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如何为领导人重要讲话配发评论

作者:■辛士红

为领导人重要讲话配好评论,最能体现出党报的“喉舌和耳目”的功能,最能检验党报评论员的核心素质。怎样把此类评论写得深刻些、生动些、好看些,笔者认为关键要学会辩证思维,注意处理好以下6种关系:

一、强攻与巧攻

给领导人重要讲话配发评论,选题很重要。然而,“写什么”的选择空间通常很小,一招一式皆需使出降龙十八掌般的刚猛功夫,想讨巧很难。比如,习主席在接见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的重要讲话中,要求广大县委书记做政治的明白人、发展的开路人、群众的贴心人、班子的带头人。中央级党报在配发评论时,别无二致地以此为题,展开同题作文、同台较量。

强攻是硬碰硬、实打实的对决,只能正面迎敌、刺刀见红,而不能迂回侧击、剑走偏锋。比如,习主席在视察部队时提出深入抓好铸魂育人、练兵备战、正风肃纪工作,为什么提出“三抓”、怎么落实“三抓”?这就需要媒体评论员文章第一时间来进行权威解读。

强攻之强,强在大题小文、思想深邃,强在先声夺人、倚马可待,强在同题作文、高下易判。想当年,才高八斗如李白者,游黄鹤楼时读崔颢《黄鹤楼》一诗,也发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慨。

当然,强攻也离不开巧攻。选题上越是强攻,从结构、论证、选材上越要巧攻。否则,如老虎吃天,难以下口。善于强攻者必须有一支敢于刺刀见红的“健笔”,具体表现为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讲得透。

二、紧跟与扎根

为领导重要讲话配发评论,通常是间不容发、分秒必争。毫不夸张地说,紧跟就是政治,紧跟就是担当,紧跟就是能力。

比如,习主席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郑重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这一消息举世瞩目、举国关注,也牵动着全军将士的心。如何及时、准确地向国内外传递军方的声音,至关重要。撰写这样的评论,靠的就是作者平时的深厚积累和磨刀之功。

正是一篇篇急就章,逼出一个个快刀手。但这也引发我们的一些反思:这样的评论是不是表态功能多于引导功能、政治功能高于价值功能?这里面有多少是领导满意、自己得意、官兵叫好的作品?毕竟,速度不等于温度,数量不等于质量。当年张季鸾办《大公报》,一天一篇社论,但他自认:“评论只有一天的生命。”今天,我们显然不能满足于评论“一天的生命”,而要通过创新表达和思想锤炼,努力让评论入心入脑,实现从“紧跟”到“扎根”的跨越。

三、传导与训导

评论员文章因为是“代圣人立言”,所以容易端着架子写,对读者不是平等相待,而是居高临下;不是循循善诱,而是耳提面命;总想启蒙读者必须明白什么,总想教育读者应该如何去做。这种高台讲章真的效果好吗?毛泽东同志曾尖锐地批评道:“你的架子摆得越大,人家越是不理你那一套,你的文章人家就越不爱看。我们应该老老实实地办事,对事物有分析,写文章有说服力,不要靠装腔作势来吓人。”

“你若端着,我便无感”,这是网络一代的流行语。媒体评论因为位置突出,如果不放下身段,优势也会变劣势。评论要写好,评论员自己先要降尊纡贵,学会把自己放在同读者平等的地位,多些推心置腹,娓娓道来,少些“要怎么样”“不要怎么样”的命令句式,少些“启迪民智”的导师口吻。

去年初,我们根据军报领导指示,起草了一组《大力加强各级党委班子建设》的评论,主要依据是习主席在军委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其中有一篇专门阐述军委主席负责制。因为这个选题敏感、政治性强,参考资料较少。我们没有当文件的“搬抄工”,而是从法规、历史、实践三个维度,对这个“高大上”的问题进行条分缕析。因为道理讲深讲透了,自然有了无可辩驳的说服力。

四、务虚与蹈虚

评论工作乃至一切宣传工作都是务虚的工作,但是虚功需要实做。如果凌空蹈虚,要么从概念到概念、从理论到理论,脱离部队实际;要么空话套话连篇,靠一堆排比句壮声威,没有思想没有分析,成了不折不扣的官样文章。

以实则治,以文则不治。把评论写实,关键是要坚持问题导向。关注问题,是评论的天然属性,是增强评论战斗性和说服力的不二法门。加里宁说过:“如果你讲了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即使你讲得很平常,也能引起强烈的反响,因为你拨动了社会上绷得最紧的弦。”作为配发领导讲话的评论,只有真正关注了问题,也就关注了生活、关注了实践、关注了实际。哪怕是与其他媒体同题作文,也能写得与众不同。

比如,习主席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等活动中发表重要讲话后,我们配发的评论,每个选题都是抓的问题,瞄的都是部队的“靶”,治的都是部队的“病”。

五、有我与无我

学者王国维把诗歌的意境分为“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有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评论也要处理好“有我”与“无我”的关系。

评论不是署名文章,代表的不是哪一个评论员的声音。只有追求无我之境,才能代表党和军队发出权威之声。同样,每一个评论员在运笔如飞时,都不可避免地打上个人的烙印。毛泽东、胡乔木等评论高手一生写了很多评论,尽管没有署他们的名字,但每一个字都折射出他们的行文风格。

正确处理“有我”与“无我”的关系,有利于推出风格多样的评论。同是评论佳作,有的朴素无华,有的色彩绚烂;有的以含蓄取胜,有的以豪迈见长。同是与反动派作斗争的文章,鲁迅的风格和闻一多的风格就很不一样。在配发系列评论中,根据主题和选题,我们可以选择最适当的表达方式,同时尊重每个人的风格,达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的效果。

六、守正与板正

评论固然需要庄重严肃、持中守正。但是,庄重并不排斥生动,严肃并不排斥文采。一位老报人说:“如果我们的新闻评论不仅有政治家的坚定、睿智,理论家的深刻、严密,还有文学家的嬉笑怒骂,岂不更能以理服人,以情感人?”

从毛泽东的文章中,我们既可以感受到思想的力量,也可以感受到情感的力量、语言的力量。比如,“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罢,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罢,中国人民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评论,正是以严密的逻辑、严谨的说理,辅之以精湛的文字技巧,一扫“党八股”的陈腐之气,把文章所包容的力量施展到极致。

思想的板结、创新的枯竭,最容易把守正变成板正,把不疾不徐变成不痛不痒。马克·吐温说:“差不多正确的话与正确的话之间的差别真是个大问题——它们之间的差别就是萤火虫与闪电之间的差别。”谁都知道呆板的文章,如同荒漠一样看不到生机。可真正改起来,既有老本领不管用的尴尬,也有新本领学不会的门槛;既有创造的局限,也有思想的惰性。

在新媒体时代给领导人讲话配好评论,需要从生产到包装、从表达到文风来一场新的重塑。我们深知,新闻评论的条条框框较多,创新的步子很难迈,但哪怕迈一小步,读者也会看得见、感觉得到。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评论部一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