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微媒体时代涉军敏感事件炒作的应对

作者:■周均 颜士强

当下,我国正处社会转型关键阶段,社会改革跌宕起伏,各种结构性矛盾日益浮现,多数会蔓延到网络之中。军队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一旦发生敏感事件势必会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频仍的网络围观、网络集群效应,导致网络舆论生态复杂多变,网络舆论引导困难频频。

一、微媒体时代涉军敏感事件炒作形势不容乐观

据CNNIC统计,截至2015年6月,中国手机、微信、微博用户规模达5.94亿人,用户的巨量化导致使用主体呈现出多元化、草根化和泛平民化的特点。毋庸置疑,微媒体的普及,既拓宽了民众参与社会事务的渠道,也在一定程度上归还了民众话语权、传播权,但其“自由丛林”特点却也恰恰和军队与生俱来的保密性、组织性和纪律性特点冲突连连。

(一)涉军问题炒作的方式方法多元

一是无中生有、漫衍谎言。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网民言论自由度较高,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一些别有用心者苦于抓不到“把柄”而不惜凭空捏造谎言,企图经过成千上万的网友点击、评论、转发形成一股强势,对我军形象进行诋毁和扭曲,而微媒体的聚合传播效应却恰恰为他们搭起了一座桥梁。

二是添枝接叶、借题发挥。在网络舆论“标签化”的当下,一旦某事被贴上负面标签,就极有可能瞬间成为众矢之的。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塔尔德在《模仿率》一书中提出“模仿是最基本的社会现象”,他认为模仿分为有意识模仿和无意识模仿,前者是基于一定动机或目的的自觉仿效,后者是在不自觉状态下对他人行为的反射性仿效。网民则常表现为后一种模仿,一旦有人发帖,更多的网民就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继而跟风起哄,让谣言如同“事实”一般在网络空间横冲直撞。

(二)涉军问题炒作的负面影响深远

从效果环节来看,网络涉军问题的大肆炒作无论是对军队集体还是军人个体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首先,致使舆论被动,污染外部环境。在“人人都有麦克风,个个都是发言人”的微媒体时代,传播格局和传播形态发生巨大演变,以往由中心到四周的传播模式被逐渐消解,民间舆论场进一步发展壮大。由于专业性和严谨性的匮乏,以及情感易替代性、所受约束小、自发盲从性、情绪传染性等特征,网民极易发表一些偏激性言论,涉军敏感事件一旦被“晒”到互联网上,必然“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这种情况下,主流声音极易被湮没和冲刷,舆论引导困难重重。

其次,丑化军队形象,离间军民关系。2012年1月30日,有网友发布贴文称,西安东二环立丰国际停车场,一辆“军车”被卡在收费处,车上乘员和一女收费员发生纠纷,前后多人围观。虽然这起事件随后被官方证伪,系由个别无知网友为吸人眼球所为,但实际上它所造成的“刻板效应”给军队形象修复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因为类似涉军事件,如果在真相尚未澄清之际就被大肆炒作,网友一般都会选择同情弱者,继而引发舆论一边倒。

二、微媒体时代涉军敏感事件炒作的基本特征

涉军敏感事件之所以越传越开、越炒越热、越谈越玄,很大原因就是基于微媒体本身复杂综合的表征。在炒作涉军事件过程中,网络舆情主要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信息源头多,传布渠道广,呈现出弥散性

与专业媒体不同,微媒体是由个体创办的极具个性特征的媒介形式。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以及各种网络应用的不断开发,不同的网民都可能占据不同的传播平台,并且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传播者,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进行一键发布。但由于网络空间的非正式性,网民的话语大部分都是按照自己的主观立场而非专业的客观立场发布,每个人说一句,聚合在一起就会形成强劲的舆论风暴。同时,这种聚合效应并不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传播渠道的复合式导致涉军敏感事件由“沉默期”转向“雪崩期”的时限大为压缩,事件一经传播可能瞬间爆发。

(二)消极批评多、积极肯定少,呈现出负面性

美国调查公司尼尔森也曾发布过一份亚太各国网民用户习惯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网民最喜欢发布负面产品评论,约62%的中国网民更愿意分享负面评论,远高于全球网民41%的比例。“坏消息综合征”使网民习惯于把问题推给外界而缺少自我反省。当然,在微媒体这片舆论集散地上,也不乏正义之声。2014年,某部为官兵举行集体婚礼,5对新人用“猛士”军用越野车作为婚车迎接新娘。这则展现部队知兵爱兵的新闻被很多网友评论并通过微博、微信转发,但不少网友认为这是“公车私用”,但众声喧哗的同时,也有不少人传递着正能量,发出“军婚不容易,祝姑娘们好运”的声音。然而,就整个舆论态势而言,批评声音显然胜过正面解读,认为此次婚礼“简朴”的人为数甚少,网络舆论场呈现出负面性。

(三)情绪发泄多、深思熟虑少,呈现出非理性

舆论的质量是指舆论包括的信念、情绪、态度、意见中的理智成分与非理性成分的比,即舆论的理性程度的高低。由于网民是一个具有共同利益、共同关心的事物或共同意见的分散人群,分散性决定了他们并无共同的行事准则,也不会遵循严格的规范行事。

从近年来发生的涉军敏感事件来看,网民的言论表达多为宣泄情绪、释放压力,以满足其带入心理。显然,这种以情绪宣泄为特点的表达方式是缺乏辩证思维的,评论对象往往因被网民贴上某种“标签”而被全盘否定。面对汶川、玉树、雅安、鲁甸地震后的军队救灾壮举,少数别有用心者不仅不感动,反而千方百计寻找抹黑攻击点。他们罔顾事实,或者指责救灾军队缺少专业救援知识,或者指责救灾部队没有大型装备,或者造谣救灾军人与受灾群众争食。由此可见,针对涉军敏感事件,网络舆论更多地表现为非理性。

三、微媒体时代涉军敏感事件炒作的应对策略

涉军敏感事件往往是对军队处置突发事件能力的严峻考验,处理是否得当,事关军队形象。在这种背景下,研究网络涉军敏感事件应对策略,对于打好网上舆论斗争主动仗,推动军队网络传播工作具有重大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提高网上应对能力,有效引领网上舆论

一是先发制人,抢占“黄金四小时”。率先提出“首因效应”概念的美国心理学家洛钦斯认为,交往双方形成的第一次印象对今后交往会产生“先入为主”的效果。虽然这些第一印象并非总是正确的,但却是最鲜明、最牢固的,并且决定着以后双方交往的进程。这在信息传播领域同样适用。在面对涉军网络舆情时,要第一时间站出来,主动发出声音,自觉站在舆论引导的第一线,向社会公众提供及时准确的权威信息,避免错失最佳的舆论引导时机。

二是健全军地网络舆论引导协同机制。加强与地方政府、媒体的沟通合作,特别是对于某些影响面广的军地事件,应当让地方部门参与调查,让地方媒体记者进军营采访,充分借助第三方力量扩大信息传播渠道。

三是善于用评论引领舆论走向。评论对涉军敏感事件的独到见解往往比普通的事实更能打动受众,尤其是对于一些军方不便说,说了别人也不信的问题,评论能够帮助受众迅速理清纷繁复杂的涉军事件的来龙去脉,消解受众的疑惑。

(二)灵活掌握应对方法,适应网络话语环境

一要加强网上舆情监测。当前,微媒体已然成为诸多涉军敏感事件的“起源点”,我军相关部门应当加强加大舆情监测预警力度,发现涉军事件后及时跟踪,并引导网站尽量规避转发于我不利的微博,对某些消息来源不明但有损我军形象的微博,应先经查证后再加以发布。如此,或可大大减少我军引导网络舆论所需付出的代价。

二要加强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传播。由于权威性、专业性等特点,传统媒体往往扮演着“意见领袖媒介”的角色,能够影响和主导舆论走向。引导涉军网络舆情,有必要建立与传统媒体的协同传播机制,让传统媒体与微传播平台实现传播资源共享,在涉军网络舆情发生后,第一时间进行议程和内容上的互动,将“官方”与“民间”两个舆论场进行高度融合,实现优势互补,营造和谐健康的舆论环境。

(三)强化官兵媒介素养,确保媒介运用适当

媒介素养是指人们面对媒介各种信息时的选择能力、理解能力、质疑能力、评价能力、创造和制作能力以及思辨的反映能力。目前,部队应当对士兵群体进行相关方面的培训教育,提高官兵的媒体认知能力,熟悉了解微博微信等微传播技术的传播途径、形态和特点等,强化网络信息的分辨能力和评价能力,科学合理地使用好微传播技术。尤其是在涉军敏感事件频发的当下,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媒体采访的对象,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外界看待军队的窗口,必须引导官兵从于我有利的角度发声,为我军良好形象贡献聪明才智。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新疆军区某部政治处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