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3期采编感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文辞有度 精神无涯
——军报成立60周年优秀新闻作品选采编感悟

作者:■张 锋 吕俊平 武夷峰

《解放军报》创刊60周年前夕,新闻研究中心受领了《六十年,我们的见证》和《六十年,我们的榜样》(上下)两部作品集的稿件遴选和编辑任务。经过20天紧张奋战,我们在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少的情况下,发动各方力量,借助多方智慧,着重处理好作品集承载的政治高度、历史维度和情感深度,从近2000篇700万字的备选稿件中,将这287篇近100万字的精品力作,呈现在了广大读者面前。在庆贺与欣慰之余,我们更感经历了一次精神上的洗礼与升华。

站在政治的高度

军报姓党,这是《解放军报》最深刻的政治印记。要完成好作品集的编辑工作,就必须站在政治的高度把握选集的编辑要求和标准。

政治合格是第一要务。习主席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深刻指出,《解放军报》必须在恪守党性原则上坚持最高标准、最严要求。作为反映军报60年征程的作品集,自然更要在党性原则问题上树立高标准。在遴选和编辑过程中,我们要求所有编辑人员把排除政治性隐患、消灭政治性差错放在工作首位。由于文稿时间跨度大,涉及重大事件和敏感人员多,编辑组的同志以强烈的责任感和高度的政治意识,对涉及政治问题的书稿反复斟酌、严格把关,对敏感内容进行了彻底删除,确保了作品集政治上合格、过硬。

坚持以强军目标为引领。习主席视察军报时强调,要为引导全军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做出贡献。我们自觉围绕强军目标这一主题选稿,《我们有了自己制造的新型喷气飞机》体现出装备发展的振奋,《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展现出战斗精神的传承,而《神圣的进驻》《国庆大阅兵》《奏响强军兴军的时代强音》更是见证祖国强大的欣喜与激情。我们沉浸在这些名篇的激扬文字中,更被文字背后的精神与情怀所折服。例如《铁肩担国防》《雄兵乘风从天降》等文章,作者不仅在第一现场采写,更亲身参与其中。这种“脚板子新闻”因为充满现场的张力和感情,使文字迸发出更加雄厚的力量。

体现军委机关报的鲜明特色。《解放军报》作为中央军委机关报,承载着“用报纸指导工作”的使命。这是《解放军报》的鲜明特色,也是作品集必须反映和记录的重点。为此,我们专门请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的5名新闻史专家教授协助将报社60年来的重要新闻稿件,树立的重要典型榜样逐一筛选出来。“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编辑过程中我们深深体会到,短短千百字的文章,也能催起鼓角峥嵘。例如,《副连长郭兴福把战士教“活”了》一文,将“郭兴福教学法”推向全军,促进了全军比练兵活动轰轰烈烈地展开。而《某部一年多承担社会摊派429万元》一文,拉响了商品经济对军队建设冲击的“警报”,引起中央高度重视,促进了相关政策法规的出台。

把握历史的维度

60年是一段漫长的历史维度,未曾经历,便不敢妄言理解。要唱好60年纪念作品选集这台大戏,就必须选好角、谱好曲、配好乐。

重大事件和典型人物是主角。新闻就是历史,新闻中记录的重大事件和典型人物便是历史的主角。要全面反映60年来军报的历程,就一定要将这些主角选全、选准。受领编辑任务后,我们同步开展了四项工作:一是向报社离退休老同志发出征稿信,邀请当事人自荐和他荐优秀作品;二是由报社领导指定的三位老主任组成选稿组,按年代分别筛选;三是请南政院专家教授遴选稿件;四是收集整理各部门推荐稿目。这期间,老社长孙晓青和季桂林、任燕军、郑蜀炎三位老主任临危受命。孙晓青老社长是很多重大新闻事件和典型宣传报道活动的见证者和指挥者,三位老主任也长期在一线和重要岗位任职,他们对军报报道的重大事件和典型如数家珍。孙老社长、三位老主任和我们共同组成评审小组,根据社领导确定的原则与要求,先后召开5次选稿讨论会,经过一轮轮严谨慎重而又争论激烈的推敲遴选,并上网公示收集意见后,最终形成统一意见。稿目在内网上公示期间,许多同志给我们提出不少建议和好点子,对我们的编辑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

遣词行文是谱曲。《解放军报》从历史中走来,必然带有历史的印记。60年光阴荏苒,大到很多事和很多人有了不同的历史结论,小到一个字、一个标点有了不同的习惯用法。因此,去除这些浓重的历史印记,不仅是编辑书稿的需要,也是站在新的起点和高度面向未来的必然要求。面对上百万字的文稿,编辑组的同志们挑灯夜战,逐字逐句阅读。对每个榜样和典型人物进行查阅核实,对那些后期犯错误、经不起时间检验的典型人物报道进行了调整,对数百处涉及历史问题的内容进行了规避和改正。对一些改变了用法的文字进行校正,以符合现在读者的阅读习惯。

格式排版是配乐。定好了主旋律,要让作品集真正成为动人的乐章,就一定要配好格式排版这个乐。由于经验不足,第一次样稿出来后我们才发现,60年跨度的稿件在标题、署名、格式等方面的标准和规范存在巨大差异,严重影响了作品集整体的严谨性。为此,我们专门与出版社的版面编辑一起召开协调会,对相关问题进行了统一。由于时间紧迫,第二次样稿出来后,我们商请南政院新闻系的19名研究生帮我们一起校对,请通联部协调20多名在报社学习的部队新闻干事作为第一读者阅读发现问题,同时编辑组也在办公室里通宵达旦做最终校阅。样书出来之后以为大功告成之际,一个偶然发现又让我们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我们赖以依托的《解放军报》数据库有些稿件存在作者和刊登日期不准确的问题!我们不得不再熬了一个通宵,上网将所有稿件与原版PDF资料对照,将文章标题、作者姓名和刊登日期等要素存在的差错逐一纠正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