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2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强党性·强担当·强作为

作者:■刘化迪

2015年12月25日,习主席亲临解放军报社视察并发表重要讲话,对军报提出了“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的要求。在学习贯彻习主席重要讲话精神的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到:“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的要求,深刻揭示了军事媒体占领信息传播制高点的努力方向和战略途径;作为一名军队新闻媒体工作者,必须强党性、强担当、强作为,为实现‘三个更强’做出自己的贡献。

一、政治上更强,就要强党性

军报是中央军委的机关报,是党在军队的喉舌。习主席深刻指出:“军报姓党,就要爱党、护党、为党,为巩固和壮大主流思想舆论竭尽全力,让党的主张成为时代最强音。”军报是党的报纸,这赋予了军报和军报人崇高的地位和神圣的使命。军报是党的有力武器,我们要把鲜明的政治特色作为军报的“品牌”,坚定不移传播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声音,勇于发声、敢于亮剑,当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生力军。

目前,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大幕已经开启。改革推进力度之大、触动利益之深、影响范围之广,均前所未有。改革,是现实的大考,去留调转,涉及利益结构和利益关系,牵动百万官兵;改革,是战斗的大考,一切行动听指挥,要绝对做到听令而行、闻令而动;改革,也是灵魂的大考,军报人应该坚守自己的政治灵魂,要深刻认识到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的改革决策部署,谋的是复兴伟业,布的是强军兴军大局,立的是国家安全发展之基,这个时候,更应该在思想深处,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保持高度一致。

军报有政治家办报的优势和传统,新编辑记者来到报社工作后,就被教育要有这个意识。有的新同志一开始可能会说,自己见识有限、思想尚浅、经验不足,怎么敢妄称政治家呢?但时间久了,他们就会认识到这是对军报编辑记者的一个根本要求。当前,改革强军正在进行中,我们有幸能见证改革,以积极姿态投身改革,改革中出现了许多新特点、新变化、新精神,需要我们第一时间学习领会,才能达到政治家办报的要求。

近日在报社组织的《我与军报》座谈中,我们一致感到:政治家办报的政治敏锐性,不仅来自刻苦学习,也来自敬业的精神和精心细致的版面耕耘。这里,有一个最近的例子:2015年12月一天的夜班工作中,我们有一篇体育评论,引用马云创业时的一句名言《梦想,万一实现了呢》做了标题,当晚社领导看大样时指出这个标题不妥。我们夜班编辑在讨论中思考了很多:中国梦和强军梦,是党和国家的大战略,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必将实现;稿子虽然说的是体坛话题,但这样的标题用在时政新闻版上并不合适,最后改成了《砺剑巴萨 梦想可期》。

一个标题的改动,绝不是简单的文字表述,而是按照习主席说的,在恪守党性原则上坚持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高标准、最严要求”中的两个“最”字,需要我们一次次在实践中深刻领悟。

二、传播上更强,就要强担当

当今时代,运用于新闻传播的大数据、云计算和网络技术,正在从根本上颠覆传统新闻采编理念,再造新闻生产流程,影响新闻作用效果。习主席 “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的要求中,“传播上更强”或许是我们相对而言的“短板”。在媒体融合发展的大潮面前,我们在某些方面已经“落后了一截”。

这里,我们确实不应妄自尊大,同时也不必妄自菲薄。有个重要的原因必须拿出来分析——信息网络时代,新媒体是资本、技术和人力资源高度密集的产业,具有 “垄断竞争”和“寡头竞争”的特点,能够存活并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新媒体,必将寥寥无几。而在资本、技术和人力资源集中调配使用方面,恰好是我们客观上的弱项。

桥的价值在于承载,人的价值在于担当。有担当的军报人,在宣传改革强军上不应置身事外,在自身变革创新中更不能置身事外。长期以来,军报编制规模变化不大,但报纸版面总量大大增加,网络、刊物、出版等项宣传工作的负荷逐渐超载,相当于一个房间面积不变,但划分了更多的格子,格子更小、更拥挤了。长期以来,我国包括我军军事传媒“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很多时候不乏重复建设,却缺乏整合协作;许多军事新媒体中充斥着假、虚、空、吹的垃圾新闻;在重要军事新闻事件出现时,传播渠道中的“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并不鲜见。

如今,经过数轮集思广益,军报改革路线图逐渐清晰。设立报刊采编中心、新闻采访中心、网络传播中心、出版传播中心……为了实现“传播上更强”的目标,大家积极建言献策;未来的中国军事传媒旗舰,就要扬帆启航。“我们军报人的军报梦想,必须要有的,而且肯定会实现。”无论是高屋建瓴制定改革决策,还是壮士断腕做好减法加法;无论是积极牵头整合军事新闻传播渠道,还是攥指成拳打造中国军事传媒旗舰,都涉及到每一个人的前途命运,都呼唤着军报人的职业担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服从大局、听从指挥,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让军报这艘在军事宣传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新闻旗舰”乖风破浪,一往无前。

三、影响力上更强,就要强作为

在学习习主席重要讲话的讨论中,我们感到:“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之间有一个内在关系,“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落脚点是“影响力上更强”。一家媒体,如果不能获得影响力,其他的“更强”就难以依托。

有论者将“影响力”解释为:用一种为别人所乐于接受的方式,改变他人的思想和行动的能力。对于媒体来说,获取影响力,改变受众的思想和行动,是我们宣传的目的。宣传,英文常翻译成"Propaganda",西方人不太喜欢这个词,认为宣传机器会断送人们的自由思考。其实西方媒体才是"Propaganda"的好手,只是其手段更为“巧妙”、渠道更为多样、策划更加精准、许多时候其用心也非常恶毒……因此,改变受众思想和行动的效果,往往更为显著。有个词大家都耳熟能详--颜色革命。思想阵地一旦被攻破就非常危险。用我们的影响力盖过西方媒体的影响力,这也是一场必须打赢的“战争”。

可以这么说:“影响力更强”,就是改变他人的思想和行动的能力更强。同时,也必须看到:改变他人的思想和行为,谈何容易!做到这一点,往往需要“艺术”和“技术”的结合。就像这样一个比喻:“没有好面,碗再好看有什么用呢?”用“面”和“碗”,可以准确而形象地阐述内容创作和技术形态的关系。

说起“碗”,今天,信息网络技术一日千里,昨天还在津津乐道说4G,我们近日又看到了5G技术投入使用的新闻消息。资本逐利的天性,使5G网络、全息投影、可穿戴设备、虚拟现实技术等等,更快地向我们走来。而媒体已不仅仅传播了信息,还具备了全要素形态、精确推送、实时交互的更多功能,大数据、云计算、“新闻机器人”使新闻产品制作成本大为降低……

说到“面”。笔者想起这样一件事:2015年,人民日报一位退休的老体育记者牵头搞了个活动,就是让超级电脑和人脑进行围棋比赛。大家知道,深蓝1997年就战胜了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但18年后,超级计算速度快了何止一万倍,也只能相当于业余围棋高手的水平。为什么?在思考新媒体发展路径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技术代替不了艺术,“新闻机器人”代替的是劳动,而不是创作。即使人工智能,也代替不了新闻内容生产,更无法代替 “艺术”。技术,可衡量其高度;而“艺术”,则难以量化其境界。就像“面”,插队下乡时老乡做的面、妈妈做的面、老辈儿面点师傅做的面,那种滋味,是一种味蕾和情感的共振,是一种阅历和人生的体悟,是一种超越历史和时空的凝炼;机器压出来的面,是难以与之相提并论的……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创作新闻产品,无论是“一次采集、多次生成、多元发布”也好,还是为新旧媒体提供各类新闻产品也罢,都值得去探索一番艺术的“灵魂”、是可以大有所作为的。最不济,想想那些被微博、微信、朋友圈上的鳞片化、海量化或“垃圾化”的信息狂轰滥炸的可怜的受众,能不能给他们一次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多吃一些真正有价值的“活鱼”的机会呢?

当然,说这些不代表着我们要过于沉浸在“内容为王”的旧梦里。因为,“碗”和“面”,都非常重要,立谁为“王”,另外一方都会“有意见”。说到底,二者相加之和,就是影响力,也许,“影响力为王”可以做到皆大欢喜。

最后,笔者愿以这样一个观点与大家共勉:军报是军队的一份子,肩负着维护和拓展国家利益、保证国家安全的职责。军报“影响力上更强”,生产的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这种公共产品越多。如果通过我们孜孜不倦的努力,在编制人员和国防费投入既定的情况下,实现了边际效益递增、实现了最大的投入产出比,我们也就是实现了影响力的最大化。作为一名光荣的军报人,愿能肩负起这个职责!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时事部体育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