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3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建设一支听党指挥业务精湛作风过硬的记者队伍

作者:■解放军报社社长李秀宝

解放军报社第49次全体记者会议,主题集中、特点鲜明,开得很有意义,也很有效果。

过去一年,军报记者认真落实社部两级部署要求,积极作为、真抓实干,各项工作都取得了新进步。在重大任务宣传方面,先后完成300余场次习主席和军委总部领导活动报道,全国两会、“9·3”阅兵、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及跨区训练、中外联演等重大活动报道积极稳妥,“点赞新一代革命军人·习主席接见过的基层官兵”与“向习主席报告·老红军老八路的心里话”等重大主题宣传有声有色,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四有”好战士郭峰等重大典型宣传影响广泛,天津港火灾爆炸、深圳山体滑坡、尼泊尔强烈地震、“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等突发事件报道及时有力。特别是高标准完成习主席视察军报活动的宣传报道,严密组织“新春走军营”记者向习主席视频汇报,积极协调请习主席亲自发布微博向全军官兵祝贺新年,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记者全年在军报刊稿3000多篇,在内参发稿80篇,其中35篇受到军委、总部领导批示。记者部所属9个微信公众号,订阅用户量超过50万,有6个进入全国军事微信巅峰榜前10强。在队伍建设方面,安排记者轮流到夜班锻炼、到编辑部换岗轮训,对记者见报稿件进行逐日点评,严格落实差错登记制度,每月《记者情况》予以通报。军队调整改革前,提前派人到新单位沟通协调,召开分社社长、记者站站长会议,研究论证调整方案,及时组织交接,确保工作不断线。在改进作风方面,规范分社、记者站工作秩序,下力纠治采访不实、不假外出、在位不尽责等问题,先后对5名记者进行诫勉谈话。深化“走转改”活动,从“新春走军营”到“近观军营排头兵”,先后派出近百名记者沉到一线,采写出大量接地气的稿件。一些部队纷纷来信,称赞军报记者采访作风实,自身要求严。

总之,对同志们一年来卓有成效的工作,社领导是满意的,全社同志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代表社党委对大家的辛勤付出表示衷心感谢!

关于做好今年工作,刚才我在总结大会上已经作出部署。这里重点围绕依靠“记者办报”讲几点意见。

一、切实肩负起“记者办报”的职责。靠部队办报曾经是我们的传统,过去部队各级都有报道组,有的军区仅团一级机关就编制新闻干事460多名,全军业余报道力量加起来不知道比我们军报人员编制数多多少倍。现在各级撤销报道组,通讯员队伍不断缩小,新闻稿件供给能力不足、质量不高,版面“吃不饱、吃不好”的问题越来越突出。靠“记者办报”,是大势所趋、迫在眉睫;让“本报记者”撑起办报办网的天空,将成为今后的常态。从去年刊稿情况看,有的记者一年写稿120多篇,有的记者一年只写了10来篇。差距背后,除了业务水平,最重要的是责任感事业心。这里有个人思想境界、吃苦精神问题,也有管理要求不严格、干好干坏一个样的问题。“记者办报”首先要保证记者稿件充足,没有量的支撑,“记者办报”就是一句空话。所以,大家要认清这个形势,进一步开足马力、迈开双腿、扑下身子多写稿、写好稿。记者部要延续量化评比的好做法,坚持指标调控、定期盘点、年终讲评,引导大家多出汗、勤出力,快成长、早成才。要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积极处理与所在单位领导、机关和部队的关系,努力取得单位支持。要加强传帮带,注意发现和培养优秀通讯员,努力扩大业余报道员队伍,引导他们结合工作多写稿写好稿。

二、始终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这是军报的政治灵魂,这一条动摇了、淡化了,我们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这也是我们搞好宣传报道的根本遵循,偏离了、违背了,必将误入歧途、丢失阵地。保持正确政治方向,最根本的是树牢看齐意识。希望同志们要认真学习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经常、主动、坚决向党中央、中央军委看齐,向习主席看齐。驻京外记者,报社离得远够不着,大单位不好意思管,很容易出现两头不管的问题。在这样的环境里,大家要严格要求,积极参加所驻大单位组织的各项学习教育活动,始终在组织管理之中。一个人要是离开了组织,脱离了组织,早晚要出问题,在这方面教训很深。保持正确政治方向,最核心的是恪守党性原则。作为党的新闻工作者,要严格落实“政治家办报”要求,“一分钟也不能站在党的队伍之外”,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围绕改革强军实践开展工作。新闻人如果不坚守党性,就可能坐歪屁股,甚至成为敌对势力拉拢的对象。大家不要把自己看轻了,把新闻工作看浅了,我们平时的工作看起来是写几篇稿子,实则是在捍卫党和国家的利益。保持正确政治方向,最紧要的是强化政治敏锐性。落实到报网宣传上,坚持什么、反对什么,都要心中有数;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都要从全局和政治高度把握。采写的每篇稿件首先要保证传播的信息充满正能量,绝不能模棱两可、贻人口实。特别是对重大热点敏感问题的把握,无论是策划选题、采写稿件,还是报道的时机规模,都要严格遵守政治规矩和新闻纪律,切实把好关、把好度,真正把“军报姓党”的政治要求落到实处。

三、注重把握宣传重点。今年宣传工作头绪很多、任务很重,特别需要抓好那些牵引性、带动性强的工作,在重点突破中实现整体推进。当前,最重要的就是用强军目标统领军事新闻宣传,把对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治国理政新实践的宣传作为主线突出出来,紧紧围绕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全军政工会精神落地生根等重点内容,组织好重大主题宣传。大力宣传基层部队强军兴军实践中新典型、新风貌、新亮点、新成果,进一步浓厚牢记强军目标、坚定强军信念、献身强军实践的舆论氛围。在做好宣传报道的同时,进一步加强内参采写工作。从近几年情况看,军报记者是撰写内参的主要力量,而且质量都比较高,有的所提建议列入国家发展战略规划,有的建议直接推动政策出台,推动编制调整,希望同志们继续发扬好这个传统。习主席对内参很重视,到军报视察时专门提到,“内参类刊物要多一点锐度、多一点辣味”。希望同志们按照习主席指示要求,坚持问题导向,不仅要当好“报喜鸟”、写好正面报道,还要当好“啄木鸟”、准确反映问题,为军委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参考。我跟孙继炼总编辑商定,从今年起,每个记者每年都要撰写高质量的内参,这要作为年终考评量化的指标。

四、着力提高业务能力。全媒体时代对记者能力素质提出全新要求。今年是我们军报的“融合突破年”,对大家既是机遇更是挑战。过去,一些同志对网络技术比较熟悉,但现在技术发展很快,对思维观念、采编方式、技术运用各方面提出许多新要求。全媒体时代的军报记者,不仅要能写得出精练消息,还要能做得深度报道;既要为传统媒体供稿,又要为新媒体供稿;不仅能写文字,还要会拍照、懂摄像、会信息传输技术;不仅要有全媒体采访能力,还要懂新媒体语态。达到这个标准要求,就要坚持多学、多思、多走、多写。多学,就是适应媒体融合要求,厚实知识储备,优化知识结构,拓宽思维视野,不断丰富做好工作的全媒体知识。多思,就是要经常静下心来想一想,近期国际国内有哪些大事要事、习主席和军委领导在关注什么、部队建设出现哪些新情况新变化,并及时反映到新闻稿件中。多走,就是深入基层、深入一线,开展精准化、接地气的采访报道,从源头活水中找灵感、抓活鱼,使采写的稿件沾满汗味、泥土味。多写,就是要苦练硬功,实践才能出真知。

五、持续抓好整风肃纪。这两年,报社大抓作风建设,不正之风明显好转。从部队反馈的情况看,军报记者总体形象是好的,但也有一些问题还没有彻底杜绝。大家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认清新形势,落实新要求,不要因为一些小事丧失政治前途。要清醒地认识到,正风反腐没有休止符,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报社纠风治弊的力度只会加强不会削弱。要持续深化“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整顿成果,扎实开展“学系列讲话学党章党规,做合格党员”学习教育,不断强化党员意识、党章意识、党纪意识,做到心有所畏、行有所止、言有所戒。要强化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坚决纠治新闻领域不正之风,防止以稿谋私等歪风邪气回潮反弹。

六、加强分社自身建设。根据领导指挥机构改革和组建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以及战区调整情况,社里研究提出了分社、记者站设置方案,并经过军委批准试行。目前分社、记者站人员已经到位,工作开始正常运转。这次调整面比较大,许多机关、部队和分社、记者站都是新组建的单位,都有一个相互适应互相磨合问题,有一个学习、办公、生活等各种保障逐步完善问题。战略支援部队党委领导提出,作为新建新质作战力量,要坚持“初始即严,一严到底”。这个要求同样适应我们分社、记者站建设。纪律是“高压线”,也是“保护神”,严格要求自己,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各分社、记者站要高度重视抓好自身建设,注重发挥党支部作用,加强组织生活,严格党员管理,规范工作生活秩序,落实好学习教育制度。要严格责任追究,各社长、站长对所在社、站的管理要负全责,在人员、账目和物资管理方面发生问题,负第一领导责任。

(本文摘自作者在解放军报社第49次全体记者会议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