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3期新闻茶座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别了,我心爱的《战旗报》

作者:■刘励华

走过69年漫漫征程,出版发行9741期的原成都军区《战旗报》完成历史使命,宣告正式停刊。

此时此刻,作为战旗报人,心有多痛、情是多么难舍,实难用语言形容。就像睡梦中的孩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没了,他是那样无助、那样痛彻心扉。

此时此刻,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才知道,自己对她的爱竟是那么深。

默默无语两眼泪,声声离歌碎人心。《战旗报》,你留给我的是怎样的离愁、牵挂与怀想!

69年前,在太行山下的一个小山村,一张战地快报在战火硝烟中诞生了,刘伯承司令员亲自为她“接生”,并挥毫题写报名——《人民战士》。

然后,她穿过风火岁月,迎着和平春风,一步一步发展壮大,几易其名,最终拥有了一个英气十足的名字——《战旗报》。

69 年来,她跃进大别山,进驻南京城,挺进大西南,一路挟风裹雷,一路披荆斩棘,留下几多辉煌!

战争年代,她像一面旗帜,引领一批又一批铁血将士英勇战斗;和平岁月,她像一面战鼓,鼓舞一代又一代热血儿女拼搏奉献;强军征程上,她像一盏明灯,照亮广大官兵献身中国梦、强军梦的伟大航程。

在官兵心中,她是知音、是伴侣、是“最爱”。白发将军珍视她,青年官兵钟情她,广大读者厚爱她。

她似一团火,给你带去温暖;她是一眼清泉,滋润着你的心田;她宛如一把琴,时时拨动着你的心弦。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是战旗报人用心血描绘了她。

69年来,一代代战旗报人用责任作针、用奉献作线,一针一线绣战旗。

从手工拣字、铅字排版到激光照排,从四开小报到对开大报,从黑白版到彩色版,《战旗报》的每一步发展壮大,都倾注着他们的满腔热血。

69 年来,一代代战旗报人以武装人、引导人、塑造人、鼓舞人为己任,以办一流报纸、当优秀报人为目标,矢志奋斗、默默耕耘,纵是青丝染霜、积劳成疾,也无怨无悔。

还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编辑们白天辛勤编辑稿件,下班后骑着自行车赶到几公里外的铅印厂,一遍又一遍校对稿件,字斟句酌,精益求精。昏黄的灯光,映照着他们孜孜不倦的身影。

还记得,迎着新世纪的曙光,《战旗报》勇闯改革新路,由小报改为大报,成功实现凤凰涅槃。一时间,贺电从四面八方飞来,西南军营为之欢腾。老社长激动难抑,当即写下纪念文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还记得,在“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报社的同志们当夜冒着余震频发的危险,返回位于15楼的办公室,在摇摇晃晃的大楼里办公到深夜,保证报纸第二天正常出版。抗震救灾100天,编辑们白天跑灾区、晚上写稿编稿,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战旗报》成为救灾战场名副其实的战地快报,报纸发行覆盖三军救灾部队,鼓舞十万救灾大军。

69 年奋斗历程,战旗报人化作长风绕战旗,书写了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的华彩乐章。

我是一个新闻痴情汉,从30年前第一次看到《战旗报》,就对她一见钟情。30年相伴,我与她两情相悦,心心相印。

孤苦时,她向我张开温暖怀抱;迷茫时,她给我点燃指路明灯;失意时,她给我精神慰藉。她牵引着我痴心一片追逐自己的梦想,激励着我不屈不挠迎战前进路上的风雨。

她改变了我的昨天,成就了我的今天,激励我走向明天。

她教我懂得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担当、什么是大爱、什么是悲悯。

今生与她相伴,是缘份、是幸运、是福气。30年生死相依,她早已融入我的灵魂,化作我生命的一部分。

本打算与她相伴终生,没想到今天她庄严地结束了使命,决然离我们而去。无论千呼万唤,也难留她远去的脚步。我知道,这是历史的选择,是天意、是宿命。

我更知道,改革会有阵痛,要实现改革强军的伟大战略目标,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心再痛,未来的路还要昂首走下去。

作为战旗报人,我没能见证她的诞生,却见证她的谢幕,这或许是我此生的另一种荣幸。

为什么我眼里含着泪水,是因为对她的爱太深沉。

从此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你可爱的面庞,再也闻不到你淡淡的墨香,再也感受不到你那份温情。对你的思念,将伴随我一生。

别了,我心爱的《战旗报》!

(作者系原战旗报社副社长)