩战斗的外军记者特别关注新闻背后的故事让我受益匪浅。

舰艇开放日,我走上美国“里根号”航母的飞行甲板,听到一名记者随时随地采访,看似不经意,却是有用心,很有意思。“中国买了近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请问美国何时会还?”美国记者似乎在开玩笑。美国中士耸耸肩摊开手说:“亲爱的朋友,美国政府会不会还国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美国独立时,欠英国人钱,后来美国把英国人打跑了。后来,美国又欠了荷兰人钱,美国又把荷兰人打跑了。”一名中国上士面色一正,说:“中士先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中国人从来不惹事,但也从来不怕事。当年的朝鲜战争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位美国记者是不是从这名中国士兵义正辞严的回答中找到正确答案,我不知道。但远望太平洋万顷碧波微澜不惊,我分明在习习海风中嗅到一丝未来战争的气息。任何海域都不会成为中国与其他国家无法逾越的鸿沟,但任何海域亦不会成为阻滞未来战争的唯一屏障。

问题引领采访,我把更多的视线投向新闻背后的新闻。我登上一艘艘航母、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观察外军装备和管理;走进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邸参加独立日庆典,思考无处不在的星条旗和国旗元素的教育意义;采访来自广州、香港、台湾的外军亚裔士兵,探讨他们异国入伍的动机;询问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女军人的晋级培训机制,共话女性在未来战争准备中的职场空间与权利。

在历次赴外采访中,我也曾遇到并不友善的外国媒体记者,但我愿意走得更近、听得更多,然后用冷静的笔触记录并分析新闻背后的新闻。于是,我在稿件《走近中美主力战舰》中引用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军士长鲍勃·克罗索诺的话:“只要我们有船,水手就要出海。这是美国海军非常重要的传统。”

更多学习,更多思考,更多超越

必须承认的是,每个国家军队的媒体宣传均各有特点,不同国家的媒体记者独到的新闻理念、采访技巧均可当作他山之石。

2005年1月2日,我偶遇法新社记者采访美国士兵。法新社记者问:“你是什么时候从美国来这里执行救援任务的?”士兵答:“今天早上。”记者又问:“你们预计何时返回美国?”士兵答:“今天晚上。”似乎看到猎物即将踏入刚刚挖好的陷阱,法新社记者再问:“美国军队总是扮演救世主的英雄形象。面对如此巨大的灾难,为何你今早刚刚抵达,今晚就要回国?美军的救援工作是否停留在表面?”士兵看了记者一眼,平静地回答:“海啸发生后,我们乘坐航母抵达附近海域。我早晨乘坐直升机从航母赶到这里救援,晚上返回航母。航母就是美国。”

旁观这段犀利精彩的问答,我颇有感受。如:问题即观点结论。国外媒体记者大多首选三三原则采访,即每三个问题为一组,每组前两个问题看似简单但隐含内在的逻辑关系,在暖场铺垫后随即话锋一转,第三个问题直击要害——问题即观点结论。

军事新闻没有绝对的透明,只有相对的公开。论及他山之石,不得不提外军严格的新闻审核制度。环太军演新闻中心位于珍珠港内某座偏僻小楼。在那里,我们可以使用桌椅和无线网络,桌上有免费咖啡和水果。然而,任何关于环太军演的新闻,都需要按照规定程序传至美国军方设定的邮箱,在通过审核后方可发布。为了完成这些审核,我们不得不在舰艇出海演习期间,留下3名记者驻守新闻中心,每日呈送并反馈审核邮件。原来,美军所谓的公开透明不过是限定在局部条件下的公开透明。美海军指定的中方新闻联络官叶平是一位生于美国、长于美国的华裔军官。在我们抵达夏威夷之前,他在手机里下载并安装了中国的社交软件——微信,并主动申请加载我们好友。他从不在朋友圈里发布任何内容,并坦言每天都要提交观察报告。

有意思的是,美军内部机构的宣传原则是开放、开放、开放。开放的姿态——在军港内的商场和超市门口,太平洋舰队报纸与超市促销信息放在一起,都是免费赠阅。开放的内容——宣传与服务并重。身着礼服的舰队指挥官和仅穿比基尼的美女分别位于报纸的一版和末版,厚厚一摞报纸里,除了军队内部动态新闻,更多的是服务性信息。开放的机制——只要完成培训和考核,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军事宣传机构。年轻的珍妮特在参加甲板招待会时告诉我,她大学读的是金融专业。因为喜欢新闻工作,她选择了参军并报考宣传部门的职位,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她顺利通过考核,成为一名新闻专业士官。在珍珠港里,像她这样的女士官还有多人,除了办报、拍摄视频、制作网页,日常工作还包括与地方媒体打交道,如定期召开新闻发布会。

深入、持久、有力的宣传,是新时期的思想“长城”。中俄联演期间,最感染我的是俄罗斯无所不在的胜利日宣传。但凡目之所及,均可以看到胜利日的元素——飞机购物指南册上印着整版的二战故事,街头广告牌上巨幅的二战英雄肖像,小孩子几乎人人一身特制的仿二战军装,胜利日游行现场如同潮水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冲击耳膜和心灵的欢呼声“乌拉”,城市中随处可见的二战英雄雕像,电视、广播里反复滚动播出的二战旧闻……我不由相信,如此深入、持久、有力的全民宣传,会在俄罗斯民众心中筑起新时期的“思想长城”。与之相较,我国军事宣传仍有巨大的空间,应不断加强深化。

赴外采访既要借他山之石,亦要入乡随俗。2015年8月,中国武警交通救援大队首次成建制走出国门,援助尼泊尔灾后重建。尼泊尔是佛教之国,我在出境之前,突击学习相关知识和礼仪,以保证采访顺利进行。在加德满都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一句蹩脚的尼语和双手合十的问候拉近我和尼泊尔陆军代理总参谋长切特里中将的距离,采访顺利而愉快。

记者不是旅行者,重要的不是去过哪里、看过什么,甚至不是写了什么稿子,更重要的是发现什么、思考什么,我想,这才是“记者永远在路上”最根本的意义。

(作者系解放军报驻武警分社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