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3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严把末端关当好守夜人
——兼析如何防止正面报道被负面炒作

作者:■李砺寒

对于版面把关,我们过往的印象常常会停留在查找错字、病句等问题上。然而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中,版面把关的意义和作用已远不止于此。去年底,有一篇名为《别人的标题VS网易的标题》的文章在微信上被大量转发,其中多次提及《解放军报》刊载的正面报道标题被肆意篡改,甚至带来负面涉军舆情的情况。

严格把关,坚守底线,防止正面报道被负面炒作,是军报作为中央军委机关报的“喉舌”地位和作用所要求的,与军报作为一家主流媒体的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息息相关。这里仅举两例,可见一斑。在中央严肃查处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等一批贪腐案件后,国内外对军队高级干部人事调整、反腐倡廉方面的消息高度关注,相关报道的一字一句都要拿到显微镜下去分析解读。一版曾刊发稿件《某军区170余敏感岗位人员进行轮换》,稿件刊发位置不高、字数不多,内容也是部队经常性的做法,但次日各大门户网站不约而同在首页置顶转发,某门户网站更是把标题改为《徐才厚旧部被清理 百余人被调离敏感岗位》。而在另一篇《中央军委巡视组完成第二次巡视》的常规性报道中,因文中有军委领导强调要“查处一批人、挽救一批人、教育一批人、塑造一批人”,某网络媒体转发时就把标题改为《军委明确表态查处一批干部》。由此可见,即使是我们司空见惯的工作报道,如今也有被负面炒作的可能。因此,作为军报新闻版的编辑,我们应该严把末端关,当好守夜人,在任何稿件的处理上都不能掉以轻心。

坚持正确导向,坚守舆论阵地,这是军报人的天职和使命。而要想打好主动仗、掌握话语权,既不能自缚手脚,也不能自乱阵脚,每一篇报道都要无懈可击、无漏可钻、无可挑剔。只有站稳脚跟、挺直身板,我们喊出来的声音才更加响亮、更加有力。

严格把关应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防止因技术性差错带来政治性问题

在军报夜班,“政治家办报”绝不是一句挂在嘴边的口号。因为随时可能面临各种复杂情况的考验,编辑人员必须细之又细、慎之又慎,时刻保持清醒头脑,在一些看似模棱两可、实则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廓清迷雾、站稳立场。

2015年“八一”前夕,夜班按计划准备刊发一篇军委领导在《求是》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夜班人员在看稿过程中发现,文中只提到了中央严肃查处徐才厚、谷俊山等,而在两天前中央刚刚发布了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的消息。虽然这篇文章明显是在郭伯雄被开除党籍的消息发布之前完成的,而且这篇文章已在《求是》杂志刊发而军报只是转发,但夜班人员还是立刻向社领导作了请示汇报,最终决定暂缓发稿,并在第二天按程序请示军委领导后进行修改,得到了上级机关的肯定。

对于这类政治敏感性很强的提法、表述,必须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宣传口径“对表”,严格保持一致。同时还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一些语句可能是转述领导的重要讲话,也可能是引用文件材料的原文,在部队内部传达没有问题,但公开报道就可能产生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后果。如我们在报道中曾分别指出部队存在的一些弊病,但就有好事者把这些问题收集整合在一起,带来的负面效应不可轻视。

严格把关应适应复杂多元的舆论环境,改进不合时宜的习惯性报道思维和语言

习主席在古田全军政工会上指出,把政治工作威信在全军牢固立起来。宣传工作重整行装再出发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在传播形态发生巨变的当下,必须改变过去只注重单向灌输的宣传方式,用易于读者和网民接受的方式进行报道。如果自说自话漠视受众的感受,轻则让人反感影响传播效果,重则授人以柄造成被动。

例如,往年在两会召开前,军报都会刊发总部下发通知要求做好军队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交通通信、医疗保健、食宿安排、安全警卫等保障工作的稿件,这已形成一个报道惯例。然而,当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之后,再强调重视接待规格、待遇等内容就与反“四风”正作风的氛围格格不入,可能更适合作为内部文件而不是公开报道。近两年,军报就再没刊发过此类报道。

此外,在我们的惯性思维中,总认为批评性报道容易被人找上门来,表扬性报道有点小问题无伤大雅,这在今天已不尽然。在一篇新闻调查中,作者讲述了军区机关工作人员的辛苦与劳累:“他们的工作千头万绪、纷繁复杂——有的忙材料,一份重要材料从起草、修改到定稿,前前后后一忙就是十天半个月;有的忙开会,各类协调会、研讨会、座谈会接二连三;还有的忙着调研、培训、考核……事太多,时间不够用,大家只好加班加点……”这样的报道虽然反映了实际情况,但在各级清理“五多”、减少基层忙乱的大背景下,带来的麻烦可能不比表扬少。

严格把关应找准报道的感情定位,不能因过分煽情让泪点变成笑点

为了打动读者,许多报道喜欢加上带感情色彩的描述,但如果是自作多情或是表错了情,不但得不到网友的理解认同,反而会带来很囧的效果。新闻报道首要的是内容客观真实,不应把感染力等同于简单的催泪煽情。

在一篇搜寻坠机事故遇难者的稿件中,提到当官兵有所发现时,“那种兴奋就像哥伦布当年发现了新大陆”。这与当时举国哀恸的氛围明显不合,对罹难者及其亲属恐怕也有失尊重。有一篇通讯中写道,“特战连官兵呼喊口号时,声音撕心裂肺,面目狰狞强悍,充满杀气”。这样杀气腾腾的形容词过犹不及,与我们希望塑造的文明之师形象也是背道而驰的。

过去报道中常常突出忠孝不能两全、牺牲小家顾全大局这一矛盾,以此展开思想斗争、感情冲突等曲折剧情,以至于常人一看到“军人”一词,首先就会联想起凄凄惨惨戚戚。这一固化的宣传模式在今天带来的副作用越来越大。如在一篇军地携手救助特困战士家庭的稿件中有这样一句话:“3个多月前,一场重病夺走妻子的生命,撇下了出生不久的女儿,可从他身上却看不出沮丧,而是透着一种在强军路上奋进的坚强。”这也许符合主旋律基调,正面向上、温暖阳光,但细思内里却好像军人都是没有感情、缺乏人性的机器一样。

刊发这类稿件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起到激励官兵投身强军实践的效果,但应注意把握好度,尽可能淡化其负面作用,不能成为网友戏称的“不死不模范,不病不典型”。

严格把关应挤掉典型宣传中的“水分”,防止数据失实、细节失真成为“阿喀琉斯之踵”

当今社会的一个突出矛盾是诚信危机,我们的宣传尤其是典型宣传也难免深受其害。受众对典型普遍抱有怀疑态度和审视眼光,如果发现一丝作假的迹象,这个典型的榜样作用就会荡然无存。而就有这样的个别作者,为了增强稿件的说服力,常常喜欢用数字说话,但又没经过仔细推敲,动辄带领部队一次演练创新数十项训法战法、身患重症后发表文章上千万字等,不仅宣传效果会大打折扣,对报纸的公信力也是一种损害。

在一篇抗震救灾稿件中,一位医生“徒步巡诊累计300多公里”,而稿件上版当晚距地震发生仅3天,这意味着这位医生一天要走上100公里,而人的正常步行速度为5公里/小时,这样他一天至少有20个小时在路上,哪还有时间为病人作诊断、给伤员做手术?在另一则典型报道中,主人公给自己制订的作息表是“711”,即每周上班7天、每天工作11小时。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可作者还觉得不给力,后面继续“加猛料”:“同事们说,他的工作实际上是‘718’,每周上班7天、每天工作18个小时。”这显然不科学。一位边防连队的指导员停止心跳,他的妻子哭成了泪人,可一开口却说她为丈夫感到骄傲,因为他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献给了边防事业,献给了他的战友和兄弟,他爱兵胜过爱自己爱妻儿。很难想象,这话会出自一位刚刚失去挚爱丈夫的妻子之口。

而一些军人挺身而出英勇救人的报道,细节描写栩栩如生,作者就像在现场亲眼目睹,让人仿佛身临其境,反而会让人质疑事件本身的真实性。如一位指导员掩护群众光荣受伤,地方媒体报道他是在掩护群众安全通过落石区、最后一个撤离时被砸中,而在部队通讯员传至夜班的稿件中,则是他本来身处安全地带,当看到碎石坠落时毫不犹豫飞身扑向群众,一把将群众推开,自己却被砸中负伤。这样的故事情节虽然更加出彩,更能彰显军人的血性和担当,但夜班反复核查稿件的细节后,还是感觉有想象夸大之嫌,最终没有采信。

严格把关应始终绷紧保密这根弦,公开报道不能在无意中公开部队的实力

近年来,部队不断加强实战化训练,相关报道也比较密集,非常吸引读者的眼球。然而,不少训练稿把战法训练写得过细过真,不利于落实保密规定。具体表现主要有:一是时间地点等要素原搬照抄,二是所用装备器材一一列全,三是作战全程一项不漏细致描写。如一篇某师组织部队机动演练的稿件,导语中就讲该部官兵“连续数昼夜强行军1700多公里,创造了高原寒区日行军460公里的纪录”,把部队演练的时长、地点以及机动作战能力和盘托出。这类稿子强化了观赏性,却忽视了指导性,多了就容易陷入套路,表面上你来我往打得很热闹,实则缺少新闻价值。

还有一些部队建设、技术攻关、装备保障等方面的稿件,从头到尾都是各种非常专业的术语和数据,看上去不明觉厉,实质上却没有太多意义,一般读者不会关心,反而会落入个别“有心人”的眼睛。如一篇着眼国防需要建设海上交通的消息,把部队从山东半岛到辽东半岛的战略投送时间精确到了小时,可供部队登陆舰艇使用的码头精确到了个位数,港口装卸设备单台最大起重精确到了吨数,火车装载封盖作业效率精确到了分钟,这些对于普通读者来说都是完全不必要的描写,同时还存在失泄密隐患。

过去曾有把紧急起飞演练写得硝烟味过浓,网络媒体误以为真的发生了与外军战机对峙进而纷纷转发的事例。虽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却足以给我们敲响警钟:不能因稿件已经送审签字就麻痹大意,军队媒体有其特殊性,版面上的每一组数字、每一个名字、每一幅照片,都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泄露某种信息。

严格把关应在防止片面性和绝对化上下功夫,不能口气太大,把话说得太满

新闻报道中出现的片面性和绝对化倾向,是一个老问题,虽然报社一再强调要注意纠正和克服,但每过一段时间这个问题就会像野火烧不尽的草丛一样,以某种新的形式表现出来。

就拿整风整改的稿件来说,顾前不顾后、顾头不顾尾,肯定了张三否定了李四,肯定了今天否定了昨天,就是片面性的一种表现形式。强调现在风气如何好转,就说以前问题如何严重;强调现在节约了多少资金,就说过去浪费了多少资源;强调现任党委如何较真碰硬,就说前任党委如何消极保守,等等。一篇关于某部整改问题按月销账的稿件中说道:“吃、住、行、娱”曾是来队家属“挠头事”,如今1000多套新增随军家属公寓配套齐全“拎包入住”,健身馆、家属活动中心让他们娱乐无忧。而当时整改活动刚开始几个月,家属公寓、健身馆等设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起来。夜班在编辑这类稿件时,还常常会对有关整改的成果进行把关,避免被网络媒体抓住,正话反说无事生非。

还有的报道口气太夸张,给读者带来不真实的感觉。要么任意拔高随意夸大,一讲工作成绩就是100%,一说谁爱学习就是记了几十万字的读书笔记。要么信口开河随意评价,如科研成果不是填补空白就是世界领先国内一流,部队训练不是“首次”就是“实现新突破”。要么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如:某部组织一次伞降演练,“这一跳实现了我军特种部队由传统作战向信息化作战的历史跨越”;一名武警警官在世界军警狙击手锦标赛上夺得单项第一,就说“一抹橄榄绿的身影震惊了世界”;一名军分区的副团职参谋研究民兵转型建设,“他领衔完成海上民兵分队组建、国民经济动员中心筹建、国防动员战时体制构建等大项任务”……诸如此类的评价,意义太过重大、事迹太过优秀、位置摆得太高,反而难以让人信服。

新闻报道中片面性和绝对化倾向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归结到一点就是违反了辩证法全面的观点、联系的观点和发展的观点。不论是稿件选用还是小样删改,都要用辩证的眼光和思维来看文章,才能有效防止上述问题见诸报端。

严格把关应避免犯常识性错误,新闻报道合情合理还需合法合规

作为媒体编辑,必须熟悉各类生活常识,否则就容易闹笑话并引发读者的质疑。云南鲁甸地震,救灾部队“浑水煮面”的消息之所以陷入恶意炒作,就是因为与人们认知的生活常理相悖。我们也曾因照片摆拍出现过类似问题,务必引以为戒。

作为军队媒体编辑,更重要的是必须熟悉了解部队的各类专业性常识,尤其涉及各类条例条令、规章制度的报道不能出错。在一篇党委为基层解难的稿件中,为解决工作任务重和干部休假难的矛盾,该部提倡干部探亲休假以“分批分段”的方式落实,一年可以多次休假。而《现役军官休假探亲规定》中的条文明确,军官尤其是各级主官难以一次性休完当年假期的,经批准可以分段安排,但分段安排不能超过两次。

此外,工作报道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基层抓工作搞建设的自创招法,貌似独门绝技剑走偏锋,破解了不少棘手难题,但稿件却因不符合相关规定被“一票否决”。如一篇讲带兵招法的稿件中提到,“指导员坚持每周到班排住一晚,和睡在身边的战士聊聊天,名曰‘卧谈’。‘卧谈’中他发现和解决了不少问题。”而根据部队规定,熄灯后战士躺在床上是不允许随便说话的。

随着微博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体的迅猛发展,报纸编辑严格把关的任务不仅没有削弱,而是更加紧迫重要,面临的情况也更加复杂。严把末端关、当好守夜人,既需在媒体融合中传承过去积累的经验教训,更应将其作为一个需要不断深入研讨的全新课题。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总编室一版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