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2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红色“活化石”

作者:■王卫斌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军队的政治宣传工作,毛泽东早在红军创建之初,就明确把政治宣传列为红军的第一工作,甚至上升到决定红军生死存亡、革命兴衰成败的高度。而美术宣传因其通俗易懂、形象直观,受众面广,更是成为红军凝聚军心民意、分化瓦解敌人的重要艺术武器。

当年,广大红军美术宣传工作者克服重重困难,因陋就简创作出的大量美术宣传作品,历经风雨剥蚀、沧桑巨变,从一个个独特的角度,为后人真实地复制了那段风云激荡的光辉岁月,还原了战火纷飞的历史场景,在中国革命历史进程中留下了一抹光彩夺目的红色印迹,被誉为红色“活化石”。

一条标语一幅画

胜似千军与万马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吸取血的教训,在国民党统治的薄弱环节举行了一系列武装暴动、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开始走上了一条以暴抗暴的军事斗争道路。

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受挫后,深感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但由于地方群众和红军官兵文化素质普遍较低,要让他们了解和接受党的政治主张、认识并承担红军的历史使命,就得采取一种深入浅出、生动活泼的宣传教育方式,美术宣传由此应运而生。鉴于军中能写会画的美术人才奇缺,毛泽东还特地写信向党中央要求调派绘画专家,以解燃眉之急。

1928年6月,蒋介石调集湘、赣两省10余万兵力,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所谓的联合“会剿”。红军因战前宣传到位,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军民携手,在湘赣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江西永新县龙源口一举击溃了赣军杨如轩、杨池生部,取得了龙源口大捷。战后红四军宣传科的宣传员满怀胜利的喜悦心情,用麻刷沾石灰水书写了一条酣畅淋漓、大快人心的标语:“不费红军三分力,打败江西两只羊(杨)!”红军在该县留下宣传标语1.26万条,其数量之多、时间跨度之大、涉及部队范围之广,堪称全国之最。

1929年古田会议后,苏区的美术宣传事业更加蓬勃发展,红军的美术宣传队伍迅速壮大。红军各部队相继成立了专门的美术宣传机构,设有专职美术宣传员,对美术宣传作品严格把关,实行统一、规范的管理。他们充分发挥创造力,采用石刻、木刻、手写标语和胶绘、油绘、漆绘壁画等多种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从地面、河流、空中三位一体投放,展开强大的宣传攻势。红军所到之处,宣传标语铺天盖地,宣传壁画顶天立地,大灭剥削阶级威风,大长无产阶级志气。

这些宣传标语和壁画有的激情澎湃、气势如虹,比如江西横峰县葛源镇枫林村原闽浙赣省委旧址有一组宣传标语:“不是战争便是虚无”、“不是血淋淋的战争便是死!”“革命的工农群众快起来,冲锋挺进到红军中去宣传,冲破敌人的四次围攻!”贵州兴义市威舍镇布依村也有一条:“脚踩滇军,拖死中央军。”江西武宁县大洞乡彭坪村还有一幅宣传壁画,画面一边是红军战士持枪冲锋、呐喊:“工农兵联合起来,快起来,推翻国民政府,牌旗已经折毁地下来了!”另一边是白军官兵跪地、举手乞降:“好啊!同志你莫开枪,我来投降你!我缴枪给你!”

有的率真直白、幽默诙谐,比如湖南炎陵县城的江家试馆有一条宣传标语:“中国白军挨户团半岁,中国工农红军万岁,拥护红独师万万岁!”贵州遵义也有一条:“红军到,干(穷)人笑,要使干人天天笑,白军不到红军到,要使土豪天天叫,白军兄弟拖枪炮。”江西上栗县东源乡小枧村还有一幅宣传壁画,只见画面上蒋介石俯首帖耳,跪倒在日、英、美、法四个洋人面前,一副认贼作父、卖国求荣的丑恶嘴脸,名曰:国民党出卖中国民族利益的写真。

更多的是阐明主张、图解政策,比如赣南苏区城乡触目可及的宣传标语:“推翻帝国主义在华的统治!”“打土豪分田地,实行土地革命”“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实行婚姻自由,反对买卖包办婚姻”等等。江西崇义县思顺圩场上有几幅宣传壁画,其中一幅画着一个军阀在刺杀一个百姓,揭示的是“军阀压迫工农”主题。还有一幅画着一个地主在跟一群农民算账,农民据理力争,表达的是“彻底分配田地”愿望。

限于当时的条件,红军美术宣传工作者没有充裕的时间字斟句酌、精雕细刻,也没有像样的美工用品浓墨重彩、铺锦列绣,他们利用行军、战斗的间隙,硬是用麻纤维扎成刷笔,拿锅灰、有色泥土调制颜料,急就章创作出的一条标语一幅画,胜似千军与万马,令饱尝其威力之苦的白军不由得仰天哀叹:“毒矣哉!”

白军视红军的美术宣传作品为眼中钉、肉中刺,一旦发现,即予以彻底铲除或恶意涂改,取而代之的是“共产共妻”之类的反动内容。福建长汀县就有白军画的一幅屠夫刮猪毛的漫画,意在丑化“朱毛”红军。湖南炎陵县十都镇小江村还有红、白二军留下的巨幅宣传标语各一条,红军写的是:“杀尽国民党!”白军也在旁边针锋相对:“民众要将畏匪的心理变作铲匪的勇气。”双方为此经常展开“拉锯战”,但白军的“阳春白雪”显然敌不过红军的“下里巴人”。

革命号角犹在耳

红色印迹尚可循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主力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踏上了北上抗日的万里征程。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反动势力随即卷土重来,疯狂地抹煞红军留下的一切印迹,企图消除所谓的“赤化”影响。江西井冈山市茨坪乡行洲村有一条标语:“红军是为劳苦工农谋利益的先锋队。”白军来时,村民把“红”字改成“国”字,白军走后,他们再改回“红”字,如此循环往复,令白军无可奈何而又无计可施。正因当地群众冒着生命危险,跟白军斗智斗勇,极力掩盖、保护,部分红色文物才得以保存至今。近十几年来,红军活动过的地方相继有宣传标语和壁画被大量集中、完整地发现。

1998年11月,著名的“将军县”——江西兴国县方太乡宝石村,发现了5幅大型壁画组画,其中一幅画着一个国民党军官在追一名农村妇女,农村妇女一边逃一边喊:“嗳呀!国民党军阀强奸呀。”国民党军官一边追一边威胁:“你不要叫,你再叫我就打死你。”这批壁画组画的完整发现,在江西尚属首次,在中国革命文物史上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2001年6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江西瑞金市瑞林镇长沙村,发现了一个大型红军标语群,有“共产党万岁”“共产党是穷人的大救星,红军是穷人的保护神”等标语90多条。2007年2月,该市叶坪乡洋溪村原教育人民委员部旧址内发现15幅漫画,随后又在松坪村原中国工农红军通讯学校旧址内发现一幅高清晰壁画,被认为是目前苏区保存得最完整、最大规模的红军壁画。

2001年6月,江西宁都县小布镇赤坎村龚家祠——原中共苏区中央局、中华苏维埃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旧址内,首次发现一幅有红军战士亲笔署名、题字的壁画,由红军第四军野战医院特务长邱凤德,为庆祝龙岗大捷,活捉国民党军18师师长、前线总指挥张辉瓒而作。该县至今已发现红军宣传标语、宣传画千余条(幅)。

自2006年开春以来,地处闽西苏区边缘的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洪田镇马洪村和青水乡沧海村,陆续发现了大量红军北上抗日宣传标语,据说这类标语的发现在国内属于最早,为研究红军北上抗日,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红军北上抗日,在沿途国民党重兵的围追堵截下,一路恶战不断,险象环生,但他们始终不忘履行“宣传机”“播种机”的职责使命,宣传力度不为所减,反有所增。在川陕苏区发现的大量红军美术宣传作品,无论使用的材质,还是制作的规模,都是前所未有的。

四川江油市青林口镇黄公祠外墙上有一条用油漆刷写的标语:“红军是中国民族和劳苦民众的救星!”15个大字占据了整幅墙面的上半部分,是国内现存最大、也是唯一的一条红军油漆标语。

在该省万源市河口镇行县坪村一块长9.7米、高3.9米的石壁上,有一条连字带标点符号多达167个字的石刻标语,是国内现存篇幅最长的红军石刻标语。在通江县沙溪镇景家塬村一座海拔800多米的悬崖上,还有一条字体高达5.9米、宽4.9米的石刻标语:“赤化全川。”无疑是国内现存最高、最大、最有气势的红军石刻标语了。

此外,甘肃通渭县榜罗镇也发现了一条用毛笔书写在木板上的标语:“取消一切苛捐杂税!”这种红军木质宣传标语比较少见,被定为国家一级革命文物,具有非常独特的收藏价值。

由于红军在创作过程中,所使用的工具和材料过于简陋,对载体的处理也很简单,这些美术宣传作品经过长期的自然消损或人为破坏,开始急剧锐减。人民军队第一个连队党支部的诞生地——湖南炎陵县,解放初期还有8000余条红军标语和大量壁画,时至今日,剩下的标语已经不到400条,壁画仅8幅。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安徽金寨县古碑镇陈冲村葛氏祠,原先也有不少标语、壁画,其中一幅壁画画着一个洋人在啃吃大饼,象征帝国主义侵吞我中华大地,画旁还配有一副对联:“打破了数千年的黑暗,现出来全世界的红光。”被文物专家称为“极为罕见,全国少有”。

抢救、保护红色“活化石”,留住不能忘却的红色记忆,刻不容缓!

(作者单位:江西省瑞金市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