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期报人阅读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行走新闻路的5件“装备”
——读《赵超构传》有感

作者:■魏国荣

近日,得以展读我国新闻界泰斗赵超构(林放)先生的传记,所感所悟良多。赵超构(1910—1992),1938年任重庆《新民报》主笔,1944年参加中外记者团访问延安发表系列通讯《延安一月》,被周恩来同志称之为“中国记者写的《西行漫记》”;创办新中国第一张晚报《新民晚报》取得成功经验,并为《人世间》杂志撰写专栏杂文。六十年间手不停笔死而后已,著有《未晚谈》《林放杂文选》等。作新闻性杂文万余篇,作品视点笔触所及,宏观宇宙之大,微观苍蝇之末,文笔精深老辣,一生七次受到毛泽东同志接见。历经文革风雨,仍不改初心,毕生致力新闻事业。

掩卷而思,自觉若有所悟:新闻宣传征程上的峰壑辗转之途,虽有跋涉艰辛,更有独好风景。要想攀山越岭、思深行远,行囊中少不得5件“装备”——

一是梦想,这是前行的火种。先哲苏格拉底曾言:世界上最快乐的事,就是为梦想而奋斗。鄙弃梦想者,多年少轻狂,阅世清浅,未曾尝梦想之甘甜;而推崇梦想者,多历经风雨,俯仰沉浮,深知梦想之无价。新闻人的梦想,应以报道事实真相为依据,弘扬真善美,鞭挞假丑恶;新闻人的梦想,应以推动社会进步为目标,积极引导社会舆论,宣扬正确价值观念。这梦想是心中信仰的基座,是展翅追求的引擎,更是未知前程上不熄的火种。新闻事业非坦途。顺境时,梦想璀璨,光耀前路,我们阔步昂首;然逆境中,梦想闪烁,暗影幢幢,令人难免犹疑踟蹰。此时,握紧新闻梦想这颗火种就成为新闻人最宝贵的坚守。火种不熄,脚步不止,此心不移。

二是灵魂,这是远行的执杖。要在新闻路上远行吗?务请带上你的灵魂。新闻人的灵魂,是还原真实、坚持真理之魂,既不趋势附炎,亦不偏激离世;新闻人的灵魂,是独立思考、理性研判之魂,既不拿来主义,亦不天马行空。每一篇新闻作品都是新闻人的一张名片,上面刻着知识的富瘠、阅历的多寡、思想的深浅,刻着新闻人灵魂的记号。没有灵魂的作品,恰如没有灵魂的新闻人,似“一具飘荡的躯壳在蹒跚,敲一敲,发出空洞的回音,仿佛千年前枯萎的胡杨”,一阵轻风便会倒在远行者的回忆中。唯以灵魂做执杖,才可负重行远方。

三是气节,这是傲世的脊梁。气节,意为志气、节操。大到民族气节、革命气节,小至个人气节、职业操守。莎士比亚感言:在命运的颠沛中,最可以看出人们的气节。放之于今日经济时代之新闻人,则可为:在利益的诱惑前,最可以看出新闻人之气节。新闻人的气节,是不为不义之财伸手折腰的清醒,知己为谁发声;新闻人的气节,是不为暗涌浊流冲刷裹挟的淡定,固守一己清明。气节,从不是用来向别人张显的;气节,是用来面对自己的。心净如莲,行端表正,气节自芬芳,傲世有脊梁。

四是温度,这是责任的担当。自然界的温度决定着万物生灭,新闻人的温度诠释着责任担当。这温度,就是新闻人字里行间流淌的悲悯大爱的人性关怀;这温度,就是新闻人笔端传递的激荡人心的正向能量。这温度源于新闻人钟情人文思索的“新闻眼”,这温度来自新闻人善做正面思维的“新闻脑”。不哗众取宠,将刻薄当犀利,将挑剔当正义;不标榜自封,将冷漠当冷静,将无情当理性。只求送上一捧温暖,让人展读时有阳光;只求传递一份正义,让人靠近时有力量。温度可化人心,亦可聚力千斤。

五是舍弃,这是终生的修养。古有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行走在物质世界的新闻人,难免从原本轻装上阵的自我,逐渐背负上缠绕身心的名缰利锁,如不能明智地舍弃,就会慢慢走向非我,忘记走上这条道路的本心初衷。石油工人王进喜、掏粪工人时传祥,这些经世不衰的典型正是用舍弃保留了本我的纯粹,用一生的淡泊永恒了真我的光芒。舍弃需要勇气,淡泊需要智慧。新闻人的舍弃,就是能舍浮名厚利,能弃官衔重位,还复伊始清淡自由身;新闻人的舍弃,就是能舍酒绿灯红,能弃曲意逢迎,秉持一生赤诚与本真。只有舍弃捆与绑、名利两相忘,才能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正如,每个人自呱呱坠地就注定了要改变这个世界,或多或少,或利或害;每个新闻人自推开这扇大门,也注定了要在新闻路上留下自己的印痕,或深或浅,或久或暂。写下怎样的历史,留下怎样的印痕,全在乎——我们自己!

(作者系人民武警报社总编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