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2期采编感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让历史告诉未来
——“砥柱中流重访敌后抗日战场”报道活动回眸

作者:■刘晓伟 危立平 李幽幽

历史已成为过去,但“历史总在以不同的方式呈现”。

蔡元培在为徐宝璜所著的新闻学著作《新闻学》作序时写道“余惟新闻者,史之流裔耳”。“新闻记者应是史学家”,这是梁启超、邵飘萍、范长江传承下来的新闻传统,也是今天的我们面对纪念性题材时应秉持的基本态度。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站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上,《空军报》胸怀使命,主动作为,调动所有新闻采编手段,浓墨重彩地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通过多层次、多角度、多媒体的全方位立体呈现,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化为一篇篇、一组组饱含民族情、家国泪的生动报道,成为广大读者铭记历史、缅怀英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重要载体。自2015年4月1日起,相继推出了“砥柱中流——重访抗日敌后战场”系列报道,一次次采访发掘的一个个历史细节,一篇篇稿件讲述的一个个抗战故事,无不印证着这样一个历史结论: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

不懂历史的人没有根,淡忘历史的民族没有魂。纪念性报道不是对历史的简单回顾,而是应该站在历史和现实的交汇点,让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巧妙结合,引导读者触摸历史,认知现实。“砥柱中流——重访抗日敌后战场”采访报道活动以其“观照历史、着眼现实、启迪未来”的鲜明导向,以及还原性、寻访性、追忆性等贴近当今受众的报道方式,为纪念性报道的内容创新和形式创新注入了活力。

寻找历史背后的生动细节

历史是一个庞大的故事集合体,需要挖掘、细化,方显其传播属性。纪念性报道要吸引人,需要超越史书的记载,寻找长河背后的涓涓细流,换一种视角呈现宏大历史的精细纹路。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编辑记者必须到历史事件发生地去寻访、去探究、去挖掘。早在2014年年底,我们就开始收集整理我党领导的敌后抗战相关史料,开始谋划重访抗日敌后战场系列报道,最终从2014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中选取了其中14个作为此次重访的地点。2015年年初以来,编辑记者纷纷走进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和华南抗日游击队开辟的敌后战场、建立的抗日根据地,重温光荣岁月,感悟历史细节,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在圣地延安,记者的寻访从找寻那一孔孔质朴无华却永载史册的窑洞开始;在平型关,记者登上当年战斗最惨烈的老爷庙前高地;在狼牙山主峰,记者用心仰望“狼牙山五壮士纪念塔”;在山西阳泉狮脑山上,记者走进了当年百团大战中八路军385旅指挥部;在山东海阳,记者辗转找到地雷战英雄于化虎的墓地;在山东枣庄,记者采访了当年铁道游击队中年龄最小的队员李洪杰;在冉庄地道战遗址,记者钻进这座神秘的地下迷宫一探究竟。采访归来,大家纷纷感叹:历史不是平面的、干瘪的,而是立体的、鲜活的,有血有肉有灵魂,记者唯有置身现场,才能真正走进历史,感悟真谛,才能写出真情实感。

今天的受众所需要的纪念性报道,是闻所未闻的故事而不是耳熟能详的道理,是具体的生动的细节而不是大而化之的概念,是感性的描述而不是理性的灌输。我们必须以事实讲述历史、以形象代替抽象,靠独家挖掘的故事和细节来打动人心。

德国电影理论家爱因海姆说,博物馆中一只在广岛原子弹爆炸那一刻停摆的钟,可以概括那个可怕的灾难性事件。生动的、鲜为人知的个人化细节,不仅可以使追忆历史的纪念性报道“活”起来,而且,这些细节本身在多年之后,或许就是一段历史。我们的报道真正能够打动人之处可能就是对历史细节的复原和呈现,是对新的历史事实的挖掘和确认。

关注历史场景下的个人命运

德国著名诗人海涅说:“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与他同生共死的完整世界,每座墓碑下都有一部这个世界的历史。”

人,永远是历史的主角;人,永远是新闻的主体。某种意义上说,民族之奋争、政党之求索、国家之创建的伟大历史正是由无数鲜活的、平凡的、个体的奋争奋斗史所组成的。因此,在纪念性报道的内容选择上,我们应当把笔端聚焦于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把目光转向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见证人。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本报在组织策划“砥柱中流——重访敌后抗日战场”采访报道时,从空政干部部老干处推荐的抗战老战士名录中选出11人作为专访对象。从关注历史本身,转变到关注历史场景下的个人命运,折射的是报道理念的变迁。

抗战老战士都已是耄耋老人,他们亲历的历史正在远逝。我们要做的就是基于现有条件,去最为充分地挖掘湮没在历史深处的尚未被发现还不为人所知的细节,呈现给读者在教科书历史叙事之外的另一种历史叙事。半年来,本报编辑记者纵横万里,马不停蹄地进行着抢救式采访。从平型关大捷到百团大战,从创建抗日根据地到接受日军投降……对党领导的敌后抗战的重要历史事件,我们都找到了亲历者或见证人,收获了大量罕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这种‘土坦克’炸碉堡特别管用,敌人的子弹打不透这样厚的湿被子,就是打透了,也没有杀伤力。”抗战老战士高鸿儒兴奋地给记者讲述八路军战士靠自己生产的“新式武器”——由几根木条钉成一个长方形的架子,底下安上4个轱辘,架子上盖上五六层蘸了水的棉被。打仗时,里边站着4个人,其中2人推着,另外2人抱着炸药跟着走。在《那永远的战斗姿态》一文中,记者由衷感叹:来自草根的智慧永远是最伟大的。

1941年,为保存实力,东北抗日联军分批撤到前苏联境内。《勇者的功勋》一文记录了抗联老战士卢连峰和十几名战士在萝北县过界时的情景:萝北县境东北以黑龙江为界,与前苏联隔江相望。江边间隔50米就有一个日本鬼子的碉堡,200多米宽的江面上都是白雪,过了中心线时,日本鬼子就发现了,开始疯狂地扫射,他们每个人蒙一床白床单在雪里匍匐前进,有几名战友不幸牺牲。

这些亲历抗战的见证者,将一段段尘封的历史,以一种特殊的形式鲜活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这些个人化的经历和记忆由于年代久远显得有些零碎甚至模糊,却是最真实的历史再现,由此也拥有了打动人的质朴力量。

从历史脉络中获取深刻启迪

纪念性报道的终极价值不仅在于对历史的重温与回忆,更在于它引发的反思和启迪。我们对于历史的一次次追忆和纪念,原本就是对当下现实的一次次关照和回应。

无需赘言,抗日战争的胜利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对孕育和催生民族精神产生过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浓墨重彩地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通过回顾历史来重温、感悟和铭记伟大的民族精神。在“砥柱中流——重访敌后抗日战场”采访报道活动中,本报编辑记者穿越历史烟云、超越史实本身,把抗战历史延续的脉络清晰地显示出来,揭示出抗战历史对于今天的昭示作用。我从中梳理出这样几个关键词——

信念。八女投江的壮烈,永远定格在抗战历史上。《寻找冷云》一文中,记者找到这样的答案:人世间,自有一种东西比生存更可贵,比生命更持久,那就是超越生死的信仰,和有纯粹生命力的灵魂。新四军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壮大,成为“华中人民长城”。

牺牲。生命成绝唱,精神化永恒。《狼牙山五勇士:纵身一跃壮山河》一文这样写道:五勇士之所以敢于把自己最宝贵的生命义无反顾地舍弃,是因为牺牲自己的生命能够换来人民的利益、民族的尊严与荣誉。

胆气。《每一次战斗都有不屈的意志》一文中这样写道:时至今日,当我们回望当年的那一场场战斗,一场场在民兵与日寇之间展开的极不对称的战斗,内心深处涌动着对中华民族不屈意志和精神的景仰。

血性。北空某部九站与百团大战纪念馆一墙之隔,那场举世瞩目的战役成为培养官兵战斗精神、磨炼血性斗志的鲜活教材。《百团大战:人民军队英勇抗日的血性战歌》一文中,记者引用该站一名雷达站工程师的话作结尾:“百团大战的光荣历史昭示着我们:革命军人血管里流淌着的不只是血液,更多的是血性。”

新闻书写历史,而历史昭示未来。虽然纪念性报道承担着传播历史知识、解答历史疑惑的职责,但它更重要的使命还是传递人文精神、强化理想认同和民族认同。纵观“砥柱中流——重访敌后抗日战场”系列报道,我们看到了历史精神的传承,听到了萦绕在人们心头奔腾不息的血脉跳动,也切实触摸到了用新闻诠释历史的有效途径。这,也许就是纪念性报道之所以能够启示于今天、启迪于未来的作用之所在。

(作者分别系空军报社编辑三处处长、副处长、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