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3期军媒透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沐浴着荣光远行

作者:■前卫报社社长王宏林

年轮,之于苍茫宇宙并无特殊意义,纪年而已;而对于一个单位或个人,有时则意味着一次转折、一种命运。

当历史的时针指向2016年1月15日,衔枚疾走76个春秋的《前卫报》,在悄然落下第9611个脚步后,就要休刊了。

“一万个舍不得,不能回到从前了;爱你没有后悔过,只是应该结束了。”此刻,千言在胸,片语难表。

长空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当改革的浪潮滚滚涌动,我们不会像风流云散般心情平静得了无痕迹,而是会荡起层层波澜。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没有人会把离别归入欢娱的范畴,但似乎荡气回肠的离别才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那么,就让我们来一次壮怀激烈的告别吧,不用眼泪点缀悲欢,饱蘸真情述说忠胆,将那些永不磨灭的记忆、撼人心魄的瞬间、脍炙人口的经典,定格成记忆中的丰碑。

棋界哲言:“善弈者,必善弃。弃定了,也就赢定了。”

虽然,有许多的挚爱与期盼激励我们将《前卫报》继续办下去。但是,美好的愿景并非现实的彼岸,时之大势令我们割爱忍释,让我们挥手远行。

因为,我们是党报,我们是军人。

北风萧瑟白雪飞,号角连营声声催。军人的热血总是随着时代的大潮激荡澎湃,军人的步履更是与党和国家、军队的命运紧密相连。

我们深知,只有舍弃小溪的清流婉转,才有大江的烟波浩渺;只有舍弃小丘的玲珑俊秀,才有高山的巍峨伟岸。

“不能胜寸心,安能胜苍穹?”国防和军队改革已是风起云涌、惊涛拍岸,每名军人都必须到中流击水、奋楫争先。

“若以小利计,何必披征衣?”浴火重生,总要有一些人自断腕臂冲在前;凤凰涅槃,总要有一些人自换新羽展翅先。

使命在肩,舍我其谁?

前卫报社责无旁贷,前卫报人走在前列。

因为,我们始终恪守忠诚、赤心向党,烽火中创刊为革命义无反顾,改革中休刊为强军更须毅然决然。

恰如一首战歌所唱:“党在心,枪在手,军旗跟着党旗走;万水千山写忠诚,一往无前不回头……”

时间因有意义而载入史册。

1940年11月7日,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远在千里之遥的俄国正在纪念十月革命胜利,而在山东临沂的孟良崮下,一份名为《前卫报》的山东纵队机关报正式创刊。

“人间的荣光必然在历史某处汇合。”而这一汇合,开启了一段历史,一段用炮火、忠诚、激情、心血打造的历史,一段记录着荣光与梦想的历史。

硝烟弥漫、炮火连天,战斗中办报,办报中战斗,辗转沂蒙,跨越黄河,踏破东岳,足迹遍布齐鲁大地的沟沟壑壑、村村落落;

战场作版、子弹为文,既当新闻人,又是战斗员,激战马鞍山,浴血范家镇,于平、曹秉衡、隋茹辛等多名记者血洒采访一线;

冲破黑暗、点亮星空,见证擂鼓惊沙的历史壮举,传播亮剑退敌的胜利之音,似黎明前响起的铮铮号角,像深夜里燃起的冲天烈焰;

风雨沧桑、执著前行,从停刊到复刊,从更名到复名,从石印油印到激光照排,从黑白相间到双面彩色,从手工化到信息化;

一路荆棘、风雨兼程,从抗日烽火中诞生到纪念创刊7周年,从四开四版小报到对开四版大报,从500期总结到6000期感言;

筚路蓝缕、胼手胝足,一次次,案上,灯下,几个人,几支笔,一方白笺,一番苦心,把黑夜磨成浓墨,把灯光聚成路标;

……

就这样,一代代前卫报人携手并肩蹚过岁月之河,从硝烟走进和平,从昨天走进今天,从坎坷走向辉煌。

自古军旅出诗篇。而记载、颂扬军人的英武威猛形象,构成了这些传世之作的主旋律——策马刀弓唱大风,栏干拍遍看吴钩。

是的,牙板细敲的低吟浅唱与大江东去的铁板放歌并无高下,但身为军队的“新闻神农”,前卫报人更知道什么是仰天长啸,什么叫挑灯看剑。

打开前卫报社史,扑面尽是英雄气。

这些事件彪炳史册:全军大比武,卷起遒劲旋风;毛主席接见济南部队官兵,划过激动彩虹;真理标准大讨论,掀起舆论浪潮;国际维和步兵营,展示大国雄风……

这些群体气贯长虹:“劈山开路先锋连”“老山坚守英雄连”“沙家浜连”“白老虎连”“刘老庄连”,“无敌铁军”“远火雷霆”“特战神兵”“炸礁尖兵”,铁心向党“红一连”……

这些人物烛照千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战士王杰,“特级英雄”杨根思,“见义勇为的英雄战士”徐洪刚,“抗震救灾英雄战士”武文斌,还有孙兆群、吴国良、朱彦夫、房萍……

这些专栏独具特色:“基层新情况新问题”“落实从严治军方针大讨论”“前卫系列评论”“基层系列调查”,《真奇怪》《兵写兵》《不是和谁过不去》《聪明的顺溜》《追踪夜新闻》……

这些名篇享誉全军:登上“中国新闻奖”巅峰的《参演万余人 不见几个兵》《键对键不能代替面对面》《“没有就是没有!”》《把“腿”找回来》《“会游泳的站前排!”》……

这些荣誉至高无上:“范长江新闻奖”提名奖,“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政府特殊津贴”,“华东地区优秀报纸”“全国无偿献血特别奖”“全国双效期刊”……

莫道岁月不留痕。

《前卫报》,如同一口洪钟大吕,接受了时代的撞击,发出振聋发聩的强音,同时又用自己的声波震动了时代,与日月共振,与山岳共鸣。

风雷激荡一纸书。

一张报纸,记录着历史前行的脚步;一张报纸,定格下岁月变换的年轮。道中留下的,是砥砺前行的深深足迹;沿途穿越的,是潆洄缭绕的激荡风云。

《前卫报》,“军区党委的喉舌”,坚持弘扬主旋律、传播好声音、凝聚正能量,堪称定音锤、压舱石、风向标;

《前卫报》,“桅杆上的瞭望者”,誉写两岳雄师的一次次脱胎换骨、一次次战略转型、一次次开新图强;

《前卫报》,“不见面的指导员”,始终与广大官兵相濡以沫、休戚与共,一道呼吸,一同拼搏,一起奋进;

《前卫报》,“没有围墙的大学”,多少官兵的梦想和希望在这里发芽,心血和汗水在这里开花,光荣和智慧在这里绽放。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

每一期报纸,都跳动着两岳雄师前进的历史、壮大的轨迹:重大政治考验忠贞不渝、铁心向党,军事斗争准备真抓实备、务期必成,急难险重任务勇于担当、敢打必胜;

每一个版面,都闪烁着英雄官兵精武强军的场景、敢打必胜的足迹:边疆作战、维稳处突打出军威,’98抗洪、汶川抗震彰显本色,国际维和、比武竞技扬出威名;

每一篇文章,都谱写着火热军营悠扬的乐曲、激昂的战歌:源于云蒸霞蔚的基层生活,出自海阔天空的青春手笔,字里行间有使命的熔铸,新闻内外有七彩的音符。

文天祥在《正气歌》结尾写道:“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前卫报》,战区历史的记录者、辉煌的见证者,也必将被历史所记载、被时代所铭记。

如果《前卫报》是一本大书,那么这本书即将合上。倘若给她一个封面,答案会是什么?这是一道难题。但是,大道至简。可以说,一部前卫史,就是一部忠诚史,一部烽火史,一部基层史,一部创新史。

忠诚写在扉页。“政治家办报”,党的“喉舌”,以党的旗帜为旗帜。无论烽火岁月,还是和平年代,这是定位,这是方向,这是方针,这是底线,重于泰山,贵于生命。

烽火燃在胸间。血火战场,枪弹纷飞的时候,在硝烟中吹响号角;长江大堤,洪浪涌来的时候,在波涛中挺起脊梁;地震灾区,天塌地陷的时候,在废墟中灿烂绽放。

基层装在心中。总有梦想在远方,总有记者在路上。贴近官兵鱼得水,脱离基层树断根。把版面留给基层,把镜头对准士兵。这句句话语如静水秋月一般,始终摇曳在一代代前卫报人的心际。

问题挑在刀尖。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是新闻的灵魂。以近知远,以微知明;慧眼识珠,点石成金。纵是“草色遥看近却无”,却也“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是传统,也是品牌;是作风,也是精神。

历史并不如烟。

无论今夕何夕,当我们用目光去擦拭、用心灵去感悟这些根植实践、昭示深远的精神财富时,蓦然发现,原来这些“因子”早已融入战区部队的血脉,鼓舞着两岳雄师乘风破浪,扬帆前行。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一张张《前卫报》如同广袤原野上的一棵棵小草,春雨给了滋润,夏日给了激情,秋风给了凉爽,冬雪给了圣洁。

多少次,党委机关加强、改进、办好报纸的决定、指示,如同海上的灯塔,指引着一代代前卫报人当好“党的喉舌,官兵知音”;

多少次,军区首长的重要批示,亲临报社的殷殷嘱托,如同温暖的阳光,激励着一代代前卫报人书写“纸上春秋,笔下史诗”;

多少次,官兵拿到报纸时的欣喜,初次见稿时的激动,如同初春的雨露,润泽着一代代前卫报人甘愿“当兵记者,做兵朋友”。

这些,我们都一直领受和铭记着,真心感谢春的催生,感激夏的助长,感恩秋的给予,感铭冬的深爱。

谢谢您,全区将士!谢谢您,读者朋友!

告别,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有位诗人这样吟诵公正而又慷慨的大地:“每一个生命都给予一条地平线;只要你走着,结结实实地向前走着,未来的天地——不是无缘,而是无限!”

“前路崎岖君勿虑,扬鞭更上青云去。”《前卫报》虽然休刊了,但如同一场盛大的时代交响不会戛然而止一样,其生命仍会“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迈向未来,走向无限。

“越已者,恒越。”

我们坚信,经过战火洗礼的前卫精神,必将穿越历史的天空,固化成永恒的风景。

我们坚信,经过千锤百炼的前卫作风,必将汇入岁月的长河,激荡起壮美的浪花。

我们坚信,经过精雕细刻的前卫精品,必将“暗然而日章”,成为光辉历史的见证。

我们坚信,经过加钢淬火的前卫报人,必将战鼓未歇、永不卸甲,踏上新征程,创造新辉煌。

“我们要超越自己的领地”,科幻电影《星际穿越》的这句台词,也许是我们面对未来之路时,最好的提示。

诗人艾略特说,我们所有探寻的终结,都会回到我们的出发之地。

一切的出发都是为了到达。正如一首歌所唱:“只要是光,一定会灿烂的。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

停刊不是停息,休刊不是休止。让我们再一次勇敢地跋涉吧,卸下难舍的眷恋,带上军人的荣光,踏着强军鼓点,出征!

因为,我们需要历史的追寻更需要梦想的憧憬!

因为,我们需要深情的回眸更需要铿锵的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