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2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当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一小卒

作者:■桑林峰

习主席号召我们:“当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生力军。”他还强调:“这是解放军报的鲜明政治特色,也是解放军报的‘品牌’,一定要保持下去。”军报是生力军,作为一名军报人,我就是一小兵。

然而,虽为一小兵,却同样有着自己的使命与责任。

制脑权的争夺战天天都在上演着

意识形态领域是争夺制脑权的核心战场。

笔有可能比剑更有威力。哈尔珀说过:“打赢如今的战争靠的不是最好的武器,而是最好的叙述方式。”全球媒体时代,制脑权的争夺、认知空间的占领,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战争法则。在这个战场上,较量无声,却惊心动魄;不见硝烟,却刀光剑影、你死我活。有人可能会说,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好像离我们很远。其实不然,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就在我们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着。进入21世纪以来,先后发生了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吉尔吉斯坦的“黄色革命”、伊拉克的“紫色革命”、黎巴嫩的“雪松革命”等,真可谓“赤橙黄绿青蓝紫”。

美国前总统布什公开表示,与发动战争相比,“颜色革命”扩展民主的成本和代价要少得多。通过意识形态渗透,推动“颜色革命”已成为西方大国“全球民主扩张”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世界,从一定意义上讲,“核弹与火箭”已退居幕后,“意志与思想”正走向台前。马克思说,一定的意识形态的解体,足以使整个时代覆灭。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到“阿拉伯之春”、叙利亚内乱,意识形态较量的魅影无处不在。2014年发生在香港的“占中”事件,从表面上看是少数港独分子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西方国家妄图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的预演。

当前,敌对势力对我军意识形态攻势呈现新的动向,一个是矛头直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妄图破坏我们的魂,从军队钢铁长城上打开缺口;另一个是标靶聚焦青年官兵,妄图“洗脑惑心”,在青年一代身上实现“政治转基因”;再一个是战场转到网络阵地,妄图从网络主战场入手颠覆我主流价值,夺取“政治主权”。这警示我们,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军已经被推到这场战争的最前沿。

在媒体资讯无处不在的当下,“心门”即国门,心防即国防,我们决不能在意识形态上有丝毫放松。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本质上是思想战、舆论战、信息战,表现在媒体上就是影响与反影响、改变与反改变、宣传与反宣传的争夺。作为媒体人,我们每天都在战斗。解放军报社原副总编辑孙临平曾写过一篇理论文章《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里面引用了方志敏的一句话:“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刘亚洲将军写过一篇文章《坚守神圣的党性》,文章说:“把党性当作做人的地,把党性当作为官的天。” 这样的引用,这样的语言,站在党的立场上说话,有何问题?!但文章一发到网上,就受到了强烈攻击。这种攻击,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较量。如果我们认同了攻击者的观点,说明你已经受到敌对势力意识形态的影响。而我们队伍里的个别同志,也认同攻击者的观点。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也证明敌人舆论进攻的强大!还有,报社强军文化系列文章刊发后,江永红同志写了一篇《〈强军文化论〉让我们收获了什么》,发到军报微信上,很多人反映文章遭到了删除。这是敌对势力地攻击,企图不让我们扩大传播力、影响力。

冷静分析,我们一些曾遭受到攻击的新闻报道和理论文章、评论言论,不是观点本身有问题,而恰恰是因为戳到了敌人的痛处,击中了敌人的软肋,揭穿了敌人所谓的“普世价值”。比如我们评论部撰写的评论《筑牢我们思想上的“防火墙”》《决不让互联网成为人心流失地》《网络主权彰显国家主权》《党性需要用血性来捍卫》《思想上也需有杆“枪”》,都曾受到攻击。敌人之所以发起攻击,是因为他们害怕我们的主旋律、正能量、好声音,害怕自己的伪装被揭穿。我们决不能因敌人的攻击而捆住手脚、怕这怕那,更不能过于爱惜自己的“羽毛”、当“开明绅士”,而应该多发这样旗帜鲜明的文章,真正用正气压倒邪气,用真理战胜歪理,用一元引导多元。可以说,打赢意识形态这场战争,离不开主流媒体的参与,离不开军报这一生力军的力量。正所谓,主战场要上主力军。这是军报的历史使命,也是每个军报人、每个军事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担当。

一分钟也不能站在党的队伍之外

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最终要解决的是政治属性归属问题。军报人要在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中当好主力军,在党的思想阵地上当好守望者,必须坚持军报姓党,一分一秒也不能站在党的队伍之外。

一位哲学家说过,我们若凭信仰而战斗,就具备双重武器。军报人的信仰,就是在恪守党性原则上坚持最高标准、最严要求。只有坚持党性,新闻宣传工作才能有明确的立场和指向,与敌人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较量中才能拥有强大思想武器,发挥强大真理力量。如果在坚持党性这个根本问题上没有明确观点和立场,那就是政治上不合格、信仰上不坚定,就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败下阵来。

当好意识形态领域一小卒,最核心的是坚守政治灵魂。那就是毫不动摇地听党话、跟党走,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不能丢。听党指挥,这不仅是我们在正面战场取得胜利的法宝,也是我们在思想舆论战场制胜的利器。偏离这一点,不用较量,早已成为俘虏。在铸牢军魂这个问题上,如果我们有任何动摇、任何迟疑、任何含糊,都有可能犯颠覆性错误,就会魂断命丧。

媒体人不坚守党性,就可能坐歪屁股,成为受敌对势力意识形态控制的对象。必须看到,在媒体里就有这样的人:一边吃党的饭一边砸党的锅,一边住党的房一边推党的墙,一边坐党的船一边凿党的舱,一边在党的路上一边为敌人带路,何其荒谬!何其无耻!历史上,苏联的垮台,就有宣传工作者的推波助澜。比如苏联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放弃了宣传工作的政治灵魂,致力于动摇和取缔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地位,成了瓦解苏共的第一思想杀手。

媒体人恪守党性原则,不是一时一刻,而是每时每刻;不是一事一处,而是事事处处。“心门”的突破、思想的滑坡,很可能就在一分一秒间。只要有一时半会儿不站在党的队伍里,就可能被敌对势力拉拢腐蚀,成为某些国家基金会扶持的对象,成为党的思想舆论阵地的“蛀虫”,甚至成为“思想叛国者”。历史和现实警示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我们一分钟也不能站在党的队伍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