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期报人阅读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嫂与征衣

作者:▉张际会

丈夫征戍,闺中思远,一件征衣成为思妇情感的承载和寄托。唐人诗词为后人提供了一幅“捣素裁衣,缄封寄远”的古代征衣流程图。这些诗行,使人真切领会到好诗出自人情。

温庭筠有一首《杨柳枝》:

织锦机边莺语频,

停梭垂泪忆征人。

塞门三月犹萧索,

纵有垂杨柳觉春。

这里不妨把织锦看作织布。这位女子在织布机前正织着布呢,窗外黄莺鸟的叫声让她想起了远戍的丈夫,于是眼泪流出来,布也织不下去了。时令到了三月,正是鸟儿们求偶的时节,可戍守塞门的丈夫还在那里受冻,自己得赶紧织出布来,好为征人缝制征衣。

接下来是“捣衣”。最有名的是李白《子夜四时歌·其三》: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长安城外秋月之下万户捣衣的场景,传递出捣衣女子的共同心愿:希望自己那个在玉门关外的“良人”,能够早日平胡虏,罢远征。

诗中的“捣衣”或许是捣布。请看王建的《捣衣曲》:

月明中庭捣衣石,

掩帷下堂来捣帛。

妇姑相对神力生,

双揎白腕调杵声。

……

回编易裂看生熟,

鸳鸯纹成水波曲。

重烧熨斗帖两头,

与郎裁作迎寒裘。

诗句中可以看出,那时用做征衣的“帛”或是一种粗硬的白布,似乎先要蘸水在光滑的石砧上杵捣棰打,使之柔软,尔后再烫平熨贴,剪裁缝制。

征衣做好了,如何才能送达?唐诗里提供了两条路径,一为送,一为寄。《敦煌曲子词集》收有一则《捣练子》:

孟姜女,杞梁妻,一去燕山更不归。造得寒衣无人送,不免自家送征衣。

词中的孟姜女送征衣去了燕山便没再归来,或许就是因为在那里找不着丈夫送不出征衣而哭倒了长城。《乐府诗集》收有王建一首《送衣曲》:

去秋送衣渡黄河,

今秋送衣上陇坂。

妇人不知道径处,

但问新移军近远。

半年著道经雨湿,

开笼见风衣领急。

旧来十月初点衣,

与郎著向营中集。

絮时厚厚绵纂纂,

贵欲征人身上暖。

愿哥莫着裹尸归,

愿妾不死长送衣。

年年送衣,劳而无怨,这一位古代军嫂的军营探亲之旅,真不知是如何坚持走下来的。

张籍的《寄衣曲》则写出了寄衣人付邮时的情态:

织素缝衣独苦辛,

远因回使寄征人。

官家亦自寄衣去,

贵从妾手著君身。

高堂姑老无侍子,

不得自到边城里。

殷勤为看初著时,

征夫身上宜不宜。

诗中讲了缝衣的苦辛,又因为养亲侍老,不能亲赴边城送衣,但希望丈夫穿上这征衣,能够合身适体。

还有李白的《子夜四时歌·其四》,更为流传:

明朝驿使发,一夜絮征袍。

素手抽针冷,那堪把剪刀。

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

征衣寄出,接下来就是牵挂这衣服何时到达丈夫身边。请看女诗人陈玉兰的《寄夫》:

夫戍边关妾在吴,

西风吹妾妾忧夫。

一行书信千行泪,

寒到君边衣到无?

真是位敏感而又多情的军嫂,西风吹过便担忧起远戍的夫君,一边写信一边流着眼泪询问:天冷了,寄去的征衣收到没有?

经历了织衣、捣衣、缝衣、寄衣乃至送衣的漫长情感之旅,这一件浸润着汗与泪的征衣,能不能穿到征人身上?此时再读唐人许浑的《塞下曲》,短短四行诗,寥寥二十字,真是写尽了战争的残酷、征戍的悲凉:

夜战桑干北,秦兵半不归。

朝来有乡信,犹自寄征衣。

(作者系人民军队报社原副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